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23)奇醫許環成神

編譯:微微粒子

蒲公英。(Pixabay)

  人氣: 38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七十八、奇醫許環成神

許環是施南人,天性醇篤。因為明經出任某縣,有賢能聲,尤其善於醫術。

縣裡紳士有個女兒,十五歲的時候忽然得了怪病。她整天躺在帳裡,偶然打開帳子就昏暈的像死了一樣。群醫束手無策,都不知道是甚麼病。紳士在大路上貼榜文:「誰能治癒女兒,就將家產給他一半。」許環知道此事就去了。剛打開幔子,女子已經昏去不省人事。家人都哭了,許環制止。他在床前貯存水十多斛,去了被子,從頭到腳用水澆。全家都很驚駭,圍著阻止。許不聽,還是澆水。過一段時間水澆沒了,而女子已經微微有聲息。於是命人拂拭,依舊蓋上被子。他出來對眾人說:「好了。」一會兒女子果然大汗淋漓而好了。

又某大戶人家生的兒子周身的皮膚像是蛻去一樣,故而請許醫治。許用乾淨的黃土研末塗在身上,數日結痂。過了十天痂落,肌膚完好。

許環治怪症都類似於此。有人問許環是不是有奇書和奇人秘密傳授,許環總是笑而不答。向他學習技能則婉言謝絕,所以此術最終沒有傳下來。

後來許環歸田,在家裡去世。而他去世的第二年,有同窗的張宦夜裡夢見兩名差役拘捕他入城隍廟。一看巍然坐在上面的是許環,生氣的數落張說:「你作為老百姓的父母官,枉致人命能行嗎?」命人截去張的耳朵。張痛徹骨髓,呼號祈求饒恕,才叱責驅逐。等出來的時候,看見一個人被鐵鉤穿背懸掛在廊下。仔細一看是族人的兒子,害怕至極而醒。過了一個月,張的耳朵後面突然生癰,潰延到脖子上垂頭而死。而族人的兒子一直沒有病,一天來看望張的疾病,回去以後背上發疽,相繼死了。

七十九、藏金走失

我有別業,是博士李某修建的。李某家素富,曾經帶著僕人把千兩銀子埋藏在室內。傳給他的兒子時,挖掘卻甚麼也沒有看見。家道衰落後,把宅子賣給了林姓。林姓重新修整宅院,挖土發現巨甕,打開一看是銀子。有傭人在旁邊,潸然淚下說:「難道是命?」於是詢問緣故,傭人說:「我本是李家的僕人,此物是主人和我一起埋藏的。後來屢次挖掘找不到,以為神物化去了,沒想到還在這裡。」

八十、城隍神愛書法

孝感的丁若蘭善於大字書法,為當時的人重視。

一天他拿著巨筆去朋友家裏寫字。晚上回來遇到數人在路上請求,好像是公役,對他說:「奉主人之命,請先生寫匾額。」於是簇擁而行。到達一處,類似於官府。其橫額為「照膽台」,兩邊門柱掛著鏤金對聯:「勿昧獨知地,須嚴不見時。」堂上坐著達官,看見丁生到了,起身說:「聽說君一直善於用如椽大筆寫字,請為我書寫『冰心玉壺』四個字。」丁生按要求寫完了,達官頗為歎賞,隨即讓差役送他出去。

丁生轉瞬失所在,恍惚像夢醒一樣。仔細一看是縣裡的城隍廟。於是他跑回去了,詳細敘述了經歷,家裏人以為荒誕。正在議論的時候,聽到門外有人喊:「丁生筆忘拿了。」開門一看,渺無人跡,只有巨筆插在門楣上。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