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風悠悠:石奢縱父自裁 維護國法應該!

作者:黙安

個人榮辱是小事,維護國家法律尊嚴是大事。大王赦罪,是表現了國君的寬厚。我不逃死,是臣子的職責。(shutterstock)

人氣: 2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李離死後一百餘年,楚國出了一個石奢,他縱父(放跑了父親)然後自殺而死,維護了國法,使楚昭王名聲大振。

楚昭王的父親楚平王,聽信小人,殺戮忠臣,法制混亂,使楚國遭受大難,差點亡國。楚平王殺了忠臣伍奢和伍奢的長子伍尚。伍奢的兒子伍員投奔吳國借兵報仇,於紀元前506年打敗楚國,其時楚平王已死,楚昭王蒙難逃入山中,差點被人殺死。伍員掘了楚平王的墓,鞭屍三百,以雪胸中之恨。

楚昭王復國以後勵精圖治,特別重視司法,任用清廉忠臣。石奢有很好的政聲,楚昭王提拔了石奢為相。

石奢執法不避貴戚。他還走出國都,經常巡行鄉邑瞭解民情。有一次,他又巡行縣邑,碰上了一樁殺人案。石奢帶領人眾親自追捕,捉拿了殺人犯,一看卻原來是自己的父親。當即就把自己的父親放跑。

石奢放走了父親之後,回到都城,自己穿上囚衣,帶上刑具,住到牢裡。他派人向楚昭王,報告了實情。石奢說:「殺人犯是臣的父親,兒子拿父親正法,犯不孝之罪;臣縱放了要犯,褻讀了法律,不是一個忠臣。臣不忠不孝,應當判死罪,請求大王執行。」

楚昭王聽了石奢來人的報告,非常感動,他不想殺害這樣的忠臣,於是替臣子開脫。楚昭王說:「追捕殺人犯,沒有追上,這有何罪?石奢應趕快回去辦公,處理國事。」

石奢不接受昭王的教令。他說:「我不偏袒父親,就不是孝子;我違法縱犯,就不是個忠臣。我活下來,忠孝不能兩全,我死了就忠孝兩全。縱放父親,我做兒子的盡了孝;我違法縱犯,身負法律責任,這就保全了忠臣的名分。個人榮辱是小事,維護國家法律尊嚴是大事。大王赦罪,是表現了國君的寬厚。我不逃死,是臣子的職責。」石奢說完,自殺而死。

這件事震動了楚國,昭王寬厚英明,臣子兢兢業業,使楚國從衰落中又走向了復興。

(事據《史記·循吏列傳》)@#

責任編輯:王愉悅

評論
2016-06-28 1: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