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共危機前所未有 「三退」成潮流

8月7日,退出中共惡黨服務中心在多倫多中區唐人街舉辦「聲援7,800萬三退大潮真相長城」活動(攝影:王奕/大紀元)

人氣: 680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2日訊】九十五年前的7月1日,中共建黨。自那時起,無邊的暗影,籠罩中華大地。近百年的紅禍惡浪,六十七年的謊言和暴力統治,中共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犯下滔天罪惡,罄竹難書。這個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政權,在和平時期害死八千萬善良民眾,迫害民族精英,摧毀傳統文化。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鎮壓。這場持續了十七年之久的慘烈迫害,把全中國拖入深淵。多種危機衍生,導致當下無解之困境。放眼大陸,道德急劇下滑、環境生態惡化、資源即將耗盡、群體抗爭風起雲湧。內憂外困,中共從上到下,組織渙散,官員貪腐。

苦難中,人民在覺醒。一個呼聲響起,日漸強勁:拋棄中共,回歸中國。中國人渴望自由、民主和真相,呼喚一個沒有中共的新中國。

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

近年來,中共亡黨危機盡現,有目共睹。中共正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與合法性危機。民眾對中共的信任早已蕩然無存。「黨員」的稱號成為笑柄和恥辱的標誌;黨票和官職只是公開撈錢的手段。從老百姓到黨的最高層都無人再相信共產主義。中共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民智開啟,民心思變。越來越多的人質疑和否定中共的合法性。人們大膽地公開探討中國的變局和未來轉型之路。「中共不等於中國」的話題得到越來越多的學者及民眾的關注。「拋棄中共,回歸中國」的聲音頻現,顯示出真正的愛國意識。

在中共內部,中共領導人及體制內學者多次發出亡黨危機的警告和變局的信號。

2008年3月中旬,胡錦濤在回應民主黨派議論「官僚特權階層」時說:「社會上有這樣的評價,在某種程度上又能引起社會共鳴,是對共產黨發出了危機信號,如果哪一天,共產黨淪為官僚特權階層⋯⋯那就證明共產黨已經蛻化變質,背叛了人民,那注定消亡。」

2012年11月,胡錦濤在中共十八大致開幕詞時稱:「如果我們不能處理好腐敗這個問題,它將證明是致命的。」

2015年6月中旬,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擴大生活會,發放了一份巡視、考察的調研報告,其中羅列了中共「亡黨」的六大危機,包括政治、經濟、社會、前途等方面。報告顯示,中央和地方高級官員平均合格率僅達1/4左右,地方基層單位黨委不合格、表現差、需改組的「領導班子」高達90%以上。習近平在會議中講話提出,面對嚴峻形勢,要承認和接受亡黨危機的事實。緊接著,7月1日,中共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表決通過《實行憲法宣誓制度(草案)》,草案的誓詞中只有「忠於祖國、忠於人民」,而沒有強調要「忠於黨」。

2015年9月9日,中南海召開主題「從嚴治黨:執政黨的使命」與世界對話會,中共官方首次提執政合法性問題,而此話題原本一直是中共的禁區。王岐山還在內部會議上表示「體制、機制上出了大問題,黨內上層政治生活出了大問題」。

2015年底,體制內有四個不同身份之人從經濟、政治等角度接連預警「中國大變局」。從經濟角度,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罕見承認中國面臨「30年來未有之變局」;從政治角度,評論人士牛淚稱「中國社會轉型到了關鍵時點」;時政評論人士童大煥認為「中國大陸正處於巨變時代,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而萬科董事局主席王石則表示,中國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大變革時代即將到來」。

此類信號的一再釋放,說明中共領導人非常清楚所面對的危局,他們不得不承認,中共已經從根子上徹底爛掉,正處於亡黨的前夜。中共滅亡是歷史的必然,不可抗拒。

中共亡黨之勢不僅在中國人眼裡日益明顯,也使一些本來對中共存有幻想的西方學者轉變了看法。美國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曾經看好中共的應對能力,可是,2015年3月6日,他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評論說:「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開始進入尾聲。」

河北自由撰稿人、原資深媒體人朱欣欣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給了人民死亡的道路,領導中國走向黑暗,殺害了國人幾千萬,敗壞了人民的道德,建設了流氓土匪窩……他們說著自己不相信的話,做著自己不相信的事,演著自己不相信的戲。我們再也不會上當。」

