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和她的兒子祺祺

張純之

小青和兒子祺祺。(小青提供)

  人氣: 200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7月22日訊】在勞教所關押了兩年,小青終於可以回家了。她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想:不知道自己的兒子祺祺怎樣了?兩年前被抓的一幕又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那天,家裡突然闖進十幾個警察。2歲的祺祺卻很興奮來了這麼多「叔叔」,他高興的對一個個警察說:「叔叔好,叔叔好」。但是,看到媽媽被「叔叔們」拽著胳膊往外拖,他才感覺不對,放聲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用小小的腿踢這些「叔叔」,嘴裡不停的說:「不和你們玩了,不和你們玩了……」

小青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她和丈夫任旭因爲堅持講法輪功真相都被判了勞教

在回家的車上,小青想,祺祺真的挺可憐。還沒出生任旭就被勞教了。爲了躲開警察騷擾,小青重新租了一個房子,一個人帶着祺祺生活。祺祺剛剛大一點,她就把他送去了幼兒園,自己去上班。每天去接兒子時,祺祺都會狠狠的一頭扎到她懷裡,似乎在埋怨:「媽媽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接我」。

祺祺2歲。(小青提供)
祺祺2歲。(小青提供)

有一次,她在日曆上畫了個圈,告訴祺祺:「到這天,爸爸就回來了。」後來,一臉鬍子、黑黑瘦瘦的任旭終於回家了。第一次見到爸爸,祺祺又興奮又陌生。不過,他很快就和爸爸熟悉起來,一會兒騎在爸爸脖子上,一會兒讓爸爸趴在地上給他當馬騎。

小青想,分開兩年了,不知兒子變成什麼樣了?在勞教所時,她接到過一次祺祺的電話,祺祺在電話那頭說:「媽媽,媽媽,想媽媽。」那天晚上,小青一夜未眠。

媽媽,我搬了四次家

小青和小弟弟。(小青提供)
祺祺和小弟弟。(小青提供)

祺祺知道小青要回來,是小弟弟(姑姑的兒子)告訴他的:「你媽媽要回來了。」他什麼也沒說,但心裡馬上籌劃起來。他對奶奶說,姑姑的床很大,媽媽回來了就住姑姑的房間吧。

回來第二天,小青帶祺祺去看望爺爺。祺祺說:「媽媽,咱們打車吧。」小青說:「打一次車可以坐10次公交車。」但祺祺說:「媽媽你不是挺有錢的嗎?」小青很奇怪:「你怎麼知道媽媽挺有錢?」他說:「奶奶說你和爸爸出去掙錢了。」小青想讓祺祺學著吃點苦,還是帶著他坐了公交。可祺祺嫌車上人多,母子倆就下來走路。走累了,祺祺就讓媽媽抱,那時,祺祺已經重了很多,但小青還是抱著祺祺,走了很長很長……

到爺爺家,爺爺告訴小青,她和任旭被抓後,有半年時間,祺祺見人就問:「爸爸媽媽在哪兒?」還經常在半夜時突然從牀上坐起來,哭個不停。

那段時間,由於年齡太小,祺祺先後和多位親屬一起生活。有一次小青給祺祺念貝貝熊的故事,念到貝貝熊一家搬家,周圍很多人來道別,祺祺突然轉過身去。小青一摸他的臉,滿臉都是淚痕。祺祺傷心的說:「媽媽,我搬了四次家。」

一天,小弟弟跑進小青的房間玩,祺祺生氣的在客廳喊:「你出來,那是我媽媽的房間,那是我媽媽。」最後兩個小傢伙打了起來。小青把他們拉開:「看看誰比較好,先認錯?」小弟弟說:「哥哥我錯了。」但祺祺卻一臉倔強,一直不肯認錯。

了解「家」的概念

小青和祺祺。(小青提供)
小青和祺祺。(小青提供)

和兒子相處了一段,小青發現兒子對「家」的概念很模糊。和小朋友一起玩,小朋友有時會無意的說:「我家……我的玩具…..」,這時祺祺就會說:「我到哪兒,哪裡就是我家。」小青還發現祺祺經常和別的孩子搶玩具,每次都好像必須搶到手才行。

平時出去玩,祺祺也從不和媽媽打招呼,想幹什麼馬上就走。小青就對祺祺說:祺祺是爸爸媽媽的孩子,要聽爸爸媽媽的話,出去玩要先和爸爸媽媽說。

為了給祺祺補上缺失的概念,小青說,那一年她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不過,小青很快找到了一個好幫手。

因為祺祺喜歡動畫片,她就從新唐人電視台(NTDTV)「人文教育」欄目裡下載了很多兒童節目。她說,現在電視上的各種節目很亂,什麼都有,但新唐人很乾淨。而且這個欄目的節目都特別好,祺祺特別喜歡。

