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難民持斧襲擊旅德港人 五大疑問解析

人氣 650

【大紀元2016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田宇德國柏林報導)海鼎斯菲爾德(Heidingsfeld)座落在德國中部威爾茨堡的城東邊。18日晚,一場在這裡發生的凶殺案,使這個居民不到一萬的小城變成了國際媒體聚焦的中心點,警察、記者相繼湧入。在經歷了一場突如其來的血案之後,當地人腦中揮之不去的疑問是:恐怖主義的黑手離我們到底還有多遠。

歌特爾太太(Melanie Goettel)的家就在穿過海鼎斯菲爾德的火車道旁邊。18日晚九點多,一陣狂亂的呼救聲驚動了歌特爾夫婦,兩人衝出房門,只見一群滿身是血,剛從火車上逃下來的乘客直奔她家的院子跑來。歌特爾夫婦趕緊扒開灌木叢,讓這群逃亡者躲進自己的家。「其中有一個亞洲人傷的非常重。」歌特爾太太回憶道。

歌特爾太太見到的這個受傷者名叫歐陽志堅,今年30歲。他和女友邱曉彤一家原本準備前往英國參加女友姐姐的婚禮,在此之前順便到德國自助旅遊,在火車上不幸遇到一舉著刀和斧頭行凶的阿富汗難民里亞德

目擊者稱,里亞德上車時背著一個背包,一上車先去了趟洗手間,從洗手間出來時,一手拿著一把廚房用的刀,一手舉著斧子,直奔歐陽志堅,往他肚子上砍了一斧。58歲的邱太太的頭部被擊傷,62歲的邱先生、26歲的邱曉彤和火車上另一人也被刺傷。邱先生和歐陽志堅傷勢最重,邱家只有17歲的小兒子倖免。

一位乘客聽到喊聲,立刻打電話報警,同時有人拉了火車的緊急煞車。一位目擊者回憶說,砍紅了眼的里亞德拎著沾滿血的斧頭跳下了火車。下車後,碰到兩個遛狗的婦女,里亞德一邊罵著髒話,一邊朝其中一個婦女的臉上砍去。

據警方報告,一個正在附近檢查毒品的警察特別行動隊接到信息後,開始追捕里亞德。警方說,里亞德試圖對警察行凶,被警察開槍打死。

這次的行凶案件是德國今年發生的第三起,受極端穆斯林學說影響的年輕人犯案。根據里亞德遞交給難民署的信息,他今年17歲,來自阿富汗,一年多前來到德國,孤身一人,沒有父母陪伴。

這一案件引起了德國警方的極大不安,一是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年輕難民很容易受到IS的蠱惑;二是他們不用炸彈,而是隨意使用日常物品行凶,讓人防不勝防。

里亞德斧襲火車乘客案件,帶來了眾多疑問。大紀元根據目前所獲得的信息,為您對其中的五大疑問進行解析。

疑問一:行凶少年與IS恐怖組織有無聯繫

目擊者稱,聽到里亞德在行凶時高喊過「真主偉大」。伊斯蘭國(IS)19日宣稱對這次襲擊案負責,並發布了一段里亞德在犯案前自己拍攝的恐嚇視頻。里亞德在視頻中揮著一把刀,自稱IS戰士,聲稱將執行自殺攻擊任務。德國警方也在他的住所搜獲一面手繪的IS旗幟。

根據德國研究恐怖分子行為專家Guido Steinberg的分析:里亞德很可能是在案發當天把視頻傳給了IS的宣傳機構,後者為視頻配上了字幕。他認為,里亞德顯然與IS在網上有聯繫,但這並不說明他是IS組織成員。他的行為更像「孤狼」。里亞德在視頻中提到了日前在尼斯發生的卡車撞人案件,專家認為他顯然受到尼斯案件的影響。

疑問二:少年難民襲擊乘客的動機為何

里亞德到德國後先在難民營裡生活了一段時間,兩週前被一個德國家庭接納。里亞德自稱殺人是為了報復「異教徒」,但據認識他的人說,他並不是一個很虔誠的伊斯蘭教徒。

至於他為什麼一開始行動就衝向來自香港的邱家一行5人,已無從得知。

疑問三:凶手到底是誰?

里亞德自稱今年17歲,來自阿富汗。但德國憲法保護局局長馬森對他的真實身份表示懷疑,稱有些證據顯示他在登記阿富汗難民身份尋求庇護時,可能使用了不實信息。這類做法相當普遍,但並不意味著襲擊案背後帶有恐怖主義背景。

因在住處發現巴基斯坦文件,警方懷疑里亞德是巴基斯坦人。他在視頻中使用的普什圖語也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一些地方被使用,但一些用詞帶有巴基斯坦口音。另外,行凶者在登記時還可能隱瞞真實年齡,實際年齡比17歲要大。

疑問四:「孤狼行動」有大幅增加的危險嗎?

IS從2014年起就在網上播放視頻,大肆號召其追隨者採取「孤狼行動」。德國2016年已經發生了三起年輕人受IS影響,採取恐怖行動的案件。

2016年2月26日,一名十五歲,頭上包著黑色圍巾的女孩,在漢諾威火車站用刀刺入一位警官的脖子。

2016年4月16日,兩名來自土耳其的16歲青年,向一個廟宇內扔了一顆炸彈。當時廟裡正在舉辦婚禮,三人受傷。

以色列心理學家Ahmad Mansour 認為:「孤狼式」的恐怖襲擊一定還會增加,只是一個將在什麼時間,在什麼地方發生的問題。Ahmad Mansour是《阿拉一代》的作者,經常為脫離伊斯蘭恐怖集團的人進行心理諮詢。

疑問五:德國家庭是否還敢接納小難民

德國依然有很多家庭願意接待難民。一位在過去兩年內接納了25名小難民到家裡居住的德國婦女Judith Assländer在德國電視一台的討論節目中表示,並非所有難民都是潛在威脅。她強調說:「很多難民都受過心靈創傷,對生活十分絕望。」她認為,德國應該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生活前景。#

責任編輯:黃小渝

相關新聞
志願者在希臘救橡皮船難民 竟救了家人
亞茲迪性奴血淚指控 伊斯蘭國種族滅絕
德情報:潛入歐洲IS成員 多數入牢或已死
德國修改性侵法案 口頭說不就是不
最熱視頻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時事軍事】台灣鋪路爪雷達 掌握中共空中活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