時政評論家曹長青在受訪時表示,中國人,包括中共官員等,都不再相信共產學說。中共號稱有八千萬黨員,但這個黨現已成為「空檔(黨)」、空殼。他說:「這個空架子哪天散架子了,中國才會真正在世界上以文明、尊嚴的方式站立起來。」

組織渙散潰爛 官場亂象驚人

目前,中共的黨組織自上而下完全渙散潰爛,各級官員貪腐淫亂,官場亂象觸目驚心。有評論認為,中共解體將從基層開始。

早在2004年底,流傳出的中共中紀委、中組部的一份考察報告顯示,中國農村、城市基層(企業、街道)、高等院校的黨員團體,85%至95%處於癱瘓或解散的狀態。

2014年7月20日,中共新華網刊發了中共中組部的思想整頓通知。通知洩露了中共黨員中出現的令中共恐慌的趨向:例如,對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的認同趨向,信仰其他宗教的趨向等。此外,還有席捲全球的退出中共大潮。

2015年12月28日,中紀委發文,自曝中共基層組織醜聞:評上「軟弱渙散村級黨組織」就能拿到幾萬塊元的補貼,於是眾多的村黨組織為此爭破了頭。中共有350多萬個這樣的「基層機構」,滲透中國社會及各個領域,維繫著中共的統治。種種敗像顯示,基層機構已名存實亡。

中共官場的亂象,在江澤民掌權之後急速加劇。江澤民以貪腐治國,給予官員貪腐的機會來換取他們的支持和服從。由此,各級官員共同犯罪,中共進入了無理念、無底線時代。

據港媒2015年6月報導,在一次中紀委常務委員會上,王岐山披露了中共官員涉淫亂的一組驚人數據:2013年、2014年,黨政官員的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占65%,其中在經濟領域腐敗案中,85%都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接獲舉報的公職人員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近70%。

習近平掌權後,展開強力反腐行動。自中共「十八大」後,已有成千上萬名各級官員落馬,其中包括170多名國級、副國級、省部級和軍級高官,如: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原副部長谷俊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江蘇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李雲峰、國家開發銀行原監事長姚中民、中共十二屆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珉、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奚曉明、中共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白恩培、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中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原副局長孫鴻志、中共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中科協黨組書記副主席申維辰等。這些中共黨、政、軍高官的貪腐、淫亂、喪失人性等各種醜聞被曝光,顯示出中共高層的徹底潰爛。

另外,在國企層面,落馬官員已超百人,大多來自能源、通信、交通運輸、金融等領域,如:原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中石化總經理王天普、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香港中旅集團總經理王帥廷、中國鋁業公司總經理孫兆學、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董事長徐建一、中石油總經理廖永遠、武漢鋼鐵公司董事長鄧崎琳、寶鋼集團副總經理趙昆、中國電信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常小兵、中國南方航空公司集團總經理司獻民、中國中化集團公司總經理蔡希有、東風汽車公司黨委副書記、董事、總經理朱福壽等。這個不斷延長的落馬名單也顯示中共黨組織的潰爛在向下延伸和擴大。

據大陸社科院的一份抽樣調查的結果,目前45%以上的農村村委會,是由黑惡勢力當選的。山西省公安廳2015年10月26日對外通報,僅在當年,山西各級公安機關共抓捕「黑惡勢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村支部書記、村主任共27人。《人民日報》10月27日的報導亦承認,村組幹部貪腐線索基本上一查一個准。

如今的中共官場,幾乎無官不貪、無官不淫,裸官流行。許多官員持有多個護照,早已把財產轉移到國外,時刻準備著中共垮臺,立刻移民海外。

目前中國成為世界上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貧富兩極分化已經到了危險的引爆點。有數據顯示,隨著江澤民1989年上台掌權,中國社會的基尼係數從0.4左右不斷上升,2012年達到0.73。位於上端1%的富裕家庭佔有全國1/3以上的財產,位於下端25%的貧窮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有1%左右。大部份人民不聊生,而權貴們則富可敵國。

旅德著名學者、當代極權主義思想研究者仲維光先生表示,中共的統治已千瘡百孔,任何一個環節都可能引發解體的問題。中共的執政是沒有合法基礎的,從現在大批富人移民、官員外逃,將子女、財產轉移到國外,說明他們已經感到中共將要崩潰了。尤其現在基層民眾對中共的不滿和反抗非常大,各種維權事件不斷,一旦某個事件觸發,中共黨組織將會出現樹倒猢猻散的局面。