祺祺一下子看入了迷,不僅把所有的節目都看了個遍,有的還反覆看了好多遍。祺祺喜歡「悠遊字在」,每個字都是活的,都有自己的故事;「笑談風雲」講的歷史,祺祺幾乎都能背下來。「未解之謎」讓祺祺覺得又神祕又新鮮。還有「七彩橋」、「米米俱樂部」,祺祺學到了很多傳統的道德規範。小青同事的女兒看了其中《一朵小花的故事》後,對媽媽說:「我要做一朵堅強的小花。」

過了一年,任旭也從勞教所回來了。祺祺非常興奮,他讓爸爸揹著他,然後指揮着爸爸,哪裡小朋友多就去哪裡。看見小朋友,他就驕傲的說:「這是我爸爸。」祺祺還特意帶著媽媽去幼兒園,給一個個老師介紹:「這是我媽媽。」

看到兒子如此開心,小青的眼睛模糊了。是啊,孩子太需要父母了。在勞教所,警察一直勸她爲了兒子別煉法輪功了,每次,她就會想起任旭的話:「我們沒有自己選擇被抓,是政府不讓人說真話。父母是孩子做人的榜樣,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作為法輪大法的受益人,我們有責任講出真相。孩子現在還小,但是,將來他了解了這一切,一定會為他的爸爸媽媽感到驕傲。」

認識佛法

祺祺的心定了下來。(小青提供)
祺祺的心定了下來。(小青提供)

從勞教所回來後,小青心裡一直很矛盾,要不要告訴祺祺真相?兒子還這麼小,要怎樣才能讓他明白,為什麼他和別的小孩子不一樣?為什麼爸爸媽媽這麼久不在身邊?考慮了很久,最後她決定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告訴他真相。

小青對祺祺說,爸爸媽媽不是去掙錢了,爸爸媽媽是被壞人抓走了。祺祺馬上關切的問:「那媽媽你是怎麼回來的?」小青說,「媽媽打敗了壞蛋,就回來了。」然後,小青就開始給祺祺講法輪功是什麼,講李老師教的做人的道理。

一天晚上,小青告訴祺祺,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要按照真善忍做個好孩子。做了好事,會得到白色物質「德」,做了壞事,會產生黑色物質「業力」。結果第二天早上一醒來,祺祺就對小青說:「媽媽你昨天和我講的德和業力的事情我還不能完全相信。」小青問爲什麼,他說:「那我爲什麼看不到呢?」看到祺祺在思考,小青很高興,她告訴祺祺,人的眼睛很多東西都是看不到的。

後來,小青開始給祺祺念《轉法輪》(法輪功書籍)。等任旭回來後,就爸爸念讀一句,祺祺跟讀一句,再後來,祺祺就完全可以自己讀了。祺祺很喜歡《轉法輪》,每天睡覺前都會催著爸爸媽媽一起讀。

小青說,孩子雖然童年很不幸,但他又很幸運,從小就可以接觸到佛法,明白做好人的道理,這對他的一生都很重要。

小青和任旭經常會邀請同事和朋友來家裡看《神韻》演出的光盤,每次祺祺都要求一起看。祺祺對《神韻》十分著迷。《神韻》中美輪美奐的布景,神話般的舞蹈,還有舞蹈講述的人物和故事,祺祺都好喜歡。小青擔心他會吵別人,祺祺就向媽媽保證:「我絕對不說話。」他果然說話算數,活潑好動的他,一聲不響的坐在旁邊,看得十分投入。

因為警察隨時有可能光顧,家裡的真相資料都是藏起來的。有一天,小青發現祺祺偷偷的把房門關了起來。她就悄悄走過去,輕輕打開門,發現祺祺撅著小屁股、正趴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一本《九評》連環畫(全名《九評共產黨》)。後來,他還悄悄帶了小朋友來看。看到祺祺這麼喜歡,小青就給他放了《九評》的視頻,結果,祺祺好像看上了癮,過一段時間就要求看一遍。後來,每次碰到害怕的事時,祺祺就要求看《九評》。有一次看電影,裡面有些異形生命,祺祺看了很害怕。回來後就讓媽媽放《九評》給他看。看完後,他就高興起來,不害怕了。

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祺祺的心逐漸的安定了下來。

再次看著媽媽被抓

祺祺6歲時,警察再次闖進了他的家。警察在家裡亂翻,把房間搞得亂七八糟的。祺祺當時表現的挺鎮靜,在房間裡到處走,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但後來他告訴媽媽,那都是他裝出來的,其實他心裡很害怕。等小青要被警察帶走時,她讓祺祺到裡屋去。結果祺祺一進去就放聲大哭了起來。後來祺祺告訴媽媽:「我覺得警察把我們家都弄空了,人和東西什麼都沒有了。」

媽媽再次被抓走了,祺祺的心情很灰暗。有一次,一位阿姨在路上碰到祺祺,就問他:「祺祺,媽媽是不是被警察抓走了?」祺祺馬上把手指放在嘴上做出「噓」的動作,然後緊張的看看四周,看到旁邊沒有人,才用英語回答說,「YES」。

