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14)孫峨山魂化嬰兒 


編譯:微微粒子

睡蓮。(Pixabay)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五十一、孫峨山魂化嬰兒 


我的同鄉,德州的孫峨山先生官任翰林時,放假回家游徽州。中秋和客人在寓所飲酒。酒微醉,忽然全身出汗像得了脫症,趕緊扶上臥榻就不省人事了。

一會兒孫峨山頓覺清涼,自己一看已經化為嬰兒,而心裏很明白。他於是想此身就像住宿旅館一樣,往來自如,只是前世所讀的書不知道還能不能記得?心裏默誦,都和平常一樣。環視這家,陳設很是華煥。一個丈夫掀開帳簾進入,大家競相告訴說:「男孩兒。」這個人是孫峨山同科考中的長輩許公。許公官任監司,辭官回家,沒有兒子,居住在寓所的旁邊。孫峨山想:「許公是古君子,做他的兒子也不壞。」轉念又想:「我的父親還沒有去世,怎麼能馬上就死?」一名老婦人剛剛接抱過去,趕緊側身摔在地上,孫峨山豁然而醒。

孫峨山告訴眾客人說:「倘若真有這件事,我雖然活了,老婦人必將遭到毆擊,試著去驗證一下。」於是帶著病去拜見許公。許公剛才因為兒子死了,怒責老婦,推辭不見。孫峨山一定要見,不得已接見了。出來以後孫峨山告訴許公原因。許公慘然很久,說:「我福薄,怎敢希望像李商隱和白居易一樣啊?」

五十二、罰牛償債

聊城的姓丁的老人,性情醇謹,不違背諾言,富家多信任他。

有無賴子虞某,欠別人的賭債。他向富家去借,求丁老人書券作保人。丁老頭不答應,虞某拿兵器威脅。丁老頭懼其強橫,答應了。過期了虞某還沒有償還的意思。富家索金,丁老頭不得已代替還了。

一天老者在路上看到虞某,告訴原因,並斥責虞某的過錯。虞某生氣要打,老頭跑了才得以避免。虞某回家就臥病了,昏然像睡覺一樣,經過五年才醒。這時丁老頭已經死了數月。

丁的兩個兒子一向好賭。父親死了,更加肆無忌憚,家產漸盡。虞某勸他們改行,兩個兒子因為一直厭煩虞某而不接納,並且詬罵。虞某又迴避其他人向他們勸諫,說:「聽我的,保證能富有。」兩個兒子心不在焉。虞某說:「你家的牛欄中埋有若干兩銀子,足以恢復舊業,不比在賭場中覓生活強嗎?」

兩個兒子認為胡說,試著挖掘,果然不錯。詰問虞某原因,虞某撫然的說:「我因為無良,欠你父親錢。冥司攝去我的魂魄,罰為牛。過去你家所產的牛犢就是我,竭力五年而死。然後我才復甦。銀子是你父親親自埋的,我親眼看到。現在告訴你們,用以彰顯你父親的德行,且記下我的過錯。」

五十三、大海摸針 


歷城的某生,在秋試臨近時,已經準備去考試了。夜裡夢到他的先人說:「你想中舉,正像是大海摸針也。」醒來以後抑鬱不能自釋,白天只是喝醉睡覺,不想去考試了。妻子奇怪的問他,告訴了原因。妻子說:「夢裡的事怎麼能作為依據呢?」某生不聽。初八那天早晨起來,看見親友紛紛去考試,未免心裏癢癢。妻子於是慫恿他,才從舊書筐裡拿出破書袋讓妻子給縫好。妻子說:「針插在房內的對聯上,你拿來。」某生掀簾而入,忽然狂笑說:「中了!」因為針插在對聯的「海」字中,正好符合夢兆。這年果然中了。 @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