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19)當官不為民做主 慘遭報應 


編譯:微微粒子

荷花。(Pixabay)

  人氣: 2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六十六、當官不為民做主 慘遭報應 


永嘉有村民媳婦某氏每天都去鄰村的佐紡績。兩村相距數里,中午去傍晚回來。必派人伴送,或者其丈夫往迎,習以為常。

一天丈夫去別的地方,趕上娘家親戚來,留餐。等親戚走了,天要黑了。媳婦還要去,婆婆不讓去,不聽。到中途的時候,遇到營卒三人,看見婦人獨行,抱到幽谷裡姦污了。

婦人呼號而歸,哭著告訴了婆婆。婆婆安慰她,令等到丈夫回來告上官府。而婦人到半夜就已經起來自縊了。第二天丈夫回來知道原因,寫了營卒的名字,到縣裡告狀。

縣令和姓劉的幕友商量。劉對他說:「婦人死了沒有證據,不為他辦理。」而丈夫屢控不已,縣令嫌煩而生氣,叱責後把他攆走了。丈夫想到媳婦被污辱,自己又受羞辱,就投水而死。他的母親悲痛兒子和媳婦都遭遇無辜,也自盡了。

沒過多久,縣令暴死,劉的妻子不久也病死了。劉很有錢,三個兒子也結婚了。母親死了以後,彼此不相讓。劉於是把財產分給各個兒子。三個兒子到鄉里收租,過湖的時候狂風頓起,都淹死了,沒有一個倖存。劉驚慘而死,奴僕也星散了。兒媳婦也不安分,家道衰落了。後來營卒也被雷擊死。

六十七、二格附魂鳴冤 


北京有園戶常寧,因事送到衙署裡質對審問。

官員審問,他閉目不答,像癡呆了一樣。一會兒哭著說:「我是海淀的童子二格,以賣擦糕為業。某年月日被常寧引誘我到大河莊西南柳樹下,強行姦污。我不從,於是被勒死,棄屍在禾田裡,含冤十多年了。」官員知道是鬼魂附體,反過來問他說:「你果真有冤情,為甚麼推遲了這麼多年才控訴?」鬼魂說:「數年來他陽氣正盛,不敢上前。現在獲罪被拘,神氣沮喪,所以能夠附體以控告。」說完就倒下了。

常寧醒來審問他,則狡辯不承認。於是行查司坊,果然有這個案子,年月日都符合。因為凶手沒有緝拿到,懸案至今。拿著文件讓常寧看,才懾服。案子定下,隸卒拉著常寧下去。常寧忽然在台階前高唱「賣豆擦糕」三次。隸卒呵斥。他說:「沉冤已伸,不自覺故態萌生。」原來是鬼又附身以自鳴得意。

這是乾隆十六年的事情,見邸抄。

六十八、三牛觸屍 


平原的董某任職威縣的時候,代理掌管邯鄲。一名客商死在路上。檢驗時突然有三頭牛跑到屍體旁邊旋繞牴觸,鞭打也不走,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於是到村裡考核人戶,看見一個人黑而且上身彎曲,鷹目虎唇。詢問後得知此人姓吳名三牛,以趕車為業。董某恍然明白,叱責他說:「道路中的死者,莫非是因你謀財而亡?」吳三牛兩腿顫抖服罪,於是置之於法。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