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平新世界,孩子未來如何勝出?

作者: 東尼.華格納 譯者:宋偉航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11
【字號】    
   標籤: tags: , ,

 

美國的教育體系於現今漸漸開始出現兩大成就落差──其實於其他國家一樣可見。第一大落差詳見於記載,並廣受討論,也是過去十年左右美國教改的焦點所在──便是美國大部分貧窮、少數族裔的孩子所受的教育,相較於大部分中產階級孩子所受的教育,有相當大的差異──以致成績也有差距。

第二大落差則是我主張的「全球競爭力落差」。即使是全美頂尖的郊區、市區、鄉間公立學校的教學和測驗,相較於當今全球知識經濟所需的學習、工作、公民等技能,也有很大的落差。

對於第一大落差,全國上下已經在致力將貧窮學校往上拉抬到中產階級學校的標準──最主要的做法是增加考試,加重校方於推動學生進步的績效責任,且以多多考試來作評量。不過,我現在也愈來愈明瞭,即使所謂的「好」學校裡,學生一樣沒能學到二十一世紀最需要的技能。

我們的公立教育體系──不論是課程、教學法、考試項目──是在不同於二十一世紀的年代創立出來的,因應的並非新世紀的需求。也就是說,全都過時,無藥可救。

只是,我們大部分人到現在都還沒看出這全球競爭力大落後的問題──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因為這樣的問題起自基本的經濟、社會、政治、技術的變化。過去二十年,這些變化來得極其快速,以致一般人在生活裡面感覺不到波瀾,體會不到正在塑造人類未來的具體力量到底是什麼;這些變化也極其猛烈,我們還沒辦法看清楚這樣的情勢,也沒有好好檢討年輕人在二十一世紀到底需要知道什麼、又該怎麼教導他們最好,而美國的未來命運卻可能就這樣懸在未定之天。

借用湯瑪斯.佛里曼的話,我們的孩子必須競爭、勝出的這一「扁平新世界」,於今因為科技屢屢出現飛躍的突破,加上中國、印度、泰國、菲律賓等眾多國家經濟成長驚人,而有了急遽的變化。不止如此,美國的民主從九一一起迭遭新興的威脅侵蝕;至於全球暖化,更可能危及我們這一星球維繫生命的整體系統。諸如此類的挑戰歷歷在目,加上日後勢必會有其他難題出現,我們教育學生的方式若不改變,實未足以邁向未來。

一九八三年的美國,已出現「國家告急」(a nation at risk)這份著名的教育報告,只是因為篇名而略顯蒙塵──不過,報告裡大聲疾呼了美國的公立教育體系「平庸的潮線愈來愈高」──然而現在的美國可比大多數人心想的還要更危急得多。〈無一落後〉法案雖然立意良善,實施起來卻等於是把美國的孩子全都拉低,妨礙他們取得學習、工作、公民的最新必備求生技能。

我之所以提出「全球競爭力大落後」的概念,是因研究當今年輕人進入職場需要先具備哪些競爭力,才逐漸理解到的。我想要找出當今的高中畢業生需要知道些什麼,才有辦法爭取到「好」工作,賺得最低工資以上的報酬。我想知道美國的高中、大學畢業生在和其他國家受過良好教育、人數快速成長的年輕人搶工作時,雇主會以哪些條件來看待這些年輕人的「就業準備度」。

另外,身為獨立思考的優秀公民說不定會有適應職場的問題,而這問題有多大,我也很感興趣。許多教育界人士都認為,獨立思考與職場需求兩邊一定有所扞格。因為,一開始我認為──其實到現在還未改變──若是為了遷就就業準備度,而犧牲公民教育,沒把學生培養成民主社會擁有良好知識、活躍、自主的公民,對於國家整體而言可能得不償失。兩邊務必兼而有之才行。

─ ─摘自:《哈佛大學這樣教出孩子競爭力》方言文化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