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16)誤入冥中增酒量

編譯:微微粒子

白色的杏花。(Pixabay)

  人氣: 3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五十七、誤入冥中增酒量

蕭山的先達某人年輕為生員的時候,酒量很小,後來忽然很能喝。旁人驚訝而問他 。

於是自述:某年得病了。昏憒間神識離體,隨風飄到一個地方,天色慘淡,不見日月。道的左邊有數間屋子,於是在屋簷下休息。沒過一會兒,一位婦人開門出來 ,一看是姑母。於是說:「姑母死去多年,為甚麼在這裡?」姑母含糊答應,將他喊進去,問他從何而來。他恍惚間無法回答。姑母說:「可以先住在這裡。你姑父掌管判曹,等回來為你想辦法。」

一會兒聽到傳呼聲,僕童奔告說:「主人到了。」姑母告訴他藏在帷幕裡面。一會兒看見紅臉虯鬚的人昂然而入,瞬間就變成白面書生了。此人驚訝地說:「怎麼有生人氣?」姑母告訴原因。此人說:「親戚怎麼能相避?」 某出來敘禮,很是融洽。姑母說:「這孩子怎麼到這來的?」判曹取簿查看,說:「 錯了,等吃完飯送回去。」

這時某已經知道到了冥間,因而叩問終身事。判曹說:「 你是科第中人,雖然仕途不長,而壽命很長。」等到設宴勸飲,以酒量小推辭。判又取簿來看,說:「果然沒有酒腸,當為你添三分。」拿筆寫在上面。於是杯斛交錯, 多杯不醉。吃完飯,就讓差役送出。

他於是醒了。病好以後竟然很能喝酒。某後來登第,授予縣令之職,剛滿三年就因事回家,壽至八十有餘。

五十八、畫龍飛去

北京有某個官員住在家裏。一天晚上,雷雨暴至。他看見火球從南窗戶進入,雷聲滿屋,轟轟不絕,一會兒從北窗戶出去。某驚嚇得趴在床下。家人開門來看,把他拽起來。某詳細敘述了剛才的情形。被子和蓆子都焦黑了,爪痕很清晰。

在屋裡點燃了很多蠟燭,看見書櫃雙門上金繪的四條龍杳然失去。有人說畫龍的時辰暗合干支,於是有此奇異。是這樣嗎?張僧繇(畫家,南朝梁吳中人,與顧愷之、陸探微以及唐代的吳道子並稱為「畫中四聖」)畫龍點睛就不足為奇了。

五十九、方問亭骨格嵌奇

桐城的方問亭公,小時和年輕時家裏都很困難。他依附到友好的親戚黃州某太守那裡。太守不看好他,時間長了還有了厭薄的意思。除夕親朋一起吃飯,公悶悶不樂。

有相士在坐,對公說:「君骨格特異與眾不同,他日飛黃騰達不可限量。」眾人聽到以後,都看著相士笑。相士憤然道:「諸君都是井底之蛙,不能相天下士。」對公說:「君明年秋天大運當開始,我傾囊助君行,不需要鬱悶地住在這裡。」

公北上 ,客居在平郡王的宅第,跟隨王爺在軍前。王爺欣賞公的才幹,推薦到朝廷,於是蒙受了殊遇。沒過幾年,歷任節鎮和宮保,果然如相士所說。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