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江澤民下場(12)大結局

作者:王浙

萬千閃電同時擊在江澤民身上,它整個身軀全被雷火消滅殆盡,未留一點殘餘。(AFP)

  人氣: 9270
【字號】    
   標籤: tags: , ,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作史實。)

這場災難是全世界性的。先是從一個叫卜福的小鎮開始的,先是一個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後來擴大成全國範圍的一場瘟疫。這場瘟疫來勢凶猛,正如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約翰等人對古歐洲瘟疫的描述,其慘烈程度遠超古羅馬尼祿迫害基督徒引發的歷史上的歐州大瘟疫(此處引用《聖徒記》等書上的描述):

「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發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殘喘幾天,而有的病人則在發病後幾分鐘內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

「四處的房子,大也好、小也罷,漂亮也好、舒適也罷,全都在剎那間變作了居住者的墳墓。而房子中的僕人們和主人們,躺在他們的臥室裡面,同時都在自己的虛弱之外突然覺出了死亡的氣息。

「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下都有倒斃街頭、令所有觀者都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張開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裡或者教堂裡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裡,有的船隻因其船員遭到了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

「一天又一天,人們叩擊著墳墓的大門。如果夜晚來臨,我們就會想,死亡定會在夜間來攫取我們的性命;若黎明降臨,我們又會整日面對墳墓之門。一天有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達12000人到l6000人離開了這個世界。由於這還僅僅只是個開始,政府官員們就站在港口、十字路口以及城門處清點著死亡人數。

「這樣,君士坦丁堡人瀕臨了滅絕的邊緣,只有少數倖存者。如果僅僅考慮那些死在街頭的人——若有人希望我們能夠說出實際上曾經統計過的具體的死亡數字——有超過30萬人在街頭斃命。那些負責清點死亡人數的官員統計至23萬人後,發現死亡人數簡直難以計數,所以不再清點。從那以後,屍體就不經清點,直接拉出城去了。

「當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有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從各方面來說,所有的一切都被歸於零、被摧毀掉了,轉而只剩葬禮上的哀傷。整座城市就如消亡一般停滯,因此,城市的食物供應也中斷了。

「在墓地用完之後,死者被葬在海中。大量的屍體被送到海灘上。在海灘上,船隻裝滿屍體。在每一次航行當中,所有的屍體都被推進海裡,然後,船隻再返回海灘裝運其它的屍體。站在海灘上,可以看到擔架與擔架之間可謂摩肩接踵,先裝運兩三具屍體,運到海灘上,然後又回來裝運其它屍體。其他人則使用木板和棍子運送屍體並把它們一具疊一具地堆起來。有些屍體由於已經腐爛,同蓆子黏在了一起,所以人們用棍子將屍體運到海灘上,再把這些流著膿水的屍體扔在海灘上。

「成千上萬具屍體堆滿了整個海灘,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膿水則流入海中。雖然所有船隻穿梭往來,不停地向海中傾倒裝載的『可怕貨物』,但是,要清理完所有死屍仍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一種新的處理屍體的辦法——修建巨大的墳墓,每一個墳墓可容納7萬具屍體。

「人們往坑裡運送並翻轉屍體,像堆乾草一樣將屍體一層層地壓緊。一部分人站在深淵般的大坑底部,另外一些人則站在大坑邊上,後者把屍體如投石機投擲石塊一樣扔入坑內,坑底的人則抓住屍體並按交替相錯的方向將它們一排排地疊起來。由於缺少足夠的空間,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輕人和孩子都被擠在了一起,就像腐爛的葡萄一般被許多隻腳踐踏。接著,從上面又扔下來許多屍體,這些貴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輕男女以及小孩兒和嬰兒的屍體就這樣被摔了下來。」

有些親人由於受痛苦打擊,抱著染病的親人想一起死,但是死神似乎不願接受,他們就是不會感染。查看所有那些得瘟疫的人,主要是江派及被江派利用的壞人,跟隨中共的死硬分子,還有就是被江派矇騙、失去人的正義良知、助紂為虐的人。

而同時,世界上清算江澤民小組和國際調查小組已完成了所有審判江澤民的程序,並開始進入中國大陸進行準備控告工作。由於中國大陸的格局大變,世界正義潮流的影響下,使習近平班子和李克強班子在2017年的十九大上,不得不考慮逮捕江澤民,解體共產黨,取消七常委制,代之以總統制。

於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江綿康都被抓了。這兩人被查出來的私吞山東魯能集團、壟斷互聯網產業、全國各地圈地等等貪污資產千億。

中國大陸一片安靜。

2017年後

江澤民兒子一被抓,江澤民當然要狂跳,可惜已90歲的他,全身是病,而且幾年前得了一種怪病,時常處於意識迷離狀態,病發作時全身不會動,連說話都停止,呼吸靠機器。兒子被抓,他一激動,人就背過去了,全身痙攣,倒在地上。嚇得身邊的人手足無措。但是大家都已看清了形勢,也沒人願意像以前一樣去管他,便打了電話叫醫生過來。醫生來時,江澤民已不會說話,只是口吐白沫,可是他內心很清楚,他的處境太危險。醫生只好按部就班地給他插上呼吸管子,拍了一下他蹬著的腿,命令他別動。一行淚水流下來,江澤民知道,身邊的人也正在背叛他。

