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英國脫歐對中共是重大打擊

人氣 2323

【大紀元2016年06月28日訊】「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過去一直被認為是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但隨著英國退歐及其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則意味著「去全球化」時代已經來臨。這對經濟全球化最大受益者的中共來說是重大打擊。

「冷戰」結束後,東西方兩大陣營由不同體制的對峙演變成經濟利益起主導作用的全球市場一體化。作為擁有十幾億人的中國,因其巨大的潛在市場,再次被國際社會看好,並成其為投資樂土。尤其是2001年底,中國以最大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WTO後,到2005年僅四年時間其外匯儲備就躍居世界第一,2010年又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因此,有大陸學者指出,在沒有完成市場化進程的前提下,中國經濟能保持高速增長,這正是從經濟全球化的浪潮中受益,也是發展中國家的一個特例。而中共也通過攫取的經濟資源與控制的巨大市場讓國際社會對其人權問題消音或作出讓步。

經合發展組織認為,「經濟全球化可以被看作一種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經濟、市場、技術與通訊形式都越來越具有全球特徵,民族性和地方性在減少」。因此,經濟全球化在給各國帶來短期經濟利益的同時,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美國次貸危機和歐債危機,以及後危機時代的貿易保護主義,也正是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必然結果,並最終導致英國退歐。下面就來看看,英國脫歐會給危機四伏的中共政權帶來哪些具體負面影響?

一、中共進入歐洲通道關閉

中共向來把英國看做是進入歐洲市場的跳板。最近兩年,中共在英國投資呈爆髮式增長:要麼在英國設立歐洲總部;要麼將英國作為與歐盟27國的橋樑,借此來打開擁有5億潛在客戶的歐洲市場。英國脫歐,則意味著其跳板的作用受到嚴重限制,中共將被拒之歐洲大門之外。

二、中英黃金時代黯然失色

最近幾年,中英兩國關係持續升溫,經貿往來日益頻繁。在歐洲大國中,英國是唯一一個不顧美國反對,率先承認中國市場經濟、且率先加入亞投行的。中共還試圖通過與英國的所謂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利用英國說服歐盟成員國同意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英國政府過去3年以來一直拒絕讓歐盟效仿美國,對中國實行反傾銷措施。「脫歐」後中共將失去歐盟內部支持者,把歐盟視為平衡美國關鍵力量的計劃也隨之落空。因此,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東亞國際關係項目主管於潔認為:「如果英國脫離歐盟,它就只會令中國和英國的關係受到削弱。」

三、中英雙邊貿易嚴重受挫

當前歐盟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中國第二大出口經濟體;在歐盟內部,英國則是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2014年,中英雙邊貿易額首次突破800億美元,中國自英國進口額5年內增長了兩倍。過去3年,中國對英國投資年均增長71.7%。英國首相卡梅倫在2013年就提出支持價值數十億的歐盟-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為此,俄羅斯衛星新聞網發文稱,「中國在亞洲受到來自美日的壓力,因此開始越來越多地轉向歐盟,以實現經濟可能性。」英國脫歐將導致進退兩難的歐盟出現新一輪衰退,並透過貿易和投資傳導至中國,原本產能嚴重過剩、出口接連受阻等問題對中共當局會更為棘手。

四、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受阻

英國是歐洲國家中最早發行人民幣主權債務的國家和最早簽訂人民幣清算和結算協議的國家。由於英國脫歐,人民幣開啟了第四次大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創2011年1月以來最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跌近700點。A股受到海外股市普跌悲觀情緒帶動也面臨下探壓力。中共在英設立離岸人民幣中心目的在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英國脫歐使這一努力化為泡影。

五、中共購買巨額歐債泡湯

從2000年開始,中共對英國的投資總額就高達151億英鎊,佔據中共對歐盟總投資的25%。按照索羅斯英鎊將貶值15%到20%的預言,中共在英國的投資必將遭受較大損失,匯率損失也使得一切投資回報化為烏有。更加令中共不寒而慄的是,「退歐」如果演變成歐盟的解散,中共購買的2,500億巨額歐債將泡湯。

六、香港政治自主訴求會更高漲

英國公投結果是脫歐派獲勝,讓原本已經習慣了一黨專政,害怕民意的中共,更加寢食難安。在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中共自以為有資格提升國際政治、經濟的「制度性話語權」,並以經濟利益為誘餌,讓國際社會對大陸人權狀況保持沉默。孰知「未來讓人民自己決定」的示範效應,對香港主張公投、自決的諸多政治團體來說乃是一種極大的鼓舞,也令中共獨裁者驚慌失措,膽顫心驚。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英國脫歐民調抬頭 壓力壟罩市場和政壇
外媒:中共懼怕英國脫歐的三個理由
英國脫歐 大陸學者:北京外交陷兩難
外媒:英國脫歐對中共是可怕的消息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浙江推復工 北京4動作惹非議
【現場視頻】維穩辦主任囂張 業委會主任不示弱
【現場視頻】出門遛狗 小狗被警察「執法」
【現場視頻】死在通山縣政府門前 政府不理
【三國英雄13】勝敗無常(文字版)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詭計 小粉紅覺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