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韋陟家法嚴整 督子成材

韋陟家法極為嚴整,教育子弟讀書向學毫不含糊。 (shutterstock)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韋陟(讀治),字殷卿,唐代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他是中書令韋安石之子,自小就聰敏異常,剛十歲時便襲封朝散大夫。他平時自視頗高,以為父親曾身居高位,所以自已出任高官不難,但實際上其一生並不盡如其意。雖襲封郇國公,卻受李林甫、楊國忠等佞臣的排擠、陷害,仕途坎坷。

開元年間,張九齡為中書令,引薦他為中書舍人。天寶元年(742年)任禮部侍郎,主持科舉考試。韋陟以善於識鑒人才見長,以前科舉考試,均是讓考生在考場見高下,由考卷決定取捨。韋陟主其事,帶頭開新風氣,「許通所工,先就其能試之,已乃程考。」(即允許考生先報告自己的特長,然後考其特長,考完再參加一般程考)由於他改變了一張試卷定終身的辦法,故真正的人才大都沒有遺漏,均得到選拔。他的這種做法,對後世影響很大。韋陟又是一個書法家,工於楷書,為當時人所重。

由於出身貴顯,故韋陟也沾染了奢侈享樂的習氣,生活奢華。他家廚房裡光是吃剩下丟棄掉的菜餚,算算也往往值萬錢以上。公侯家請他吃飯,雖然擺滿山珍海味,他卻仍然覺得難以下筷子,這些是他的嚴重缺陷。儘管如此,但其家法卻極為嚴整,教育子弟讀書向學毫不含糊。

他的兒子韋允,在韋陟的嚴格督促下,刻苦讀書,每天都要讀到很晚才能休息。到夜半時分,他便去察看兒子的讀書情況,如果韋允依舊勤讀毫不倦怠,第二天韋允向父親請安時,韋陟就必定和顏悅色,顯得很高興;如果見到韋允讀書稍有懈怠,第二天向他請安,韋陟便立在堂下臉色沉重,不跟兒子說話。在他這樣嚴格的督促下,韋允只有刻苦攻讀,不敢有絲毫鬆懈怠惰。

由於韋陟追求生活的享樂,所以他家僮僕如雲,連他自己平時寫信,都不必親自動手,而是由他口授,侍妾代筆。但是,他對兒子韋允,要求卻很嚴格,凡有賓客到家中來,儘管僮僕極多,他也一定要韋允親自應對主持,不許僮僕代勞。當時人知道韋陟的家規,都嘖嘖稱道。

韋允後來果然成為學者。後世讀者學其嚴整家規、督子成材之道,可矣!

(《新唐書·韋陟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戚繼光得到戰敗的消息,立刻命令各路將士在校場集合,將兒子和那員副將綁到面前。戚繼光怒不可遏,當眾宣布兩人的罪狀後,便喝令左右將兩人按照軍法處死。
  • 只讀正義書,不交壞朋友。這樣的孩子必成大器,這是毫無疑問的。
  • 每天早上,賈玭讓賈黃中直立,拿出書卷展開,比量著兒子的身體長度,要兒子每天都要將與他身長相等的書卷讀完。賈玭將這叫做「等身書」。
  • 清人徐乾學,字原一,號健庵,崑山(今屬江蘇)人。他是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學者顧炎武的外甥。康熙九年(1670)考中進士,入朝為官,後一直做到禮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書等。
  • 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今屬河南)人。他是南宋抗金著名將領,本出身於普通農家,宣和四年(1122年)從軍。由於他作戰勇敢升為秉義郎,成為著名抗金將領宗澤的部下。他的一生是英勇抗擊金兵入侵,為南宋朝廷的安定,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一生。他曾經大敗金兀術,收復建康(今江蘇南京),威鎮八方。他帶領的岳家軍英勇善戰,使金兵聞風喪膽,當時流傳著「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口號,可見其岳家軍,在南宋軍民和金兵心目中的威德。宋高宗曾經親自手書「精忠岳軍」四字,製成錦旗,賜給岳家軍。
  •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晚年號六一居士,是宋代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市)人。他是宋仁宗天聖年間(1023—1032)進士,曾在府縣中任職多年,後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等官職。歐陽修晚年,反對王安石的新法,以太子少師銜致仕。
  • 庾袞(讀雨滾),字叔褒,西晉初年人。受家庭的影響,庾袞自小就勤儉而好學。他出身於顯貴世家,是明穆皇后的伯父。他的伯父、叔父等都個個顯貴,獨有庾袞的父親很有志節,甘守清貧,平時約束兒子,要庾袞下地耕作,靠自己的雙手勞動養活自己。
  • 趙匡胤急急忙忙從家裡逃出來,受姐姐劈頭一頓訓斥,慚愧之餘,也醒悟過來,懂得自己應該處變不驚、臨危不亂,鎮定勇毅。於是他立即鎮靜下來妥善地處理好了此事。後來他在士兵的擁立下,黃袍加身,遂建立了宋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