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紙紮工藝受冷落 法國捧進博物館

台灣紙紮傳統沒落,工藝也漸漸佚失。法國的策展人發現這門被忽視的藝術,邀台灣「新興糊紙店」師傅張徐沛帶著他的作品到巴黎展出。(中央社)
  人氣: 7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01日訊】(中央社巴黎1日專電)台灣紙紮傳統沒落,工藝也漸佚失。法國一名策展人在台灣旅行途中,發現有人焚燒精緻的紙紮,訝異之餘,更發現這是一門被忽視的藝術,於是把台灣紙紮放到巴黎博物館展覽。

台灣2016年榮譽受邀參加巴黎工藝設計師週(D’Days)展覽,展場設在頗負盛名的裝飾藝術博物館(Musee des Arts Decoratifs)。

這項名為「台灣新藝:Taiwan- Unfolding」的展覽,呈現紙雕、紙紮、金紙工藝、摺疊紙椅等台灣紙工藝

由於歐洲沒有用紙紮品祭祀的傳統,許多觀眾對台灣「新興糊紙店」的紙紮洋樓和龍頭特別好奇,駐足在展場的電視前觀看介紹影片。

台灣紙紮工藝之美,可說是專業策展人沙勉托(Patricio Sarmiento)發現的。他多次到台灣旅行、騎單車,在一次從台中橫越山脈騎到花蓮途中,發現有人在燒東西。

「那些東西做得非常精細,卻這樣被燒掉」,沙勉托抱著發現美好事物的驚喜和對台灣祭祀文化的疑惑,開始去了解紙紮。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很多人忽視這門工藝,「這是一種不為人知的藝術,或者甚至不被認為是藝術」。

沙勉托後來拜訪新興糊紙店,他說,紙張對這個小型家族企業來說,是數代以來的熱情和傳統,「我很希望與歐洲人分享」。

66歲的新興糊紙店師傅張徐沛闔家到法國參展,這是他們第一次到國外展出,帶了紙紮龍頭、龍尾、洋樓及龍頭竹骨架4件作品。

張徐沛受訪時說,紙紮最早應出現在漢朝,到唐朝已很盛行,傳到台灣也有200、300年歷史。

他說,台灣早年經濟很好,人們肯花錢買紙紮燒給祖先,且越來越要求精緻華麗,師傅之間彼此競爭,促使工藝品質越來越精進。

「但現在已經沒落了」,他嘆道,雖然人們還是會買紙紮燒給逝者,但偏好紙板做的小屋。需求低了,紙紮工藝也就漸漸佚失,現在台灣大概只剩十多家糊紙店,走精緻路線的更少。

張徐沛自12、3歲開始做紙紮,埋首紙藝半世紀,現在的他對保存這門技藝念茲在茲,好在他的女兒張宛瑩已有基本功,並打算在工作之餘,投注更多時間鑽研。

張徐沛說,未來若還有其他國外美術館、博物館邀展,新興糊紙店很願意參加,「要讓世界知道台灣的技藝,是別處看不到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巴黎工藝設計師週是每年初夏的文化盛事,台灣今年以榮譽邀請國名義受邀參展,在頗負盛名的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紙工藝,法國觀眾看到不熟悉的紙紮技藝和紙雕,驚歎連連。
  • 紙紮是台灣傳統喪禮習俗,北科大學生透過田野調查,認識紙紮手工技術,更設計吉他、筆電等DIY紙紮作品,盼大家透過親手製作,向往生者傳達情意。
  • 看中國蔡爾容製作硬胎紙偶。傳統紙製神像的製作過程十分繁複,須經過三十道工序才能完成。
  • 紙製神像至今已經流傳了一千多年,但是懂得如何製做的工藝師卻越來越稀少,位在雲林縣北港的蔡爾容,是目前台灣僅存的工藝師。他的紙製人偶,特別考究人物造型、服裝配件。紙偶的神態栩栩如生,肌肉具有彈性,神態活靈活現,因此特別受到各大廟宇的青睞。
  • (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道)「如果人生重新來過,我還是會選擇紮紙。因為做開了,就不會轉。」──「秋記紮作」陳伯 中秋節,最讓人懷念的還是小時候阿媽買的手紮燈籠。但如今紮紙工業沒落,往日的中秋傳統在現今社會難以維繼。茫茫人海中,還有一名九旬老人以畢生的經歷投入到紮紙工藝中,以一雙巧手留住傳統,留住歷史。 他,被稱為香港最後一個紮紙師父。
  • (大紀元記者王文君、佚名綜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每當黃曆八月十五,都是觸動詩人墨客興致勃發、借月抒情的時刻。有風花雪月的清雅悠閒,登高遠眺的磅氣勢;亦有睹月思人的情懷,和鬱鬱不得志的愁緒。
  • 【大紀元10月1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沈如峰宜蘭縣十日電)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今天起到十二月底舉辦「2007台灣紙藝大展」,邀請全台各地共七十二位頂尖藝師參展,展品達六百多件,將紙藝從傳統到現代的多重面貌一一呈現,現場也讓遊客可以體驗紙的生活創意與玩紙遊戲。
  • 【大紀元2月2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二十七日電)宗教學者兼藝術家翁峰山將三十多年從事田野調查心得和藝術創作,以跨領域藝術作品方式呈現,舉行六十回顧巡迴展。第三站於三月一日在台北縣立文化局展出,展品有翁峰山的水墨畫,以及糊紙、紙竹、花燈圖照和電燈花燈。 其中,糊紙藝術三百多年前由中國大陸閩粵師傅傳承到台灣;最近在武當山紫霄宮大殿右神龕中發現一尊三百多年前的紙糊「金神像」,製作難度就是連現代科技也難達到。翁峰山說,這門藝術不祗在中國大陸流失,台灣也失傳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