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女子看5.13遊行:願行最美的善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舉行橫貫曼哈頓中心42街的盛大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季媛/大紀元)

人氣: 108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6月05日訊】CECILIA是一位旅美的大陸前公職人員,來美之前對法輪大法有一些了解,卻知之不深。帶著心中的疑惑好奇,以及她本人對善的孜孜追求,參加了今年五月十三日近萬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舉行的大遊行。

明慧網報導,CECILIA通過與眾多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接觸,她的內心受到震撼,揮筆寫下了她與大法的善緣和內心最真實的感受,並寄語與她一樣的人「願你做最真的人,行最美的善」。

願你做最真的人、行最美的善
文:Cecilia

紐約之行已半月餘,回想起這次與法輪大法學員的互動,我的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對於大法,我曾經非常驕傲地這樣以為,我沒有歧視過法輪大法的信眾,我更沒有當幫凶迫害過他們。然而那一刻,當我面對遊行隊伍裡成千上萬個像文宇哥哥這樣曾遭受過無端迫害的善良的靈魂時,我難過極了,也羞愧極了。

我曾為別人的愛情故事悲傷過,也曾為網絡上素不相識卻亟須幫助的人慷慨過,甚至為高速公路上即將被販賣到餐館的貓貓狗狗憤然過,然而我卻從沒有為了這一群心懷美好理想的人們做過任何事,甚至從未懷疑過那些謊言;我曾經以為自己選擇中立就是無愧於心,卻從沒意識到原來冷漠也是一把殺人利器,你選擇了沉默,就如同跟殺手站在了一起。這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悲哀淒涼頃刻間瀰漫在我的胸口……

2016年5月12日,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對面甘醇公園排字煉功。(大紀元)
2016年5月12日,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對面甘醇公園排字煉功。(大紀元)

偶然結識的一位大哥

初次與法輪大法結緣,要追溯到二零一三年的五月,當時我還在國內,過著普通的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不過是平平庸庸,混口飯吃。一個偶然的機緣,結識了一位好大哥,我至今都記得初見他的樣子,滿臉笑意、春風拂面,走路的時候腳下生風。他當時送了我一個見面禮──二零一三年神韻演出的光碟,並再三囑咐我,一定要看。我當時並不知道這跟大法有關係。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文藝青年,當時由於工作繁忙,回家後並沒有馬上去看這張碟。第一次看大約是二零一三年年底,某一個霧霾不見五指的午後,看到封面那位天仙妹妹和那個高難度的舞蹈動作,我就再也坐不住了,特地跑到鄰居家借了一個DVD機,饒有興致地看起來。看完以後又仔細看了一下封面封底和製作團隊,上網搜了搜,驚奇地發現404這個報錯……千辛萬苦翻了個牆,才知道,哦,原來這是法輪功。

我沒有談「法輪」色變,是因為在國內瘋狂鎮壓法輪功的那幾年,我剛好是初三到高中的節點,人生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浩瀚的題海中度過的,對於外界發生了什麼,鮮少看新聞聯播的我是不太知道的。只是記得當時媒體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大人們(受這種污衊的宣傳)總說煉了法輪功的人如何。還記得初中的校黨委書記後來被免職了,原因就是煉了法輪功,可我看他挺正常的啊,也沒有什麼瘋狂的危害他人的舉動……

因為我沒有經歷完全被洗腦的瘋狂期,所以當我看到神韻演出光碟的時候,異常平靜,甚至是冷靜的,冷靜過後是佩服。我自幼曾學習過幾年民族民間舞,對舞蹈藝術的鑑賞還是有點功力的,以國內對大法的趕盡殺絕而言,大法做出此等規模和規格的巡演,其中的艱辛不難想像。而大法透過這等形式傳播真經,此等不屈不撓的抗爭帶給人的希望和力量,更是令人肅然起敬。

這期間我跟大哥一直保持著不錯的私交,但我從未跟他提過任何關於大法的話題,真正的友情,是理解、尊重對方的一切。之後不久,某天下班回家,家門口把手上掛了一個粉色小袋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二零一四年神韻的演出光碟。我曾幾次問過大哥,是不是他送的,他卻神秘地答:不是我,大概是神的旨意。講真啊,這是我迄今為止經歷的最大懸案之一了,但不管是哪位贈與我的,我在這裡說聲謝謝,我也沒有辜負您的美意,這張碟我看了。

