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良勇:六四大屠殺比南京大屠殺更加殘暴、更加反人類、更不應忘記

人氣 1890

【大紀元2016年06月14日訊】在中國現代史上,「六月四日」將永遠成為一個難以磨滅的日子。今年,「六四」迎來27週年,儘管目前,中國年輕一代人中,許多人並不知道、也不關心「六四屠殺」或者「天安門事件」的緣由,但是,海外的人權活動人士卻像往年一樣,執著地舉辦各類紀念活動,希望這段歷史能夠成為中國社會轉型的催化劑。在迎來「六四」之際,旅居德國的«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民主論壇>理事長費良勇先生向本台介紹了與六四話題相關的情況。

法廣:「六四」之際,全球多座城市舉辦紀念活動。首先請介紹一下今年六四紀念活動的情況。與往年相比,今年的紀念活動是否有更多的新意?

費良勇: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我們有一個全球多個城市的連線。法蘭克福和美國的華盛頓會同步地進行一個重要的啟動活動。這就是關於六四大屠殺的申遺。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六四屠殺申請做為全人類的共同記憶事件。共產黨始終把六四話作為一個敏感話題,禁止討論、禁止舉辦悼念活動。雖然已經27年過去了,共產黨一到六四就高度緊張。我覺得這是極不正常的。我們老是說不要忘記南京大屠殺,那我認為:我們更不應忘記北京大屠殺。南京大屠殺是戰爭時間,異國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的屠殺。北京大屠殺是中共專制統治者動用黨軍對自己的人們百姓進行屠殺。而且是在和平時代,是在進入二十世紀尾聲了,二戰以後幾十年了還發生這樣慘烈的屠殺事件。我認為,六四大屠殺比南京大屠殺更加殘暴、更加反人類、更不應該忘記。所以我們今年的活動就是要啟動這個項目,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去申請把六四作為全人類的共同記憶事件。

今年我們在法蘭克福有好幾個活動。一個是申遺活動的啟動,一個是中國共和黨將在法蘭克福召開2016年的年會,同時成立共和黨的德國分部。另外就是我們在中國駐法蘭克福總領事館的前面,有一個抗議六四屠殺、反對專制暴政的活動。同時我們會向中國人大、政協和國務院發一封公開信,要求他們正視六四事件問題。我們六月四號下午在法蘭克福的市中心,有一個六四的圖片展和公眾演講活動。今年歐洲很多國家的朋友都會到法蘭克福來聚會。實際上法蘭克福是今年歐洲六四紀念活動的中心平台。

法廣:「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過去27年了,至今,這一話題在中國鮮有提及。年輕一代似乎也並不瞭解這一歷史事件。這樣的情況下,海外舉辦的各種紀念活動意義何在?

費良勇:這個還是有意義的。海外的那些留學生和華僑,還是知道我們在紀念六四的。他們也知道六四。只不過由於國內專制統治在那裡封鎖,有些人不想太過問這些事情。華僑可能有些恐懼。海外的留學生,如果我們搞六四的紀念活動,他們不一定來參加,可是我們通過網絡、通過媒體發佈消息以後,他們還是知道這件事情。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真正堅持理念、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鳳毛麟角的。絕大部分人能夠瞭解一些事情、慢慢知道事情、始終不忘記它,就不錯了。所以我認為還是有很大意義的。如果我們每一年都不搞六四紀念活動,真正就可能淡忘了。共產黨就可以高枕無憂了,覺得它發展得好,就保住它的江山萬萬年了。但實際上,我們只要每年堅持紀念六四,通過網絡、通過媒體,還是可以把很多消息傳到國內的。國內也有很多人,他們也永遠不會忘記六四。只要我們堅持下去,我們有一部分人不忘記六四,那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全民族、甚至是全人類都不會忘記六四。

法廣:您對中國目前的局勢做何分析和評判?

