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資深記者國會作證:活摘器官是群體滅絕罪

摘取器官國會聽證會;對酷刑的審查(李莎/大紀元)

人氣: 3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6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何伊美國華盛頓DC報導)6月23日,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作證,披露中共仍在大規模的強摘法輪功等良心犯的器官,葛特曼認為,這是對中國民眾的群體性滅絕。

在聽證會的前一天,葛特曼与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共同發布一份題為「血腥的器官移植/大屠殺:更新版」(BloodyHarvest/The Slaughter: An Update)的研究報告。這份里程碑式的報告指出,中共在過去十六年來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

以下是伊森‧葛特曼在聽證會上的書面發言稿部分內容:

14年前,美國商會駐中國部主席針對在中國知識產權受侵犯問題,向美國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CECC)提交證詞。他作證表示,中共領導層終於說出了我們想要他們說的(實話)。然而,對於在中國市場做買賣的美國公司而言,「15~20%的收入因仿製的假貨而損失掉了。」換言之,問題其實比以往更糟。

這位證人是我的前任老闆克里斯‧默克(Chris Murck)。他告訴過我,中國的改革需要時間。八年後,默克回到CECC作證。他說,造假的確存在,不過正在減少。也許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在撰寫這本書的時候,即在喬高和麥塔斯合著的報告問世7年之後,我猜想到自己正在撰寫歷史。

何其幼稚!在西方國家與中國進行法律交流幾十年後,中國的律師面臨著的是大規模地被逮捕。「中國互聯網自由(Free the Chinese Internet)」這個口號在今天聽起來是多麼地奇怪和理想化!

部分原因是,我們知道,一些美國公司捲入了見不得人的事。所以,如果錢是主要問題,你可能會與中共搞僵;但是如果威脅到了中共,你就悠著點吧——很可能,你會輸得很慘。

我們的更新基本上是活摘器官的資產負債表,我們在贏還是在輸呢?

中國的醫療機構通常聲稱,中國每年做10,000例器官移植。不妨來推想一下,以一個中國普通的註冊器官移植中心為例:3到4個移植團隊,30或40張器官移植病床,器官受者康復期為20到30天。然而,中國患者人數是300,000人被列在等待名單上,還不包括需要器官的外國遊客。

中國大陸有146家器官移植中心(實際不止),如果按照中共衛生部對他們在器官移植行業行醫的要求來計算,這146家醫院每年總共需要做8萬到9萬次器官移植手術——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算術。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每年能夠很輕鬆地完成5,000例器官移植手術,位於北京的中共解放軍309醫院也很容易就能夠達到這種水平。這種醫院很多,這是我們這個報告中更新內容的核心。這些醫院每年能夠進行數千例器官移植手術,這令人震驚。

這份報告提供的數據來自中國——並非來自中共的官方數據,而是源於《護士週報》等中國醫學刊物的文章內容。

要理解為什麼這些器官是現成的,就要研究一下器官的來源發生著怎樣的變化:在1980年代,犯人被執行死刑極為罕見;在1990年代中期,醫療車經常出現在執行死刑現場,等待摘取器官,而在新疆,活摘器官就在執刑現場進行;1997年,伊寧屠殺事件之後,一些政治犯、維吾爾族活動人士慘遭活摘,給中共高官提供器官移植。

但是到了1999年,中共發起消滅法輪功的鎮壓運動,至2001年,超過一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勞改並被迫接受器官檢測,軍隊和地方醫院的移植設施同時大量增多。至2002年,家庭教會成員也成為活摘對象;2003年,藏人也被納入其中。至2005年,經濟機會主義被「兩隻隱形手」代替——資本主義5年計劃和共產黨迫切想要剷除所謂的內部敵人。結果是,需要器官移植的外國人在兩週之內,就可以買到匹配器官。器官移植中心可以進行6萬、10萬、甚至更多例手術。然而,中國興起的器官移植市場是建立在監禁法輪功學員的基礎之上的。

2006年初,喬高和麥塔斯的報告發表。北京當局承認,他們使用了犯人的器官,表面上是禁止國外器官旅游進入中國,讓犯人填寫捐贈器官許可表。2012年,這層黑幕被薄熙來的助手王立軍揭開,王立軍擁有一個活摘器官中心,那裡曾進行過數千例器官移植手術。

中國醫療機構承諾在3至5年內尋求自願捐贈的器官,但實際卻是在玩弄騙人的伎倆——「停止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這句話是可接受的,「停止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則不可接受。中國人可以避免談論一個被官方掩蓋的龐大的圈養群體,然而這個可接受的表達使得西方人以為,「良心犯」只是「犯人的子集」。為了繞開這個禁忌的表達,雙方都繼續他們的幻想。

然而,我們的最新報告發現,器官移植還在地下存在,這一行業仍在繼續。

中共的器官移植業並無改革的跡象。現在是利潤在驅動醫院發展。我不知道中共是受什麼驅動的,我對於中共領導層作業的黑箱不太了解。但是我確實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做法是,通過讓了解罪行的人銷聲匿跡來掩蓋罪惡。這可能就能夠解釋為什麼會有500名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天被迫體檢,為什麼法輪功學員不是在監獄而是在自己的家裡被要求驗血。

我們不能假裝說良心犯並沒被活摘,這樣做解決不了問題。2001年,一名中國醫生在國會作證,證明中國存在活摘死刑犯的罪行,卻未能引起世界的震動。我們今天在這里聯合發布這些消息,是因為在座的各位關注那些良心犯。

我們無法驗證那些被安排參觀的、自稱醫療改革的幾家醫院所進行的器官移植,用器官移植協會(TTS)倫理委員會和醫生反活摘器官組織(DAFOH)拉維(Jacob Lavee)博士的話來說:「作為一名大屠殺倖存者的兒子,我覺得不能再重蹈覆轍了。1944年,國際紅十字會參觀納粹集中營,報導卻稱之為『令人愉悅的營地』,這是多麼可怕的錯誤。」

總之,單靠醫學界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他們需要343號決議案,需要我們的研究——這份最新的調查,還需要監督那些去往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實際是在支持強摘罪行的美國人。

根據拉維提供的數據,自從以色列在2008年採取了反對器官旅遊的措施以​​來,再也沒有以色列人去往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以色列的醫生還需要做到的是,無論中國人在以色列的軟件上投資了多少錢,這些醫生最感興趣的利潤應該是「永遠不再做」。對台灣人而言,拒絕去中國器官旅遊更具勇氣。

有人曾對我說,這是一個關乎法輪功的問題。不是的,這是我們所熟悉的關乎群體滅絕的問題——只是披著現代的外衣。即使一起努力,我們依然可能失去生命。然而,讓我們(的醫生)至少以乾淨的雙手走進手術室。#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6-06-25 3: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