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20)精於術數的寧海張某

編譯:微微粒子

春天的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468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六十九、精於術數的寧海張某

寧海的張某精通術數。鄰居買陶器來占卜,說:「此物成敗也有數嗎?」張占卜說:「應壞於明年春天的某日某時。」鄰人於是把陶器藏在壁穴中,外面拿泥封上,嚴戒妻子兒女不要動。到期的時候對張某說:「你的話不准了,我的陶器還安然無恙呢。」張說:「大家沒看到,真假怎麼辨別?」鄰居打開牆壁拿出來。有一隻大蠍子在陶器旁邊,螫了這個人的手指。很疼,失手將陶器墜地,碎成一片一片的。

又,張某和王、徐二人到鄰村去探友。中途徐開玩笑和張某說:「你試著占卜一下,我們三人誰能吃上飯?」張說:「我和王二人吃飽,你酒都無法沾唇。」徐很以為荒誕,又恐怕應驗。於是先到朋友家說明原因,朋友說:「容易,容易,我馬上給你做飯,以堵上他們的嘴。」一會兒酒菜都拿上來了,徐剛想舉筷子。他的僕人忽然到了,說:「小主人和鄰居口角,拿手打鄰居。鄰居倒地而亡,眾人要去鳴官。」徐聞言色變,放下筷子,急忙回家。而鄰居已經被人救醒,而張王都醉飽而歸。

七十、劉灼濟貧掄元 


劉灼字見心,是豫省陝州人,博學能文。此時陝省有解元姓劉,和他同名。劉灼喜歡解元的文章高雅古樸,朝夕揣摩。

康熙壬子年劉灼舉於鄉里,癸丑年去考春試。陝省的解元劉也應試入都。劉灼去造訪解元劉,一說字也相同,於是成為莫逆之交。一天解元劉灼誦讀自己考上解元的文章,悵然地說:「此道苦學了多年,但考試的文章不是出自於自己之手啊。」劉灼奇怪而詢問,知道了原因。

解元劉灼家裏貧困,教書不能應省試,主人出資相助。渡渭水的時候,有少婦在河岸哭泣,問也不吱聲。堅持詢問,才說:「丈夫外出,迫於饑寒,想投河自盡。」劉惻然,傾囊而贈,然後回家了。

眾人讚賞他的仁義,又籌集銀兩勸他再去。考試的時候,忽然患有腹疾,天黑了還沒有成稿。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有一個老叟先在。站著等了一段時間也不出來,於是進去一起用。詢問老叟的鄉族,老叟說:「我複姓皇甫,渭水南面某村的人,三藝草創很是自得。因為患有痢疾,不能脫稿,今生就這樣了。君是長者,願意奉贈。」讀了老者的文章果然好,寫在卷紙上,得到了榜首。

回去訪問他的村莊,村人說:「現在正趕上殯期,何不去看一看?」到那看到哀弔的人滿門,進去祭奠。有白衣婦人出來泣謝,就是投水婦,而死者就是她父親。

七十一、 污人名跡削祿 


天門的生員聶某一向負有文名,在同縣的鄒紳家裏設帳教書。鄒補位為銓曹的職位,只有女婢供役使。聶某挑逗,鄒的妻子詈罵聶某而把他辭退了。

聶某想掩蓋他的錯,揚言說:「鄒婦人想傚尤卓文君,而我恥學司馬相如,於是托故回來了。」鄒婦人聽說了,非常生氣。她到城隍廟焚牒申訴,夜裡夢到神告訴她說:「他的天祿很高,不是我能制裁的,可以到府裡申訴。」

鄒夫人醒來了,按照神所說的去做。聶某正在書舍讀書,他忽然戰戰兢兢起來,喊著說:「有府裡差役來拘捕,不可以拖延。」馬上閉目狂奔,家人拽也拽不住,就像有人驅逐。到達郡裡,謝罪神前,自己打臉頰,述說前後的事情非常詳細,觀看的人都堵上了。鄒於是拿著祭祀品,懸匾額以報答神的護佑。

學政到郢郡主持歲試,題目是「我四十不動心」句。聶某文章很好,已經擬定名列前茅,結句忽然寫道:「現在試把夫子放在花街柳巷之中,燕姬在前,趙女在後,夫子的心動還是不動?說:『動!動!動!』」學政很驚駭,放在了劣等,聶某於是癲狂而死。我任職天門,到郢郡,匾額曾親眼看到。@#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