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人:雪域神山,虹化青藏

人氣: 5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1日訊】雪域高原一個充滿了神秘氣息的地方,它那層巒疊嶂的雪山與飄揚的五彩經幡環繞在聖湖之畔令聖湖更加璀璨奪目,頻添諸多神秘之感。相傳雪域高原的人把自己稱為「博」,外人稱其為「吐蕃」。公元前127年,雅隆河谷出現了一位相貌不凡、用手指天的幼兒,幾位波苯教高僧認為他來自天上,遂立其為國王,這就是吐蕃的第一位贊普聶赤贊普,他被譽為吐蕃民族的祖先。雪域高原與華夏神州一樣都有一個關於自己起源的神話傳說,或許正是這個神話傳說注定了雪域高原世代禮佛的傳統。

這個禮佛習俗在文成公主來到吐蕃之後得到了再一次強化。公元641年,唐太宗命江夏郡王李道宗護送文成公主入吐蕃,以釋迦牟尼像、珍寶、經書、經典360卷等作為嫁妝。松贊干布不遠千里從邏些(今拉薩)趕到柏海迎娶文成公主。松贊干布還專門為其修建了布達拉宮,宮殿富麗壯觀至今被後人樂道。文成公主篤信佛教,在邏些建造小昭寺,並協助修建大昭寺,她從長安請來的釋迦牟尼法像至今仍保存在大昭寺內。

大昭寺是藏王松贊干布主持建造的,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今拉薩之所以有「聖地」之譽,與這座千年寺廟密不可分,拉薩之名更源於此。在藏傳佛教和藏民族的心目中大昭寺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這種無上地位更從大昭寺一直被西藏各教派所共尊中體現出來。

大昭寺門前數千年不斷的香火,因朝聖者叩拜留下的深深印痕和那萬盞酥油長明燈見證了神傳文化在雪域高原數千年的輝煌。這種對神佛信仰、對渴望生命得到解脫的輝煌至今仍被完整地保留了下來,同時也留給了紅朝新人找回自我的機會。

拉薩之所以在歷史上一直都是青藏文明的中心,這與其在數千年中持續弘揚神傳文化的作用息息相關,正因為每個藏族人有了對神佛的信仰,有了一個顆朝聖之心,才有了大昭寺,才有了拉薩今天之獨特的地位,所以是神傳文化造就了今天拉薩的一切。

與大昭寺齊名的便是藏傳佛教中的四大神山,據記載這四大神山分別是梅里雪山、岡仁波齊山、阿尼瑪卿山和尕朵覺沃。尤其是梅里雪山是藏傳佛教的朝覲聖地,其主峰卡瓦格博在藏族文化中更充滿神的意味,位列四大神山之首。卡瓦格博,藏語意為白雪之峰,卡瓦格博是主峰、山神及整個太子雪山概念的三位一體的稱呼,這與《聖經》中講述的神的三位一體理論遙相呼應。相傳卡瓦格博曾是當地一座無惡不作的妖山,密宗祖師蓮花生大士歷經艱辛收服了卡瓦格博山神。從此山神改邪歸正,做了格薩爾王(蓮花生大士的化身)麾下一員剽悍的神將,也成為格薩爾王的護法神。

在藏傳佛教中經常把神佛與神山聯繫在一起,很多虔誠信仰者更是不遠萬里耗時數月朝聖轉山,以求得神佛的庇佑與苦度,深受紅潮無神論毒害的中國人對此現象頗為不解,認為這些人太過「迷信」與「愚昧」,可事實卻恰恰與無神論者所思相左。現代地質學研究發現藏傳佛教中所認定的四大神山以及藏區八大神山,全都是名副其實的金山,其含黃金品位之高令科技人員震驚。

令人更震驚的是每個神山從一定的角度看去都酷似人臉或人臉的側面,這種自然奇觀很多人把它當作一種偶然,其實法輪大法創始人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就對其弟子說道:「其實那就是神的對映,它就是神的最低部份。」可見藏族民眾的每年轉神山活動是一種直接面對神的敬仰方式,並不是盲目崇拜與迷信。當今世界很多登山探險者不知其中奧秘與玄機,以人類征服自然之名登頂各大神山,其結果大都以失敗告終,有甚者因此而命喪黃泉,這或許就是佛家講的現世現報。神山豈是渺小的人所能征服的?也只有不信神佛的無神論者才能敢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其實藏傳佛教中的四大神山剛好與其四大宗派相連,據記載藏傳佛教的四大宗派分別為寧瑪派(紅教)、噶舉派(白教)、薩迦派(花教)和格魯派(黃教),他們在雪域高原有著各自的信眾,但都是以教人向善,信仰神佛為立教之本的。在藏傳佛教數千年的承傳中湧現出大批高僧,也留下來大量神蹟,這奠定了藏民族全民信神的基礎,尤其高僧虹化更是令無數世人驚嘆,更成為當今科學的永恆之秘。

虹化現象是藏密法門的修煉奇觀,通常虹化者在得道時,盤腿打坐的身體不斷發光,在發光時形骸不斷縮小,由縮小而漸至消失,最後只剩下指甲與毛髮。在虹化者肉身發光縮小之際,其頭頂上方會出現一片紅光繚繞,這便是藏密所稱最高境界的虹霓法身。若修行境界次之者,其肉身在發光中縮小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縮小,剩下的形骸堅硬如鐵,但這與人的縮體現象很相似。

一直以來很多藏傳佛教高僧在得道時虹化現象比比皆是,中共邪黨在其控制雪域高原之後妄圖利用無神論對藏族民眾進行洗腦毒害,但這魔鬼行徑被很多高僧虹化的神蹟所震懾,令無數紅朝官員懼怕。在用無神論洗腦毒害西藏民眾失敗後,中共退而求其次,開始自己認定活佛,禍亂藏傳佛教,以圖變異藏族的修佛文化,敗壞他們的修佛法門,中共的極端邪惡和魔鬼面目由此清晰可見。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邪黨控制青藏高原之後,數十位有名有姓的高僧在很多僧人面前虹化而去,令無數人驚歎。如1952年時任中共西藏自治區委書記張國華現場目睹了索南朗傑喇嘛虹化的全過程,他親眼看到這位高僧從座位上騰起,先騰起又落回原地,第三次騰起一聲巨響,高僧消失不見,只見一朵紅雲飛去,什麼痕跡未留下。又如,才日喇嘛,色達縣人,絞俄寺主持,生前有雷打不傷等神異,1995年圓寂,三日後遺體縮成一肘高,當時前來弔唁的漢族親友誤把遺體當作了一尊小佛像。火化時天靈蓋自然彈起,雙眼衝入空中,此神蹟震驚在場的每個人。

在茫茫的雪域高原之中,有無數神山與神蹟存在,高僧虹化只是藏傳佛教真實法力的展現之一,其目的就是為了證實中共所倡導的無神論之錯誤,根本目的就是為了挽救現在不信神佛的紅朝新人。「雪域神山,虹化青藏」,當一切神佛都真實的顯像於你我眼前之時,不信神佛信馬列的人是否會覺得一切都太遲了?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07-01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