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絕症病孩得新生,法輪功太神奇了!

人氣 155

【大紀元2016年07月13日訊】2016年7月1日,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湖南法輪功學員寫的題為《我和孩子經歷的神話》的文章,用親身經歷講述了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如何解救一個身患絕症的孩子和一個瀕臨崩潰的家庭的神話般的故事,讀來令人震驚和感動!

作者在文中告訴我們,她是湖南某縣城北中學的一位語文教師。2005年,就在她的工作和事業才開始蒸蒸日上的時候,一場大禍卻意外地從天而降。6月5日,她那可愛的讓她引以自豪的8歲兒子被湖南湘雅醫院診斷患上了現代醫學絕症——兒童類風濕,並且還合併有嚴重的敗血症,血液細菌感染程度已達百分之九十三,體溫高燒達到爆表,醫院用盡所有的辦法,國內國外針對治療的所有藥物都用上了,孩子的高燒卻不能得到根本控制。

束手無策之下,醫院只好將她可憐的孩子全身上下堆滿冰塊,置於強力冰凍之下來降溫。這樣高燒終於降下來了,可是用體溫計測量,孩子的體溫降到用溫度計測不到了,而且持續一天兩天都測不到體溫了。等到體溫升上來,就又高到爆表。

住院第23天,所有檢驗結果都出來後,院方組織和邀請權威專家給孩子的病情進行了會診,最後的結論是:無法醫治。期間的過程將是:高燒無法控制,導致全身骨骼徹底變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縮,最後變形的骨骼將壓迫心臟、肺、腎臟,最終以心衰、呼衰、腎衰不治而亡。理由是:類風濕與敗血症在治療用藥上是完全對立衝突的。治療敗血症必須用大量的抗生素,而抗生素是類風濕的大忌。類風濕目前醫學上認為是免疫系統亢進,而抗生素將會進一步破壞免疫系統,導致免疫功能將徹底喪失,人體所有功能的調節將徹底喪失。

作為母親的她無法接受這個結論及其中的過程!

她把希望寄託於國外更加尖端的醫術,通過關係找到了日本、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和港、臺灣知名醫院的相關權威專家,但最後結論還是:目前無法解決。她最愛最愛的孩子就這樣被現代醫學判了死刑!

她用自己的意志極力排斥這個結論!「我必須讓我的孩子活下來,而且要好好地活著!我想到了我一向排斥的被現代科學恥笑的所謂迷信的辦法,只要能挽救我最愛最愛的孩子,我願意傾家蕩產,債臺高築,甚至賣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去嘗試一切可能出現奇跡的辦法!」

親戚、朋友、同事、同學、上下鄰居,給她介紹了好多這方面的名人大師之類,不管真假,都被她請到了醫院病房裡給孩子治病、驅邪。

可是她的所有付出沒能感動上蒼。在湘雅醫院醫治不到一年,孩子的所有症狀都被那次專家會診完全預言準確:孩子高燒依然沒有得到控制,全身所有骨骼徹底變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縮。她曾經活潑可愛,多才多藝,讓她引為豪的心肝寶貝,成了一具光凸凸的,全身僵硬的骷髏骨,近十歲的孩子體重只剩下二十來斤,最後連頜骨都變形了,嘴巴都打不開了,全身唯一能動的就只有眼皮和眼珠了!

孩子被醫院強行要求出院,理由是醫院床位高度緊張,對他們來說,她的孩子已完全沒有醫治的意義了

踏進家門的那一刻,她一下子完全崩潰了!孩子的父親,她的丈夫,在孩子得病一星期之後,就因為承受不住那種突如其來的強大打擊,導致曾經治癒多年的癲癇病復發,而且病情相當嚴重,一天可以復發數次。孩子生病期間,她丈夫臉上、頭上、四肢上,幾乎沒有乾過血漬和傷痕,經常被摔得鮮血淋漓,鼻青眼腫,腿歪腳跛的。她帶孩子住院期間,孩子父親只好託付孩子的大姑、大姑夫,幫忙照顧。

從醫院回到家裡的第二天一早,她就感覺到自己精神上一直緊繃的那根弦被崩斷了,表現出一種無法抑制的煩躁不安,而且這種不安已經是生理和精神方面的病態表現了,決不僅僅是心情和心態方面的那種不安!那一刻,她好恐懼!好恐怖!