費良勇現在中國的經濟已經遇到一個瓶頸。因為它大規模消耗能源和資源,已經導致了霧霾、導致了嚴重的環境污染。中國要持續的發展的話,現在遇到重大的問題。現在中國的國企已經走到死路一條。很多國企其實是破產的。中共拿人民的血汗為國企輸血。但是最近又出現一個苗頭,有些國企可能要宣佈破產。它也要解僱些工人。但是共產黨又擔心解僱這些工人,又會引起社會上的動亂。所以它也很難處理這些問題。動不動幾千萬工人,這確實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社會問題。其實還是共產黨怕它的專制統治受到威脅。我想,中國目前要保持經濟上的發展,但是也不一定要這麼高的速度。我認為,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它不可能長時期保持很高的增長率。從歷史的長河來看,增長率高一點、低一點,其實根本不是很重要的問題。關鍵是你發展經濟是為了什麼?發展經濟是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現在的中國,經濟發展了,人民的住房是寬一點了,可是吃的是毒品、呼吸的空氣不新鮮了。喝的水也是毒品、吃的食品也是毒品。連嬰兒奶粉也是毒品。這樣的發展,發展起來幹什麼?這樣的發展就是破壞了人民的生活,是不足取的。所以我認為,中國一定要在高度重視環保的情況下來發展經濟。中國必須把環保作為第一位。環境保護做得好,同時經濟又有所發展,這樣的官員才應該受到大家的尊重。

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首先要考慮到整個的國民生產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水平。中國應該盡快建立起全民的、最基本的社會保障體系。例如: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險。這個社會才會穩定、持續地發展。人們說:有了社會福利,不再揭竿起義;有了社會保險,不再鋌而走險。

在中國這種情況下,我們算是反對派,我們也不希望中國亂。我們也希望中國能夠和平、持續發展。在政治改革方面,我們希望中國能夠深化政治改革,讓中國能夠和平、有序地、逐步過渡到民主社會。這對共產黨、對全中國人民都是有巨大好處的。但是如果中國亂了,那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且如果中國的環境這樣惡化下去,那是非常糟糕的。說不定有朝一日出現一個大的動亂的話,那麼中共高官馬上就逃亡到海外,只剩下一個爛攤子,讓13億中國人民在這裡受難。這種情況,我們一定要有所警示。

清朝末年時候的鄭孝胥說過三個預言,即「三共論預言」:大清亡於共和,共和亡於共產,共產亡於共管。前兩個預言已經實現了。第三個預言,我認為正在實現當中。什麼叫共管?鄭孝胥本人說的是世界上的列強共管,現在可以叫聯合國,或叫列強共管。那種情況出現,那就是中國非常糟糕的了。所以我認為,我們這些民主人士、人權人士的奮鬥目標,就是應該讓中國直接實現人民共管。也就是民主制度,避免出現聯合國共管的狀況。所以聯合國共管,就是中國大亂一場,真正兌現了另外一個預言了,就是「黃禍」預言,大量中國人逃亡世界各地。大家看一看,一個小小的敘利亞爛了以後,整個歐洲到處是難民。如果中國出現這樣重大的災難性情況,那真正是「黃禍」。中國難民鋪天蓋地湧向全球。我們這些人應該堅持奮鬥,讓中國和平、有序地轉型,避免出現重大的社會動亂。

法廣:您認為,是否能夠以及怎樣才能促成將「六四」這段歷史變為中國社會轉型的催化劑?

費良勇:這個事情,說老實話,光靠反對派是不夠的。這應該是朝野雙方,首先是共產黨自己要認識這個問題。他們是叫「平反六四」。「平反」這個詞,我是不太喜歡用的。我覺得共產黨要公佈六四的真相,讓人民來重新評價六四。當然,作為一個中間目標,或者說作為一個步驟,中共宣佈平反六四也是可以的。但不能說平反六四以後,你共產黨還是搞一黨專政、還是這麼腐敗下去。那是不行的。你平反了六四,你就得把它作為一個契機真正進行政治改革。第一步,要允許人們自由地談論六四、討論六四,在網絡上、媒體上公開地討論六四。要打開六四的禁忌。中國社會的政治氣氛就會越來越寬鬆。言論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基礎,有了言論自由以後,一個社會才可能和諧。共產黨老講要建立和諧社會,如果每個人都生活在恐懼當中,怎麼可能有和諧社會?

責任編輯:方凡

相關新聞
曹長青: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的異同
陳用林脫離紅牆11年 故地重遊六四再喊話
華裔教授哈佛開「六四」課 展示血衣震驚學生
楊寧:最應在北大開設的「六四」課程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微軟買TikTok 扎克伯格轉彎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