2015年3月12日,現任中共中央黨校主任教授、曾任黨校《學習時報》編輯部總編輯周為民接受訪談時說,中共官場「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以至於想怎麼貪就怎麼貪,到這樣一種醜惡的地步,綱紀廢馳到這樣的程度還得了?那是很典型的王朝末期的一種要垮臺的樣子。」

九評共產黨》引領歷史巨變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從歷史、政治、經濟、文化、信仰等層面深刻剖析中共的欺騙、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揭露中共暴政給中華民族和人類帶來的深重災難,給為禍人間一個多世紀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特別是中國共產黨蓋棺論定。

《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在大陸和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和熱議,被譽為劃時代的巨著、「九顆精神原子彈」、「九面照妖鏡」,成為近年來流傳最廣的中共禁書。

法廣電台前中文部主任吳葆璋表示:「《九評》所揭示的中共真相繼續在中國境內和境外發酵,越來越多的人深刻認識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大陸實踐的惡果。《九評》不僅已成為世界思想史上的經典,也已成為民主中國的奠基石。」

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在2009年評說,《九評》問世,使中國大地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個變化首先反映在人的精神、心靈的層面,而這種心靈和精神層面的變化是一種不可阻擋的歷史大潮。這個歷史大潮對於推動整個社會走向自由、憲政、民主的聯邦新中國是有不可分割的作用,不可磨滅的作用。所以,我認為,《九評共產黨》立下的功績怎麼讚揚都不過分。《九評共產黨》的作者,我認為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是一個人還是幾個人,我不知道,但是作者是值得中國人尊敬的,值得每個中國人感謝的。」

迄今,《九評共產黨》已經在許多國家出版上市,並被翻譯成英、日、德、法、韓、俄、西班牙、越南及意大利語等三十多種語言。11年來,在全球五大洲上百個城市舉行了五千多場「九評」研討會、新聞發佈會、集會、圖片展等活動,反響巨大,推動全球去共化。波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捷克、匈牙利等國家已陸續通過法律、決議、政策、行政命令清除國家境內一切共產主義符號、黨文化和共產黨的影響。

面對《九評》,中共啞口無言,無力辯駁,所有喉舌媒體一律沉默。《大參考》創辦人李洪寬表示,「中共官方都迴避《九評》,中共官方都不敢批《九評》,中共養了幾百萬的『五毛』大軍,中國社科院,每一個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都有專門研究這個的,沒有人敢出來批它,中共的輿論工具都迴避。(九評)挖它(中共)祖墳。因為講到它的點上。它(中共)不敢回應,這就說明這個文件的力度。這就是《九評》的威力。」

三退大潮見證心靈覺醒

隨著《九評》的發表和傳播,在全球掀起了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浪潮。曾經加入過中共黨組織的人們紛紛聲明退出,拋棄中共。2004年11月29日,第一則退黨聲明在大紀元刊出。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鄭重聲明》發表,呼籲「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2005年2月,「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成立,為中國民眾聲明「三退」提供平台。2005年4月21日,大紀元退黨網站顯示,退出黨(團、隊)的三退人數突破100萬。2005年10月18日,三退人數達到500萬。2006年4月25日,三退人數超過1000萬。2011年8月7日,三退人數衝破一億。2015年4月14日,三退人數突破兩億。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已有2億4千2百多萬人在大紀元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

自《九評》發表以來,每日退黨人數節節攀昇。從最初的幾十人、幾百人、幾千人,上升到目前每天接近十萬人「三退」,有時甚至超過十萬人,這意味著每兩秒鐘內有三位中國人退出中共。

在兩億多三退民眾當中,不分男女老少,貧富貴賤,學識深淺,其中包括許多中共高官、各級黨委骨幹和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人員。實名退黨、集體退黨、海外旅遊團整團退黨的事件層出不窮。

海外三退義工李女士每天都給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辦理三退。2012年5月,李女士撥通了一個電話,對方告知「我是『610』的」,便開始耍凶。李女士向他講真相,勸他趕緊退出共產黨,懸崖勒馬,這是逃命的路。對方一直靜靜的聽,最後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和工作單位都報了出來,還把他的妻子、兩個孩子和幾個親戚朋友共15人的姓名,也報給李女士,請她幫助辦理三退。

