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唐吉田律師:拆掉迫害的每一個零件

唐吉田律師資料照。(大紀元)

人氣: 26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9日訊】唐吉田,出生於吉林省敦化市,北京執業律師,主要為土地徵用受害者、強制拆遷受害者、上訪者等進行維權、辯護,承接了多起法輪功案件的辯護工作。2010年起被當局無理吊銷律師執照,屢遭迫害,但仍奔波在維權界,屢挫屢戰,為「拆掉迫害的每一個零件」而努力。以下是2016年春對唐吉田律師的採訪實錄。

記者:您大學專業學的是政治,講馬列,後來又當老師教了五年馬列,是甚麼原因使您覺得要與現行體制割裂?

唐:雖然我過去學的很多是錯誤的,但這個過程對我思考是有幫助的,我願意從本質上去看問題。他說法律是甚麼統治階級的工具呀甚麼的,但我通過對法理學、憲法等的學習,就不接受他那套觀點了,我認為法律最根本是要保護每個人的權利,它不是少數人的私產,否則所謂的依法治國,其實就是依法治民。它這個立法的出發點就是怎麼樣保住特權階層的利益,怎麼樣去壓制普通人的空間,防止普通人可能的反抗,那這樣的法律,只不過是用了法律的殼,並沒有法律的實質。

通過與訪民的接觸,我發現那麼多人其實還是非常相信法律、相信政府的,但幾乎所有的救濟手段都窮盡了,甚至有些人去攔截中共高官的車,但解決的希望還是渺茫,他們非常悲慘,非常無助。

所以對中共講的法律,我可以引用某些條文去說,但我不能信以為真。如果我信以為真,那失望的是我,說明我沒有跳出它的框框,只有跳出它,我才有可能幫上我的當事人。

我確實是按照法律、按照程序,去控告,去舉報,去投訴,去復議等等,我也去和一些辦案人交流,但是我發現,即便你在道理上能夠讓他有所接受,也由於這個制度本身比較惡的慣性、惡的力量,他還是會去做出跟法律價值相衝突的一些決定和事情。

過去我是所謂折子派,但現在我認為我們的思路就不能隨著它的所謂的程序走了,「哎呀,他刑拘了之後會不會批捕呀,批捕之後會不會起訴呀,起訴會不會審判,審判之後會不會判刑呀?」我們重視這些程序,但是我們要想辦法去主導這些程序,如果不能主導,我們要想辦法改變程序的進程。否則你看,取消勞教制度就變好了嗎?沒有。而且最近這兩三年,還有惡化的跡象,如果我們僅是在框架裡頭,從技術上小修小補地去做,對惡的力量是沒有壓力的。

唐吉田律師資料照。(網絡圖片)
唐吉田律師。(資料圖)

記者:您對現在律師做法輪功案件有甚麼建議?

唐:現在中國這個社會,人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做選擇,所以我覺得通過做一個案子,怎麼樣能最大限度地帶動家屬,影響周邊的修煉或者不修煉的人,然後對公檢法、背後「610」、政法委這些人,對他們的心靈怎麼樣能形成非常大的觸動,其實就是系統地講真相的過程。

只要有律師介入,它的違法就很難掩蓋。現在我們已經不能止於在它的偽法庭上無罪辯護階段,這個辯護應該是自從案發一直到結案,每個環節都要進行的。

有的案子雖然批捕了,但是按照它所謂的規定,批捕之後要偵查兩個月,在偵查的過程中,我們仍然要讓公安撤案,而且要由檢察院監督公安撤案。因為,既然從法理上說他無罪,檢察院即使批捕了,也不應該立案,應立即撤案,檢察院有義務監督公安撤案。現在就是要把這些公檢法的人,從盲目地、機械地執行命令,轉到他必須從法理上動腦思考:他自己做這些事,現在意味著甚麼?將來意味著甚麼?要知道,沒有任何一個頭頭在這些非法的事情上願意留下他們的簽字的,一般都是口頭的,就像「610」的文件,早期還有,後來怕洩密,基本都是口頭的,口頭傳達或者說文字宣讀完以後收回,然後這文字就銷毀了,違法嘛。

我們就是要拆掉它迫害的每一個零件,從本質上就不承認它,對它所有的迫害,我們都要去揭露。

不但要把迫害主要實施和責任人曝光,在律師的指導下,還可以要求做一些信息公開,要求公開他們的「三公」消費啊等等,比如像順義國保這個部門,可以要求順義區政府公開設國保的法律依據是甚麼,法定職能是甚麼,要求財政公開它的經費來源。如果財政不願意公開,我們就可以起訴財政;還可以要求順義區政府公開順義「610」設立的法律依據、法定職能人員編制、經費來源,不公開我們就可以起訴順義區政府。這種非法機構、非法人員,在他們內部也要被曝光,他不是躲在暗處嗎,我們就把他拉到明處讓大家看看他們!

我們現在就是打破它的黑箱,如果能把這個黑箱破壞,當然好,但是這個要一步步來,至少現在每個案子都要把他們的黑箱鑿一個窟窿,讓光線能夠射進去,那它的那種囂張、那種狂妄就會消減很多。

唐吉田律師近照。(大紀元)
唐吉田律師遭到建三江公安吊銬、戴黑頭套毒打等酷刑虐待,致牙齒碎裂、坐臥困難和各種肢體內外傷。公安為了讓他在筆錄上簽字承認「罪行」,威脅要把他「腎摘掉、挖坑埋掉」、同法輪功學員一樣「送到青龍山洗腦班『強制轉化』」。圖為唐吉田律師2014年出院後的資料照。(大紀元)

附:唐吉田律師近年被迫害的經歷

2008年,推動北京市律師協會直選工作,被律協宣布為非法,唐吉田律師作為主要發起人,被要求離開所在律所。

2009年「六四」前夕,被北京警察秘密綁架並關押在海淀區玲瓏路體育中心四天,後轉移到朝陽區某賓館,繼續關押到6月8號釋放。

2010年4月,唐吉田律師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吊銷執業執照,自5月開始被當局限制出境。

2011年2月16日,在中共當局打擊「茉莉花」中,唐吉田在北京參與了一個討論援助陳光誠的午餐會,之後遭到北京警方黑頭套綁架,被非法拘禁數十天,遭受酷刑,期間感染嚴重肺結核,後由北京國保送回原籍吉林延吉市,長期被監控。

2013年5月13日,唐吉田、江天勇、梁小軍、唐天昊等多位律師在四川資陽探訪二娥湖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遭到便衣圍攻和毆打。

2013年5月,由深圳出境時被羅湖海關阻止,無任何理由被剝奪公民出境權。

2013年10月16日,到黑龍江雞西市「610辦公室」,幫助被強迫拘禁在「學習班」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雞西市國保拘禁五天。

2014年3月21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名維權律師及多位公民到建三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的「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拘禁在那裡的守法公民,被非法拘押16天。期間遭受嚴重酷刑折磨,包括:被戴上黑頭套潑冷水;裹著不明東西的木棍毆打;雙手被反銬,用升降機一類的東西吊銬;吊起來之後被拳打腳踢,使得前胸、腿、後背和臀部多次撞到牆上;警察威脅要把他挖坑埋、活體取腎或者「犬決」。

獲釋後,唐吉田在北京的三個知名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是:十根肋骨骨折,肺上陰影加重,腰椎有結核病變,牙被打壞,胸、腿有瘀傷。本來需要在醫院手術治療,但醫方受到壓力,突然改變態度,停止手術並催他出院。#

(未完待續)

採訪整理:鄭言,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6-07-08 8: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