心碎後才明白的幸福

作者:陳竹月
父母應多關心與陪伴青少年,讓他們的身心能健康地發展。(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9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原本活潑好動,如吱喳麻雀的小潔,從一早就扁著嘴、頹喪著臉,大眼睛眨巴眨巴,彷彿下一秒鐘眼淚就要掉下來。雖然婉言問她好幾遍:「怎麼了?心情不好嗎?」她都閉口不言。

上課了,小潔卻還遲遲不進教室。半晌,才對我幽幽吐露:「老師,我喜歡的人,喜歡上我的好朋友阿婭,怎麼辦?」

原來是兩人暗戀的對象,最後選擇告白的人不是她啊!難怪一向無憂無慮、嗓門特大的小潔,今天卻有如消了氣的皮球一樣,毫無神采。話說回來,才國中年紀的孩子,情竇初開雖是自然而然,在物欲橫流、詭譎變異的今日世道中,卻也格外讓師長擔心。知道「戀情未萌芽前就消失」的狀況後,不禁令我心疼,卻也鬆了口氣。我放心的對她笑著說:「這是好消息啊。妳如果真的談成戀愛,老師才擔心呢。」小潔不解地問我:「為什麼?」我繼續說:「而且妳放心,就算阿婭答應交往,兩個人不出三個月就會吹了。」她眼露不可置信的神色,頻頻搖頭,列舉兩人如何情投意合,彷彿我所說的有如天方夜譚一般。

我說:「妳們這個年紀,彼此欣賞,互相喜歡,是難免的。但是發展成男女朋友關係,就不恰當啦。為什麼呢?因為妳們還不成熟,還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怎麼去了解,甚至『愛』別人呢?愛情這件事,快樂時令人要飛上天,痛苦時簡直生不如死,沒有堅強穩重的心靈,如何面對?往往鬧得兩敗俱傷。真正的愛情是要走入婚姻,不離不棄、生死與之,絕對不是小孩的兒戲啊。」

「至於他喜歡阿婭,不喜歡妳,那是緣分使然。」我告訴小潔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一位書生因為婚約對象移情別戀而憂鬱致病。將死之際,一位得法高僧以一面奇鏡照出他的前世情緣。原來他前世趕路行走海邊,見到岸邊有具衣不蔽體的女屍,一念之仁,脫下衣裳披在女屍身上,就連忙離開。後來又有一位男子經過,看到此景堪憐,好好安葬了那位女子。高僧說:「那具女屍就是你鍾情的女子轉世。她因你捨衣結緣,故今世為報答恩情而與你短暫相戀。但是後來那位安葬他的男子,才是她今生歸宿啊。」男子恍然大悟,因此不藥而癒。

聽完這個故事,小潔的凝重的愁眉漸漸舒展。我說:「我們會和一個人相遇,莫名的喜歡他或討厭他,其實都是有原因的。無法強求。但是在過程中,妳會痛苦、會心碎,這都是好事。因為經歷過這樣的心痛,妳才能體會一片痴心被悍然拒絕的痛苦,以後妳才會珍惜別人對妳的好啊。如果一個人總是情場得意,所有的人都愛慕他、喜歡他,從來沒有人拒絕過他,如何能有一副同情別人的好心腸呢?」曾經以苛刻言語,嘲諷過一位暗戀自己男生的小潔,此際默然垂下眼,彷彿若有所悟,不久離開辦公室。到了下午,又見她重展笑靨。

正如俗語:「人生就像茶葉蛋,有裂痕才能入味」;又猶如泰瑞莎修女的禱詞:「願上帝把我的心澈底打碎,好讓我的心中擁有整個世界。」這些智慧話語告訴我們,生命中的挫折與痛苦,常是化了妝的禮物。心碎後的慈悲柔軟,才是真正的幸福。這些青春朝氣的孩子們,正剛剛要了解這個道理呢。 兩個禮拜後,阿婭哭喪著臉來找我。她說:「我和那個男生分手了,小潔要我找妳聊一聊。」而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本書記載歷史悠久三大古湯為:兵庫縣有馬溫泉、愛媛縣道後溫泉、和歌山縣白濱溫泉。有馬溫泉從最初的没没無名,到今天頗具規模的六個泉源和三個名湯,成為日本人泡湯的上選。
  • 我和我的同學們常偷偷的批評老師,把她說得很難聽......那些出於師長的「愛」,當時的我們怎麼就看不見呢?我們是不是常忽略了別人的愛,認為這是理所當然?
  • 艾米莉•勃朗特作為英國19世紀上半葉的女作家,一生只寫過這一本小說。當時,女性作者要出版書是不容易的,她於是化名為「埃律斯•貝爾」,費盡周折和出版商協商,最終才同意出版。《呼嘯山莊》對維多利亞社會傳統道德進行了嚴重挑戰。書出版後,使整個社會震驚。這本書很長時間不被社會認可,受盡批評和譴責。直到一個多世紀後,讀者和文學界才恍然大悟,認為艾米莉•勃朗特是 「三姐妹中最偉大的天才 」,是超越時代的天才;認為《呼嘯山莊》絕對是一部驚天動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作品。而且這部小說的奇特魅力還未完全揭開,時至今日仍有很多學者對它進行探討、解讀和爭論。今天,我就向讀者介紹這位天才作家和她的唯一一部小說《呼嘯山莊》。
  • 蘇東坡有一次他騎馬到郊外閒逛,正好在田邊小徑,迎面踫上挑著田泥的農婦,那農婦也識得一些字,隨口便道:「一擔重泥攔子路(仲尼攔子路)」,軾聽後,心中暗驚:一句對裡居然用了孔子及子路的名字。這時有挑田泥返回的挑伕,見蘇軾滿臉尷尬,而哈哈大笑起來,蘇軾靈機一動,悟出下聯曰:「兩行伕子笑顏回。」蘇說完後心想,不如也考考她。他故意一腳跨在馬背上,一腳著地的問:「請問大嫂,我上馬還是下馬?」農婦笑而不答,反問才子:「請問奴家往前走,還是往回走?」蘇才子認為她談吐不俗、胸有點墨,乃驅馬離去。
  • 我們必須從日常生活裡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只要孩子覺得不喜歡、不願意,就有權利表達抗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