就像她在文中說的:「我已經無法承受身體和精神上那種超強負荷了。從孩子開始得病,從丈夫癲癇病復發那天起,我始終獨自一人在醫院煎熬著,每時每刻面對著我那每天都高燒爆表,骨骼變形過程中撕心裂肺,疼痛無比的孩子,我沒有躺下身軀睡過任何一次覺,每天都是到了實在無法支撐的時候,就靠著床檔打一會盹,每次打盹從來都沒有超出過20分鐘,每次都是瞇幾分鐘,最多十幾分鐘就會突然驚醒。那一刻,我切身體驗到了現代漢語詞彙中『絕境』的深刻含義!」

她雖然陷入了絕境,卻一刻都不能逃避,一分一秒都不能懈怠,她的孩子還活著!她的丈夫需要她支撐和照顧,她的責任無人可替代!那一刻,她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死亡,對於她,是多麼令人嚮往的美好解脫,可是她卻不能去死!她絕對不能丟下孩子和丈夫獨自解脫。可是她已心力交瘁,身心疲憊,已經無法承擔起面前這副責任了!她連給孩子日常的照顧都做不下來了。「我該怎麼辦?!蒼天啊」——她長歎一聲,淚水奪眶而出。冥冥之中,一個聲音告訴她,你必須堅持!於是她用最大的意志,把自己立即調整過來!她趕快沖了個澡,依然用笑臉去面對完全癱瘓的孩子和丈夫。不過她心中隱隱有了一個念頭:「如果孩子不能留下,我一定要隨他而去!孩子前一分鐘走,後一分鐘我一定走,我絕不比孩子在世上多停留兩分鐘。我感覺到這一念很堅定,突然感覺自己好輕鬆。」

就在她決定放下一切想念,陪著孩子快快樂樂的過好他最後的那些日子的那天,2006年5月1日,她家來了一位素不相識、面容慈祥的阿姨。她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信,就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阿姨說,不過現在法輪功正遭受殘酷迫害,一旦被暴露了,就可能要被開除工作,被勞教,被判刑,被送精神病醫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送洗腦班酷刑迫害。這位阿姨問她敢不敢煉?她說現在孩子都這樣了,骨骼全變形了,嘴巴都張不開了,吃東西只能用吸管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吸入一點了,醫院根本不治了,這還能好嗎?她說,能!法輪功是佛法,佛法無邊!只要真信,什麼奇跡都可以出現。好多得各式各樣癌症的,得白血病的,得各種稀奇古怪,疑難雜症的,好多被醫院判了死刑,甚至已經準備後事了的,都完全恢復健康了,現在都可以上班掙錢了。

聽到這裡,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當即答應要煉。她說我都決定去死了,我什麼都不怕!我豁出一切,一定帶孩子煉煉試試。就這樣,她走上了佛法修煉之路,成為了一名大法修煉弟子!

一開始,她問那位阿姨:「孩子現在這樣子,全身只有眼皮和眼珠子能動了,怎麼煉功?」阿姨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主要是修心性,做好人,動作只是輔助部份。孩子現在煉不了動作,你就這樣做:一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就能見效,因為『法輪大法』、『真、善、忍』就是佛法,誠心敬念就能遇難呈祥,孩子一定會好起來的;二是你可以讀法給他聽,並儘量按書上的要求修心,做好人,不要有求治病的心。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度人的,不是來幫人治病的。但是當人的各種私心、各種不好的心越來越少了,心越來越純淨了,越來越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的時候,人的身體就自然會沒病了。」阿姨當即就送了她一本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

阿姨走了,她和孩子立刻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不停地念。當天奇跡就出現了——近一年來孩子每天都高燒爆表的高熱症狀那天沒有出現。不出現高燒,孩子全身的疼痛就減輕了許多。從那天起,孩子的高燒症狀就被控制住了,以後再未出現過高熱症狀了。這法輪大法也真是太神奇了!她由衷的感激!