加州陽光下的一群人

去年九月,我隻身一人來到美國。沒過多久,大法在洛杉磯有活動,大哥從東岸飛赴洛杉磯(彼時他已來美一年多),我在大法活動結束後跟他見了一面。當時我遠遠地看著他,他吃著煎餅還是什麼的,特別開心地跟各位同修熱聊。這一群人在加州陽光下通身散發著曼妙的光,他們熱情、樂觀、善良。那一瞬間,我特別恍惚:法輪功是這樣啊?!

還沒回過神來,大哥過來了,說還沒吃飯吧?我們找個地兒坐會兒去。於是我們步行到了附近一個簡餐LA café,點了些東西坐了下來。我們大概有著很好的默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穿著(印有)大法(字樣)的文化衫。

我沒問什麼,他也並沒有驚訝為什麼我什麼都沒問,然後就開始跟我講關於大法的種種,我知道他不是企圖說服我如何正確對待法輪功,而只是想告訴我事實和真相。其實我心中有無數好奇,我問了很多,他也答了很多,比如大法究竟是怎樣的法?天安門自焚到底是怎麼回事?大法遭受了怎樣的污衊?同修們都經歷過怎樣的迫害?雖然這些東西偶爾翻牆也能在網際網路中看到,但真切地聽到身邊的朋友講述,還是頭一遭。我聽他講那一段過往,我聽他講他過去的故事,他極其平靜,沒有一絲波瀾,仿佛這一切都跟自己無關。

2016年5月12日,上千法輪功學員紐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大煉功。(馬有志/大紀元)
2016年5月12日,上千法輪功學員紐約聯合廣場(Union Square)大煉功。(馬有志/大紀元)

作為曾經的一名公職人員,我深知國家暴力機關(中共的教科書上就稱國家是暴力機器)是如何運行的,我能想像國內酷吏如何殘酷折磨獄囚,然而我卻不敢想像我身邊的親人朋友經歷老虎凳、電擊、晝夜不停被刑訊逼供的慘烈,我甚至不願想像他們身著囚服的樣子……監獄難道不是關押罪犯的地方麼?大哥雖不能稱為國之棟樑,但他樂觀堅強,積極入世,熱心公益,樂於助人,於百姓無害,對社會有益,請問他是犯了何等王法要被下了大獄遭受這樣的虐待?

當天回家路上,我全程無話,心情很沉重。也許於很多國內的人而言,大法是「怪物」,修煉大法的都是「神經病」,但此刻我真切地知道,至少我看到的,我了解到的,都不是這樣的。

這之後,大哥說,你有佛性,你有善緣,抽空看看大法書吧,你會有收穫。我欣然接受。

紐約成千上萬的「大哥」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馬有志/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馬有志/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轉眼到了今年四月,有天大哥發來信息,五月在紐約有活動,你有時間可以來感受一下。我說好,於是機票旅館一早定好,靜待五月十三日。

五月十三日一大早,我八點半就來到了聯合國廣場,當時廣場上已經是熱鬧非凡了,有一大群人在廣場前煉功,中間有很多人在為稍後的遊行做最後的準備,還有很多人在聊天,其中不乏外國面孔。我四處遊蕩,感覺像是劉姥姥一進大觀園,看哪兒都新鮮。

我先在附近找了個地兒吃點早餐,吃飽了才有力氣嘛!中間巧遇一位姐姐,我借給了她幾張面巾紙。不過是小事一樁,她卻千恩萬謝的,讓我很慚愧。她跟我講述她煉功的心得,並且鼓勵我說,不要怕,也不要懷疑,更不要等,FALUNDAFA IS GOOD,你在美國沒人敢對你怎麼樣,你覺得他好你就煉,你還有疑惑你就尋找答案解除疑惑,於己於人於天下都有好處。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馬有志/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馬有志/大紀元)

坦白講,最後一句於人於己於天下,震動我了。是啊,任何一個心有抱負的人,不都是處處敢為天下先麼?任何一個希望本民族生生不息不為外敵侵擾的仁人志士,不都是該有於己於天下的使命感麼?

