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聖皇唐太宗 萬古大唐風

【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7) 禍起蕭牆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人氣: 67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二節  平禍蕭牆

大業十三年(617年),太宗謀略,李淵起兵。李淵曾對太宗說:「事業成功,天下都是你所帶來,該立你為皇太子。」太宗拜謝推辭。

高祖登基,仍想立太宗為太子。太宗堅辭不受:「長幼有序,國家立長,古今不易之理。有兄在上,世民豈敢!還讓兄長立東宮。」高祖遂封長子李建成為太子,次子李世民為秦王,四子李元吉為齊王。太宗爵封至無可再封,高祖創史無前例「天策上將」職授予,位在諸王之上,總攬戎機。

「高祖所以有天下,皆太宗之功。」(《資治通鑒》)「時世民功業日盛,高祖私許立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與齊王元吉潛謀作亂。」(《舊唐書‧高祖二十二子傳》)

王雙寬繪《百位英雄榜》唐太宗李世民(王雙寬提供)

元吉建成

元吉其人,貌醜性殘。出生時,母親太穆皇后嫌惡其貌,不養他,侍媼陳善意私自乳養,元吉免於夭折。長大成人,元吉為人凶殘,驕奢淫逸。常以奴僕、諸妾、兵卒披甲交戰為娛,相互擊刺,死傷人眾。後來元吉被刺傷,陳善意制止他,元吉發怒,命壯士將救命恩人拉死。武德二年(619年),劉武周進逼并州。「元吉大懼,紿其司馬劉德威曰:『卿以老弱守城,吾以強兵出戰。』因夜出兵,攜其妻妾棄軍奔還京師,并州遂陷。」(《舊唐書‧高祖二十二子傳》)

建成其人,功無可稱,惰慢多疑,貪戀酒色。「王珪、魏徵謂建成曰:『殿下但以地居嫡長,爰踐元良,功績既無可稱,仁聲又未遐布。而秦王勳業克隆,威震四海,人心所向,殿下何以自安?』」(《舊唐書‧隱太子建成傳》)

建成、元吉賄賂高祖妃子,並與一些寵妃私通。太宗平定東都,有妃子向太宗索取隋宮珍寶,還為她們親戚謀官職,都被拒絕。太宗表示,「寶物皆已造冊、上奏,官職應授予賢能有功之人。」寵妃們對太宗深為怨恨,常在高祖面前說太子、元吉好話,抨擊太宗。

妒火凶慾

建成和元吉妒火難耐,千方百計欲除太宗。

一設暗殺。一次,太宗隨高祖前往元吉府第,元吉令護軍宇文寶埋伏室內,伺機行刺秦王。建成耽心父皇同來,難以成功,制止了元吉。

二募私兵。慶州都督楊文幹被建成收買,私下募集勇士。建成指使郎將爾失煥和校尉橋公山助楊文幹起兵。兩人害怕,告發太子謀反。高祖大怒,想把建成降為蜀王。元吉與妃嬪求情,建成仍回京城。

三施鳩毒。一夜,建成為太宗設下豐宴,備好鴆酒。太宗喝了幾盅,突感心痛,竟「吐血數升」。淮安王李神通把他扶回西宮,大難不死。

李建成設宴用毒酒毒害李世民。(繪圖:曹醉夢 / 大紀元)

四阻避讓。太宗吐血時,高祖想讓太宗遠避洛陽:「首建大謀,削平海內,皆汝之功。吾欲立汝為嗣,汝固辭;且建成年長,為嗣日久,吾不忍奪也。觀汝兄弟似不相容,同處京邑,必有紛競,當遣汝還行台,居洛陽,自陝以東皆王之。」建成和元吉密議:「秦王若至洛陽,有土地甲兵,不可復制;不如留之長安,則一匹夫耳,取之易矣。」高祖轉變主意。太宗被逼無奈,終未成行。

五予烈馬。高祖在京城南面設場圍獵,命三個兒子角逐勝負。建成有一匹胡馬,膘肥體壯,喜歡尥蹶子,建成交給太宗:「二弟善於騎馬,騎它一試。」太宗追逐野鹿,胡馬忽然尥起後蹶,太宗躍身而起,跳到數步以外站穩;胡馬站起,太宗再次騎到馬上,連續三次。太宗說:「他打算藉助這匹胡馬害我,但人之生死有命,就憑他們能夠傷害到我嗎?」

六唆嬪妃。建成教唆嬪妃誣陷:「秦王自稱:上天授命於我,正要讓我做天下主宰。」高祖大怒,當建成、元吉面責備太宗:「你謀求帝位之心這般急切?!」太宗摘去王冠,伏地叩頭,請將自己交付執法官府查證。適逢奏報突厥來侵,高祖轉與太宗商議對付辦法。

七謀劫持。高祖到太和宮避暑,太宗、元吉陪同。元吉對建成說:「等我到了太和宮,就派精悍將士抓住他。把他關進地窖,只開一個洞口遞送食物。」

王雙寬繪《百位英雄榜》秦叔寶(王雙寬提供)

八奪兵將。突厥軍隊進駐黃河南岸,圍攻烏城。建成薦元吉代太宗率部北伐,命秦王府猛將秦叔寶、尉遲敬德、程知節、段志玄等歸元吉統領,挑選秦王府精兵強將充實齊王府。秦王府智謀才略者房玄齡與杜如晦,被建成與元吉誣陷斥逐。

王雙寬繪《百位英雄榜》段志玄(王雙寬提供)