第二天,孩子的嘴巴能張開了,還吃了一支香蕉和一串提子。

大法的神奇讓她對孩子的康復充滿了信心!她爭分奪秒地讀《轉法輪》給孩子聽,給孩子擦洗、餵飲食的過程中,就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清楚的記得,在他們學法還不到一星期的一天上午,她給孩子接便的過程中,把孩子痛得尖叫(孩子全身骨骼僵硬變形,哪怕最最輕微的動一下,他都會撕筋拆骨般疼痛),她情不自禁大喊一句「師父——救救孩子」,然後就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孩子在她懷裡睡著了,她也恍惚入睡。

似睡非睡之中,她聽到一個聲音,「給孩子消業來了」,然後她清楚地看見一隻大手握起孩子的右手,突然冒出一股像打火機發出的火焰,從孩子的手指尖一直燒到肩膀。火滅了,她一驚,醒了。她這一驚又把孩子弄得好疼。他醒來又要撒尿,並很自然的自己把褲頭往下拉。他們母子倆都突然意識到,孩子的整個右手從手指到手臂到肩膀,全恢復了功能。他能夠自己拉褲子提褲子大、小便了,能夠自己喝水吃東西了。

就在孩子右手恢復功能的第二天下午,她放孩子午睡的過程中,孩子又被痛得尖叫大哭。她哄著他說,寶貝不哭,等下師父給你摸摸,你就不疼了。孩子止住哭不到兩分鐘,他真的感覺到他的右腳踝關節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撫摸了一下,這時他們立刻看到那腫大變形的踝關節恢復正常了,形狀功能都恢復正常了。

學煉法輪功以後,她和孩子都努力按照《轉法輪》中的要求,修煉心性,從一思一念上,努力去除自私心,自我心,名利心,物質利益心,爭鬥心等不好的人心,與人為善,處處替別人著想。比如,孩子生病以後,她所在單位城北中學領導和玉潭中心校領導,都多次提出要為她家搞愛心籌款活動,都被她婉言謝絕。她不願讓別人來分擔和承受自己的不幸,給單位和個人帶來任何麻煩和負擔。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當地日報有一篇關於她家狀況的報導:「為兒治病花二十多萬元 又將捐款轉捐『愛心基金』」。

就這樣,她的孩子逐漸恢復了健康。

不僅如此,伴隨著身體的逐漸好轉,他的精神狀況也重新恢復到了曾經的樂觀開朗,陽光豁達,並且表現出一種修煉人特有的淡定從容,還順利地完成了小學、中學的學業,如願以償地考上了自己理想的重點大學。

回憶起這段神話般的經歷,作者對法輪功充滿了難以言述的感激。她在文章的結尾處寫道:

「說真的,我和孩子於2006年5月1日走入大法修煉,已經10年了。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慘烈現實面前,我們從來不敢暴露自己法輪功弟子的身份。可是每當身邊熟知我孩子現狀的人,不停地稱讚我如何偉大,如何了不起時,自己心中那份羞愧難當讓我惶恐不安,我知道貪天之功據為己有,那是多大的罪過啊!因此,今天我要坦然地告訴你:

縱有藍天大海般廣闊深厚的母愛,在病魔和死神的瘋狂肆虐中,是多麼脆弱,多麼渺小和多麼蒼白無力!

是法輪大法,為我孩子創造了這個偉大的奇跡,撰寫出了這個真實而美麗的神話!

是法輪大法,給了孩子,給了我,給了我們全家第二次生命!

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瀕臨崩潰的家庭,讓我們全家重新過上了平安幸福,溫馨美滿的生活!」

難以令人置信的是,就在作者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正遭受當地六一零脅迫教育局、中心校與學校領導將要對她進行迫害時,她將此文用微信形式發給了單位領導及同事與熟人。文章很快傳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書記召集國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和單位領導,就我的事情召開了個專題會議(與會人員每人手機上都拿著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4個多小時),做出的結論居然是:如此優秀的教師,偉大的母親,偉大的妻子,我們絕對不能去迫害她,我們這次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樹立一個正面形象,不動她,連威脅都不去威脅她,也不去「轉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讓她自由修煉,只要她身體好,精神有寄託,好好工作就行。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傳法故事(一)
【法輪功真相系列】大法開傳 福澤眾生
【真相系列】當代中國最黑暗的一頁
曉宇:中共早就知道法輪功是什麼!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離任儀式 飛抵佛羅里達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西岸觀察】川普告別演講:最好的還在前面
【新聞大家談】川普拜登總統交接八大看點
【新聞看點】蓬佩奧再出重拳 擊打中共考拜登
【珍言真語】呂智恆:抗爭中共 承擔必經之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