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安數千的士堵路抗議專車 近萬警力鎮壓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人氣: 410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據悉,出租車司機為了生存,要求政府管制專車、黑車等營運而發起維權行動。

數千出租車排長龍示威 近萬警力出動

5月31日,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聚集到市政府前與鐘樓大廣場街道上,在道路中央排起長龍進行「遊行示威」,全城交通幾乎大癱瘓。

司機陳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參與抗議的出租車有七八千輛,他們於上午10時30分左右聚集在一起,主要集中在鐘樓、市政府、出租車管理處等地,西安市所有的警察、交警全部出動,警力達到上萬人,將司機從車裡叫下來抓走,然後用拖車把車輛拖走,當場一共有200余名司機被抓走,直至下午才獲釋,整個抗議活動持續至3時許。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陳先生還透露,6月1日,西安市80%的司機仍然沒有開工,繼續罷運抗議,直至政府給司機一個說法。

陳先生表示,由於專車、黑車、滴滴快車搶客,導致出租車行業競爭激烈,出租車司機已經無法生存,每天的生意急轉直下,還要向公司等繳納8000元的「份子錢」,再加上修車費等等,每月入不敷出,根本無法養家餬口。

出租車服務質量民眾質疑

目前大陸各地出租車與專車之間的矛盾在激化,已有多起流血衝突事件發生,大陸民眾對於出租車司機的服務質量一直存有不滿,因此出租車司機的罷運並未獲得所有民眾的同情。

有民眾表示,出租車司機一直以來是路遠不打表,下雨下雪不打表,換班加油不順路不載,孕婦不載,老人不載,見了帶娃上學的連停都不停,問都不問還帶客,有時故意繞路,亂要價,他們天天都在罷工。

有民眾認為,優勝劣汰,出租車最終會被軟件打車取代,這是一個不可改變的趨勢。

出租車司機潘先生則表示,出租車司機的服務質量差問題確實存在,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份子錢」太高,跑一天的車沒有生意做,因此想盡辦法怎麼能節省支出,如果出租車司機利潤空間大,降低「份子錢」,與專車等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矛盾與各方面問題自然會減少。

專車司機:根源在於政府管理部門對出租車司機剝削

唐先生是西安市最早一批的專車司機,他於2004年年底加入滴滴專車,後來又是一號專車的第一批司機,他表示,專車最初進入西安時,服務定位於高檔路線,是專為商務人士、富有人士提供用車服務,對於車輛的配置要求很高,車輛的數量也很有限,因此根本未發生與出租車搶生意的現象。

他表示,之後專車行業競爭也變得異常激烈,滴滴與一號專車合併,優步又進入西安,軟件打車逐漸興盛,由於公司給司機和乘客各種優惠政策,他當時可以輕鬆月入1萬多元。專車司機人數在迅速擴大,公司對於車輛的要求變為求量不求質,他們也將市場瞄準普通民眾的用車需求,推出了快車之類的低價位的服務,因此許多國產車、車況差的車輛也開始進入專車行列。

他認為,西安出租車罷運是一件好事,可以加快出租車行業的改革。

目前出租車管理體制已經不適應社會發展,份子錢那麼高,不勞動的人,包括政府管理部門在拿大頭;而幹活的人,也就是出租車司機每天像忙碌的蜜蜂一樣去賣力掙錢才能還的起份子錢,這樣的機制就是赤裸裸的剝削,出租車司機只能想盡各種辦法多拉快跑,中間的服務質量、車況等等也就變成次要,因此拒載、繞道、甚至辱罵乘客對他們來說變得天經地義。

他還認為,出租車管理部門監管缺失,對於出租車的管理處於放羊狀態,只要把錢給到位、只要不發生刑事案件,對於乘客的投訴也置之不理,沒有執行任何的考核監管。

現在軟件打車面臨的一個很大問題,就是黑車的問題。政府對此也是持曖昧態度,一方面說不允許私家車跑,另一方面面對大量私家車跑的情況下又不徹底查滴滴、優步等公司,所以導致出租車和專車之間的混戰。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5月31日,陝西西安市數千輛出租車在鐘樓與市政府等地附近道路上排長龍「遊行示威」,當地政府出動全城近萬警力鎮壓,200餘人被捕。(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6-02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