不一會,大哥來了,一陣寒暄過後,我這個新來的小白鼠就跟在他後面出去見世面了。大哥是清華畢業的,我也時常聽他講起當年清華的事兒,於是當天很自然的我就跟清華的同學們在一起,呆萌的黃哥哥,沉穩其實很愛說話的文宇哥哥,時常有著迷人大笑的Flora姐姐,溫暖可愛的Alice妹妹……他們的開朗熱情讓我感覺似曾相識,這種相識似陌生人間的溫柔婉轉,更勝老朋友間的親密無間,我知道,那是他們的修為,是大善大愛的力量。

需要特別說的一件事是,遊行間隙,文宇哥哥接受了紐約當地媒體的採訪,我全程站在他身邊,他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真真切切。聽到他那麼雲淡風輕地講述自己三年的獄中生活,以及與前妻十餘年的悲苦糾纏,我受到了極大震動,我很難把如今這個一臉陽光的人跟他口中那個遭受各種非人迫害的人聯繫起來。我感動於他的堅強,更感動於他對正義真理的執著追求。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舉行橫貫曼哈頓中心42街的盛大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季媛/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舉行橫貫曼哈頓中心42街的盛大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季媛/大紀元)

我成長在一個非常正統的家庭裡,從祖父開始,家中都是讀書人,父輩們一直以來都教育我要做正直善良有擔當的人,要有人味,要相信正義和真理。我一向自詡自己雖不是大善之人,但至少不是惡人。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忠誠於我的親朋好友,我善待每一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我包容並理解每一個持不同政見或個人信仰的人。

我曾經非常驕傲地這樣以為,我沒有歧視過大法的信眾,我更沒有當幫凶迫害過他們。然而這一刻,當我面對遊行隊伍裡成千上萬個像文宇哥哥這樣曾遭受過無端迫害的善良的靈魂時,我難過極了,也羞愧極了。

我曾為別人的愛情故事悲傷過,也曾為網絡上素不相識卻亟須幫助的人慷慨過,甚至為高速公路上即將被販賣到餐館的貓貓狗狗憤然過,然而我卻從沒有為了這一群心懷美好理想的人們做過任何事,甚至從未懷疑過那些謊言;我曾經以為自己選擇中立就是無愧於心,卻從沒意識到原來冷漠也是一把殺人利器,你選擇了沉默,就如同跟殺手站在了一起。這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悲涼頃刻間瀰漫在我的胸口,三十年來自己一直引以為豪的善良牌坊,剎那間崩塌。

之後的遊行我跟在清華方陣的後面,從開始到結束,洋洋洒洒的一程路。我看著他們無比堅定無比驕傲,非常享受非常幸福,他們向街道邊駐足圍觀的路人報以微笑,他們跟已經結束遊行的同修熱情寒暄。這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自由的靈魂始終震撼著我,感動著我,激勵著我,讓我相信在很遠處,在不遠處,確實有值得皈依的人生哲理,而這些需要你歷經磨難去領悟,洗盡鉛華後方能得道得法得庇佑。

我是幸運的,我沒有遭受過那些慘絕人寰的折磨,便跟他們站在了一起;他們也是幸運的,至少此刻他們依舊活著,能為自己的信仰繼續去抗爭去表達,然而那些為了理想失去生命的人呢?那些尚在國內遭受種種不公正對待的人呢?他們的權益誰來爭取?他們何時才能無憂無慮得像個正常人生活,不再被污衊、被嘲笑、被迫害?

我不禁想起一個悲苦卻勵志的史實:猶太人在漫長的千年間經歷了無數的顛沛流離、瘋狂的種族屠殺,然而最終他們還是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不屈不撓的抗爭回到他們的聖城……

如今漂泊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們很多在國內依舊有最親的人,誰不想早日結束這種煎熬,回到家園跟自己的雙親摯愛團聚呢?現實的黑暗與殘酷,只會激勵我們奮進,加快尋求光明的步伐。

祈望有一天,我們都能回歸故里,做最真的人、行最美的善。我相信每一個純真純善的靈魂都能綻放在神佛庇佑的蒼穹之下。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2016年5月13日,紐約上萬人遊行慶祝第17屆法輪大法日。(戴兵/大紀元)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6-05 9: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