小青被釋放回來後,祺祺一聽到敲門聲就緊張。一家人來到海外之後,祺祺明顯心情愉快了起來。但是,如果有陌生人問祺祺叫什麼名字?祺祺都會說:「這是個秘密。」

不入少先隊

祺祺和爸爸任旭。(小青提供)
祺祺和爸爸任旭。(小青提供)

7歲時,祺祺上學了,他很快就碰到了一個讓他很煩惱的問題。

有一天,祺祺對小青說:「媽媽,到了下半學期,每個小朋友都必須入少先隊。」祺祺看過《九評》,知道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他不想入少先隊。

小青和任旭都很支持祺祺,但祺祺一再提這件事,小青明白了,孩子有壓力。她就對祺祺說,沒關係的,到時爸爸會去和老師解釋的。

有一天,小青正上班,老師忽然打電話來:「祺祺說他不想入少先隊,你們家長是怎麼想的?」小青趕緊讓任旭去學校和老師解釋一下。

任旭趕到學校,對老師說:「我們這些做父母的,小的時候還不懂事就被騙加入了共產黨組織。現在我們都清楚,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所以我們不想讓孩子重複我們當初的路,想讓孩子自己明白的選擇。而且,孩子還這麼小,我們也不希望它加入一個政治組織。」老師聽了表示很理解。她說自己也只是為了完成任務。不過,祺祺不入少先隊,一些集體活動就不能參加了。

作為全校唯一一個不入少先隊的孩子,祺祺的壓力很大。班裡小朋友都好奇的問他:「為什麼不入少先隊?」祺祺就說:「我不想入。」但是,學校組織的參觀博物館、春遊等活動,都是以少先隊組織的名義進行的,祺祺就不能參加了。不能和同學們一起玩,祺祺心裡很不好受。這時,小青和任旭爲了安慰祺祺,就自己帶他出去玩。

然而,祺祺面臨的麻煩還不止這些。每天一大早,在學校大門口,都有一個學生幹部檢查大家帶沒帶紅領巾(中共少先隊員佩戴的標誌),每次看到祺祺,他都會問:「你為什麼不帶紅領巾?」後來,小青發現祺祺上學開始磨蹭起來,一直等到快上課了才出發。原來祺祺發現那個檢查紅領巾的學生每天到快上課時就走了,他就每天算好時間,剛好在那個時候去學校,這樣就不會被盤問,也不會遲到了。

自己講真相

小青和祺祺。(小青提供)
小青和祺祺。(小青提供)

看到祺祺這麼辛苦,小青和任旭就帶著祺祺離開了中國大陸。在海外,祺祺經常和爸爸媽媽一起講法輪功真相。

祺祺從《轉法輪》中學會了很多字,他很早就能自由的閱讀。每期《大紀元時報》來了,祺祺都會迫不及待的自己拿過來讀。有時,他說起一些事,爸爸媽媽都很吃驚,不知道他這些「見識」從何而來?祺祺說,報紙上看的。

小青經常打電話給中國大陸民眾,告訴他們真相,幫助他們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祺祺每次都趴在媽媽旁邊,聽得很認真。每次媽媽講完,他還會告訴媽媽,哪些地方沒有講好,說的還挺有道理。

後來,祺祺躍躍欲試要自己打,小青就同意讓他試一試。小傢伙一點也不害怕,大大方方的,上來就直接勸叔叔阿姨「三退」。當對方問他為什麼自己要「三退」時,祺祺就很認真的說:「因為共產黨太壞了。」然後,他就開始一口氣從共產黨的鎮反、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六四、一直說到迫害法輪功,對方聽到一個孩子說的這麼清楚,都非常吃驚的問他,「你多大了?」

祺祺的畫:三退大潮。(小青提供)
祺祺的畫:三退大潮。(小青提供)

看到兒子講的這麼流利,小青也感到又吃驚又好玩,問他怎麼知道這些,祺祺說,從《九評》上看的。

有的時候,電話那邊的人也會罵祺祺,態度很不好,但祺祺不生氣,還繼續打。他說,通常打十幾個電話,才有一個退的。但祺祺對自己講真相效果還是比較滿意的。他說,凡是他打過電話的人,媽媽或別的阿姨再打,再深入的講講,對方同意「三退」的比例很高。

祺祺喜歡畫畫,尤其是鉛筆畫。一次,他畫了一張法輪功學員發正念的圖,畫面中間是一名打坐的學員,頭頂是3朵蓮花和三根光柱,左右是兩個大法輪,上面是兩位天神,而最下面是江澤民、薄熙來還有惡警。祺祺說,做了壞事的人,就會去地獄。

祺祺的畫:發正念。(小青提供)
祺祺的畫:發正念。(小青提供)

責任編輯:張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