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江山助和助江山

作者:莊敬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89
【字號】    
   標籤: tags:

宋代詩人陸游說:「揮毫當得江山助,不到瀟湘豈有詩?」他從自己的創作實踐中體會到,一切生動形象的創作材料,都是來源於實際生活,只有廣泛地接觸社會,「行盡人間萬里路,」才能「寫出世上一流詩。」陸游的觀點是:江山助詩人。

另一位宋代詩人李覯(音構),卻在〈遣興〉詩中吟道:「境入東南處處清,不因辭客不傳名。屈平豈要江山助?卻是江山遇屈平!」屈平,就是我國最早的大詩人屈原。李覯的觀點是:詩人助江山。

陸游和李覯的見解,看起來大相逕庭,截然反背,但卻是可以互相補充,並且還是互為激勵,互為依存的。

「江山助」和「助江山」的關係,是對立統一,相反相成的關係。我們在文藝創作中,必須把它們正確地結合起來。

文藝創作者,首先應得「江山助」。文藝作品乃是客觀現實生活作用於作者的頭腦,生發於作者筆端的產物。陸游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在教育後輩時說:「汝果欲學詩,工夫在詩外。」陸游還說:「法不孤生自古同,癡人乃欲鏤虛空。君詩妙處吾能識:盡在山程水驛中!」他讚揚一位詩友的作品,好就好在能夠取材於「山程水驛」,從社會中來,從現實生活中來,因而真實感人。創作的方法,並非可以獨立於生活與作品的內容之外,而「孤生」,只有「癡人」才會「欲鏤虛空」,片面地追求技巧,而不去熟悉社會、學習人民。

然而,僅僅看到這一點,還是不夠的。在事實上,不僅是「江山助詩人」,同時,詩人也助江山,助社會。有一位作家曾說:「文學與社會之關係,先是它敏感的描寫社會,倘有力,便又一轉而影響社會,使有革新。這正如麻油原自芝麻打出,取以浸芝麻,就使它更油一樣。」

文藝創作,必須把「江山助」與「助江山」,二者緊密地結合起來,結合得好,才能產生優秀的作品。

誰如果在創作中忽視了「江山助」,那就會脫離社會現實,脫離人民生活,與時代精神相隔膜。生活貧乏,硬要閉門造車,必然胡編亂造,自以為寫得新奇絕艷,結果卻只會是荒誕不經,怪異不純。有一位文學評論家,早就一針見血地指明:「以為藝術是藝術家『靈感』的爆發,像鼻子發癢的人,只要打出噴嚏來,就渾身舒服,一了百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現在有些作者,卻一味企望自己『靈感的爆發』,而不去認真刻苦地熟悉新的生活,去感受社會巨變的宏偉脈搏。其結果,即使寫出了作品,也是蒼白無力的。」

另外,誰如果在創作中忽視了「助江山」,那就會降低文藝的教育作用,削弱作者對社會的責任感。有人說:「我寫詩歌,僅僅是表現自我。」也有人說:「小說創作的目的,只是為了有趣。」這些看法,都有片面性。我們且來聽聽歌德的感慨:

「我們的青年畫家,所缺乏的是心胸和精神!他們的作品沒有說出甚麼,起不到甚麼作用。他們畫的是不能切割的的刀、打不中靶子的箭。使我不免想到,在這個世界上,精神彷彿已經完全消失了。」(《歌德談話錄》第101頁)

從歌德的慨歎聲中,我們聽出了這位德國思想家、文學家的心聲,他是多麼希望青年們能創作出有意義、有作用、有精神力量的優秀作品啊!

托爾斯泰認為:藝術家的目的「在於通過無數的永不窮竭的一切生活現象,使人熱愛生活。」另有一位大作家,也認為:「文學是國民精神所發的火光,同時也是引導國民精神向前進的燈光!」

當前,人們在投身於社會巨變的進程中,迫切需要經常讀到「鼓舞人心向善、振奮精神除邪」、「相信善惡有報,敬仰神佛致祥」的優秀作品。這些優秀作品,能夠反映生活的本質和原由,使人看見光明與希望,能夠勵人以情操,育人以道德;能夠「有真意,去粉飾」,正視現實,不迴避矛盾,給人以激濁揚清的鼓動,而充滿必勝的信心。

