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國孩子遭遇的「毒××」之劫

人氣 104

【大紀元2016年06月19日訊】這兩天,西安某小學被曝出三年級的孩子普遍因穿新校服「過敏」而導致脖子、後背等部位起大片紅疹的消息。儘管校方回應稱「近日天氣炎熱,學生活動量大,衣領與脖子摩擦疑似皮膚過敏」,然而,這種牽強的解釋似乎並不具有說服力。而校方所提供的那份寫有「甲醛含量符合GB18401-2010標準B類要求」的校服檢驗報告,也只會讓人更容易聯想到「甲醛超標」的問題。

事實上,甲醛只是眾多致癌物中的一種。而那些無良奸商會在孩子所穿的校服上添加的有毒物質又何止「甲醛」這一項?早在2013年時,上海就發生了一次嚴重的「毒校服」事件,涉及的中小學多達21所,而這批有毒校服被添加的化學物質,則是另一種名為「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的致癌物。

除了「毒校服」,中國孩子在學校里所能接觸到的還有「毒跑道」。或許越來越多的父母對此並不感到陌生和驚奇,只因近兩年來「毒跑道」事件一直就處在持續高發的狀態。有媒體對2015年的這類事件進行統計時得出,「10月,蘇州元和小學最早爆出『毒跑道』事件」;「隨後,無錫、南京等地也有家長反映跑道『有毒』」;「截至12月1日,『毒跑道』至少已波及江蘇、廣東、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體城市則多達15個」。直到2016年,這類事件也未能從根本上得到遏制。溫州、北京、桐城、成都、瀋陽這五個城市的小學校園裡,都先後發生了孩子因跑道而中毒的惡劣事件。

如果說,只在跑道上玩耍,還不足以對孩子造成致命的傷害,那麼一旦校餐有問題,則顯然會涉及到孩子的身體健康、甚至是生命安全。從實際發生的情況來看,不少孩子都曾遭遇過校餐中毒的現象。有官方資料顯示,2015年學生食物中毒事件的報告起數、中毒人數和死亡人數,分別占全年食物中毒事件總數的18.3%、28.7%和0.8%,其中,27起中毒事件發生在集體食堂,中毒1605人。

由上述這些事件我們不難看出,在中國,為孩子提供的一切生活所需看似豐富,實則不過是些濫竽充數、偷工減料的「毒物」。哪怕其中所含的有毒物質會對孩子的健康造成傷害,投「毒」者也未有所忌憚。學校的校樓如此,校車亦如此,因質量不達標而導致事故發生、甚至造成孩子死亡的悲劇幾乎從不曾停演。而這些悲劇能如此輕易的上演,顯然與校方、廠商、教育部門、質檢部門的完美合作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原本應該相互掣肘的領域和部門,如今之所以能稱兄道弟的成為一家,其根本原因也就在於一個「利」字。那些惟利是圖的廠家、公司為謀求商機不折手段,我們似乎還能理解,而那些本該對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負責、對不法奸商的違法商業行為進行監管的政府部門,又如何能把謀取私利放在第一位呢?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黑手所伸向的地方竟延伸到了孩子所在的校園,其盤剝、傷害的對像不過只是這個民族最柔弱的生命。

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中國下一代,且不說人格的健全、精神的飽滿,僅就身體健康、生命安全而言,已充滿了無數的危機與憂患。也就是說,中國的孩子能活下去已屬不易。然而,需要指出的是,這裡的受害者不包括官二代以及富二代。換言之,生在權貴家族的子女所享受到的優厚條件與資源,正是其父母通過對平民及其子女的盤剝、掠奪而獲取的。因此,中國這些職能部門與奸商達成一致的基礎雖然是共同謀利,但說到底,這些利益最終所輸往、所流向之處,不過是一個又一個受權力庇佑的貪官的錢袋子。

古語有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然而在一黨獨裁體制下的中國,我們卻看到,黨所培養的這些無視傳統、道義、責任的貪官,早已將自私自利演繹到了極致。儘管他們也同樣上有老、下有小,但卻從不顧那些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的死活;他們雖然享受著納稅人的供養,但卻毫無留情的摧殘著這些為稅收付出血汗的供養者的下一代。在他們逐利的過程中,孩子可成為犧牲品,投「毒」也不過就是一種手段而已。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廣東發現「毒校服」  抓出一家不肖業者
南都特刊:中國孩子的命運就是中國命運
小學生雷人回覆毒校服採訪引爆「花朵體」
高考失利自殺頻發 中國孩子無法承受之重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聯合國講話 對中共發重話
【有冇搞錯】中共不承認的台海中線
【重播】白宮簡報會:川普有權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間】一進一退聯合國?何謂「一中」
【新聞看點】川習聯大猛交火 中共瞞疫被追責
【時事縱橫】美中聯大交鋒 川普追責 習訴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