據報導,在河南,一個鄉鎮黨支部中的十幾名黨員宣佈集體退黨,同時也宣佈解散黨支部。在天津市,某鄉村的黨支部成員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和中共不會維繫長久後,整個鄉黨支部,除了書記一人外其餘全部退黨。

大陸一位基層黨委書記看完《九評共產黨》後,反覆思考了近一個月,托朋友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發出退黨聲明,他寫到:「我是1965年入黨的,在基層當了14年的書記。我看了《九評共產黨》後,感覺《九評》把共產黨幾十年來的罪惡揭露太徹底了。我自己也曾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現在我聲明退出共產黨。」

2012年10月2號,四川綿竹劍南春集團有限公司的40名黨員集體真名退黨,並且按上紅手印。

2013年7月1日前夕,大陸連爆退黨新聞。原武漢中級法院刑一廳的法官潘仁強,公開以實名退黨。6月17日,湖南5000多名原「鄉村放映員」公開集體退黨。緊接著,原河南鄭州黃河河務局工務處副處長史宗偉網上公開退黨,他在部落格中表示,「希望能傳播真相、反洗腦,使大眾清醒過來,自發主張自己作為一個人的權利。」6月27日,福建省石獅市人大代表李聯炮在微博、博客上發表退黨聲明。他表示,在親身經歷了中共的腐敗和迫害之後,已經對共產黨徹底失望。

2015年「七一」中共建黨日前,湖南湘潭市色織染整廠全體職工1003名工人絕望至極、集體要求退黨,其中不乏有數十年黨齡的老黨員。此千人企業的集體退黨,被外界視為民間棄共的縮影。

2016年6月,在巴黎拉法耶特商場(Galeries Lafayette)前,一位大陸中央黨校的官員和大陸某地公安局長在與三退義工交談後、欣然退出中共。那位公安局長緊握義工的手說:「謝謝!謝謝!我們國內見。」

退出中共,擺脫心靈枷鎖,脫離共產魔教,是生命回歸善良、邁向光明的關鍵決斷。

中共為了維持其統治,不斷用利益和壓力迫使大批的中國民眾加入其黨、團、隊組織,並讓人們發下毒誓,把生命獻給它。加入它,即被中共打上獸印,被綁架上了中共的列車。在中共走向毀滅之時,那些加入過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的人,作為其一分子,將會隨同中共踏上死亡之旅。六十多年來,中共綁架了億萬中國人,捆綁了整個中華民族,其邪惡勢力也同時肆虐世界。因此,退出中共相關組織,消除這個邪惡的符號,是自我拯救的最好辦法。此外,退出中共,也是從思想深處肅清共產邪惡,找回做人的尊嚴,找回人的道德良知。

著名學者仲維光指出,《九評》提出了帶有前瞻性的解決方法:退出中共、解體中共,徹底清算黨文化。他說:「《九評》不僅對於清算、總結、反思共產黨歷史提出好的起點,而且也為歷史中那些曾經跟著共產黨走的人、那些深受共產黨影響的人,給他們從新做人和反省提供一個可能。」

因此,三退是一場偉大的精神覺醒運動,是一場善與惡的重大抉擇,是對生命的徹底拯救。廣傳《九評》,讓真相深入人心,清除當今世上中共的毒害、挽救更多善良的心靈。《九評》的問世與浩蕩「三退」潮是上天賦予中國人的大智慧,是解體中共之正法大道,解體中共邪黨於無形之中。

十一年來,九評的廣泛傳播和三退大潮的迅猛推進,徹底動搖了中共的根基,為未來中國的和平轉型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同時,跨世紀的國際去共化浪潮強有力地衝擊著中共,為中共亡黨和清算其罪行做了預演和鋪墊。國際上,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及強摘器官罪惡的聲音此起彼伏。正義的衝擊波,將加速中國政局的變化。體制內外,人們普遍清醒的認識到:中共是中華大地上一切災難和苦難之根源。中共的本質不容於文明世界,已無改良的可能。紅色的邪惡大廈,搖搖欲墜,崩潰在即。中共的解體,即是共產危害的完結、民族苦難的終結。沒有中共的中國,在回歸中華傳統與神傳文化之後,復興與富強指日可待。歷經劫難的中華大地,必將迎來光明美好的新紀元。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03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