下邊舉一則詩例:

郭震,唐代詩人。他的〈寶劍篇〉詩,寫得豪壯雄奇,頗有氣魄,曾為武則天所激賞。請看:

〈寶劍篇〉原詩     今譯

君不見昆吾鐵冶飛炎煙, 你沒見昆吾的寶石被煉成寶劍,
紅光紫氣俱赫然。    通紅的爐火,劍鋒上射出紫色的光焰。
良工鍛煉凡幾年?    出色的劍工傾注了多少心血,
鑄得寶劍名龍泉。    才鑄出這把無雙的寶劍名叫龍泉。
龍泉顏色如霜雪,    寶劍如雪如霜寒芒四閃,
良工咨嗟歎奇絕。    良工自己也得意地讚歎!
琉璃玉匣吐蓮花,    像琉璃玉匣裡吐出一朵白蓮,
錯鏤金環映日月。    劍柄上的金環是日月的光輝鍍染。
正逢天下無風塵,    正逢天下沒有戰爭,
幸得周防君子身。    好慶幸被君子佩帶防身。
精光黯黯青蛇色,    耀眼的劍芒像青蛇游動,
文章片片綠龜鱗。    鞘上的花紋如浮起綠色的龜鱗。
非只結交遊俠子,    不只是遊俠們見了十分珍愛,
亦曾親近英雄人。    英難豪傑亦曾格外鍾情。
何言中路遭棄捐,    為甚麼啊中途卻遭拋棄,
零落漂淪古獄邊。    竟會在古獄旁的地下沉淪?
雖復塵埋無所用,    雖然被泥土掩埋不能發揮作用,
猶能夜夜氣沖天。    不凡的光焰仍然照亮了夜空。

題為寫劍,實是借劍喻人,感歎有才華的人不被重視或中途又遭冷遇,期待能像發現古劍一樣啟用奇才。當時作者正任通泉縣尉的小官,武則天在召見他時,他呈上了這首詩。武則天讀完後,大加讚賞,並下令抄錄多份,送給李嶠等學士們去看,以鼓勵他們勤學上進。

是江山出寶玉,是社會育劍工良匠,從而打造出了寶劍,使郭震寫出了這首好詩。而武則天慧眼識才、識詩,首肯並推薦了此詩,此詩也必然會起到良好的效果,去助益別的學子,去推動社會識才、薦才、愛才、用才之道。

一言以蔽之,就是,作品既要「江山助」,又要「助江山」,並且確能「助江山」!

正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漢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呼之不應,接之不近。愈發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 〈天問〉是戰國時代著名詩人屈原的作品。全篇由一百七十多個問句所組成。詩中對自然現象、神話傳說、歷史人物等方面,都提出疑問,表現出詩人對許多現象的不解和勇於探索的精神。
  • 朱自清在當年講學時,曾經說過:「作詩之法,貴在避開方圓而說方圓。」這句話形象生動地闡明了一條作詩的重要原則。
  • 清代著名畫家、詩人鄭板橋,平生畫竹甚多,題畫竹的詩也不少,約有百首以上。他的每一首題畫竹詩幾乎都有獨特的立意與構思,有不同的表現方法。真是千姿百態,各有韻致。
  • (Fotolia)
    寫詩和繪畫有一個重要訣竅,就是:觀察仔細,想像具體;移情入物,形神兼備。
  • 跌頓的實質是:延宕進展,詳化過程,繪寫入微,曲盡情態。
  • 有了線索,恰如攬韁在手,縱駿馬風蹄,而馳騁萬里自如。因此,一個作者,在收集占有了大量材料之後,就必須殫精竭思,運用大力,找到拘攏材料的一條線索。
  • 文學藝術家「揮纖毫之筆,則萬類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有像由之以立,無形因之以生。妙將入神,靈則通聖。」(楊慎《畫品》語)若能如此,以形傳神,形神兼備,便可能成為優秀的文藝作品!
  • 有一位評論家曾經指出:「言簡意賅的語言,能夠使人牢牢緊記;冗長的文字,卻很難在記憶中長存。所以,我們一定「不要把時間、才力和勞動,浪費在空洞、多餘的語言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