武將尉遲恭最為驍勇,建成送去一車金銀不受。元吉指使行刺,刺客不敢。元吉向高祖誣陷,準備殺掉尉遲恭,太宗以性命保得倖免。元吉用金銀絲帛引誘右二護軍段志玄,段不肯從。元吉誣陷左一馬軍總管程知節,高祖將他外放康州刺史。秦王府屬官人人恐懼。房玄齡與長孫無忌商量:「仇怨已經形成,一旦禍發,秦王府不可收拾,社稷存亡都成問題。勸說秦王採取周公平定管叔、蔡叔相似行動,安定皇室與國家。存亡樞機,形勢危急,就在此刻!」

清沈源《墨妙珠林》中所繪長孫無忌像,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九欲翦除。元吉請求高祖除掉太宗,高祖說:「秦王立有平定天下之功勳,罪行還沒有暴露,要是殺他,憑甚麼理由?」元吉說:「秦王經常違抗詔令。剛剛平定洛陽時,驕橫傲慢躊躇滿志,不願趕緊回京,分賞財物,樹立個人恩德。違背抗拒到這種程度,難道不是叛逆?只管趕快殺掉,不愁理由!」高祖沒有應聲。

十置死地。建成對元吉說:「已奪秦王精銳部隊,你統幾萬兵眾,我和秦王到昆明池,為你餞行,命令勇士把他折殺在帷幕後邊,就說是暴病死去,估計父皇不會不信。」

篡位在即,建成對元吉說,「我再派人勸說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給我。登位以後,立你為皇太弟。尉遲敬德等人已經落到你手中,到時活埋。」元吉自有更深盤算,「只要除掉秦王,奪取太子之位易如反掌。」

率更丞王晊聽到這個陰謀,密報太宗,使太宗免遭毒手。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齊國地大人多,實力雄厚。楚漢相持,齊國保持中立,坐山觀虎鬥。趙國被破後,齊國為防止韓信進攻,派了二十萬大軍在邊境嚴陣以待。儘管劉邦陰險狡詐,又奪韓信兵權,韓信對漢仍然忠誠如初。他馬上招兵買馬,重組了一支新軍,為攻打齊國做準備。韓信治軍有方,招募的新軍經過短時間的訓練就成了善於作戰的精兵。劉邦擔心新軍人數不足以對抗齊軍,調曹參和灌嬰來幫忙,順便監視韓信。
  • 彭城大捷之後,項羽把劉邦當作主要目標。他調整兵力,聯合了齊、趙、魏等國和九江王英布準備南北夾擊,直搗關中。正在這時,歸屬劉邦的魏王豹見劉邦勢衰,起了叛逃之心,與項羽聯手,計劃從側面夾擊劉邦。劉邦必先派辯士酈食其前去勸說,無功而返。不得已劉邦只能再次起用韓信,任命他為左丞相和大將,和曹參、灌嬰等率兵擊魏。
  • 漢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劉邦擇良日、設壇場、齋戒、沐浴、具禮,拜韓信為大將軍。拜將之後,劉邦問韓信可有妙計回到關中。漢軍兵弱將少,根本不是項羽的對手,因此劉邦也沒有更高的目標,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做關中王。 韓信首先指出劉邦東爭天下,最大的敵人是項羽,他請劉邦在勇敢、強悍、仁厚、兵力方面與項羽相比,誰強誰弱。
  • 鴻門宴之後,項羽率領諸侯進入咸陽。當時秦王子嬰雖然是敗國之君,仍是王的身份,項羽不僅沒有給他應有的禮遇,反而殺了子嬰和所有秦國的王族、宗室和大臣,又一把大火燒了咸陽宮和秦始皇陵,大火三個多月不滅。這場大火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造成了對中國文化的巨大破壞,使秦始皇統一天下後辛苦建立起來的所有檔案和先秦以來眾多的文化典籍毀於一旦。秦以前華夏文明數千年的記錄幾乎都被付之一炬。
  • 戰國末年,諸侯割據的分裂局面被統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離世。始皇遺詔公子扶蘇主持葬禮,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詔書的趙高勾結丞相李斯矯詔賜死了扶蘇,擁立少子胡亥為皇帝,即秦二世。
  • 韓信,史稱「國士無雙,兵仙戰神」。他創造了一個歷史,五年之內結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亂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統一。漢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話,戰必勝、功必克,千古無二的霸王項羽亦是其手下敗將。他乃歷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懷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無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詮釋大忍之心。
  • 太宗打敗宋金剛後,劉武周見大勢已去,逃奔突厥,終被突厥所殺。宋金剛想要集合殘部再戰,卻已難有回天之力,帶身邊百餘騎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殺。太原失而復得。河東諸郡所有劉武周控制地域,都歸大唐管下。太宗又一次力挽狂瀾,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滅。
  • 在大唐統一天下之主要戰爭中,太宗或者直接參與其中並起重要作用,或者直接掛帥,特別是親統唐軍打敗薛仁杲、宋金剛、劉武周、王世充、竇建德、劉黑闥幾戰,皆是唐朝統一過程中最關鍵之戰爭,也是形勢最危急、戰事最艱難之幾次大戰。太宗重視安撫降眾,收羅人才,意義尤深遠。太宗因戰功纍纍,後被高祖封為天策上將,位在所有公侯之上。
  • 堯、舜、禹三位聖君上次滔天洪水後開創本次人類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漢武一統天下,開疆擴土,欽定國家體制,確立思想文化體系。三國之時,曹操、劉備、孫權、諸葛亮、周瑜聯袂上演千秋大戲,圓滿詮釋「義」之內涵。這些千古英雄人物雖處不同朝代,皆致力於開創、保護神傳文化;亦與不同天朝眾生結緣、演繹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戲,驚天地、泣鬼神,轟轟烈烈,光耀寰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