由於世界正義力量的要求,習近平宣布,逮捕病入死亡狀態的江澤民,又命令醫生全力搶救,不能讓它死去。全國有一大半的人都要江澤民賠償,找他算賬。

張德江、劉雲山等人企圖反叛暴亂,習近平不得不解掉了他們的權力,宣布共產黨解體,改國號叫中華聯邦,實行總統制。張德江、劉雲山等人企圖逃竄,可是全國到處有人要控告他們,國外也是沒有一個國家歡迎他們,都要抓他們。他們只好自殺了,陪劉雲山自殺的還有江澤民的情婦陳至立 。

人們公開在廣場上播放《九評》和《解體黨文化》,極度憤恨自己被邪共騙了大半生,後悔自己以前的言行,後悔沒有早點做出正確的選擇,為自己被中共欺騙下所做的事感到羞恥和悔恨,又為自己最終能有正確的選擇而感到慶幸,紛紛痛罵共產黨並要求徹底清除共黨的任何痕跡。

江澤民的結局正如《江澤民其人》一書所說。當時全國很多人都趕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包括江澤民的姘頭,宋祖英、李瑞英,她們主要是去罵江澤民騙了她們。層層圍觀的人群盡頭是主席台,主席台上坐著世界人權組織、「追查國際」和「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的各國大法官組成的陪審團,宋祖英和李瑞英擠進人群,發現人群中央放著鐵鍋,鐵鍋內油煙滾滾,而新的中華聯邦的領導人,包括她們聽說的中南海的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和她的保姆,主持著處理惡人刑罰的會議,支撐油鍋的兩排鐵桿上,羅干、曾慶紅、劉京等人已被審判後吊了起來,他們的屍體被扔進油鍋,宋祖英和李瑞英當即嚇死了過去,七魂六魄和江澤民的魂魄都掉進了油鍋。

陪審團宣讀江澤民罪狀達上千頁,最後以叛國罪、貪污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等判處江澤民極刑。話音剛落,半空中忽然降下來一根繩索將江澤民從頭到腳牢牢捆住,一隻鉤子將江澤民倒掛在半空中,片刻之間,風雷大起。萬千閃電同時擊在江澤民的每一寸肌膚上,煙霧繚繞之際,江澤民的衣物、頭髮、肌膚、內臟、骨骼同時起火,整個身軀全被雷火消滅殆盡,未留一點殘餘。

新的中國大地上,人們在洗清中共的毒素後,開始一輪和睦、富強、美好的生活,中國再次成為世界第一大國。@#

(大紀元首發,全文完)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據江澤民身邊的一位高官透露,江吃的東西,「除了珍禽異獸外,還包括蝗蟲、龜蛇、蠍子、鱷魚、耗子崽,甚至還有高價從越共取來的人腦,以及不時輔以冰毒類的藥品『提神換氣』。」這些一般人一看到就感到全身噁心的東西,「江吃起來卻很自在」,這位官員說。
  • 《江澤民其人》大結局:黃山老僧細說因緣 無間地獄江鬼數終
  • 人類本次歷史最愚蠢最邪惡的一個人,它叫江澤民,在1989年,它靠鎮壓學潮運動,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統治中共附體國的最高權座,後來,靠權術整掉了它的政敵們,成為黨政軍權集一身的中共中國的最大獨裁者。它營私結幫、專權腐敗、鎮壓正義、出賣國土、淫亂無倫、破壞文明、道德墮落(這些可參見《江澤民其人》一書)。
  •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人們通過修煉達到身心健康,不斷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開慧開悟。這功法從1992年在中國大陸出現,到1999年有上億人的信徒,超過了中共黨員6000萬的總數。法輪功創始人在中國有極高的民望,這令江澤民非常妒忌,他無端猜忌法輪功會奪他的權,便下令鎮壓。
  • 薄熙來是誰?就是在大連開人體塑化標本生化公司的商務部副部長。把上訪不肯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偷偷抓到大連,剖膛挖腹,活體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體塑化標本,在國外展出賺錢,這事就是薄熙來和他的老婆谷開來幹的。
  • 王立軍送走谷開來後,拿著沉甸甸的子彈,左思右想,怎麼能做對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違背五哥呢?最後他想通了,只要讓薄哥每晚回家睡覺,這事就好辦了。
  • 胡錦濤邀請溫家寶、令計劃、汪潮等人在他家裡喝茶唱歌,胡錦濤說:「有高人啟示,要斬斷第二中央頭子,先從西南山城下手。」
  • 曾慶紅做了最周密的布置,同時決定一次打掉二李和栗。胡在閱兵開始前的20分鐘,突然脫下軍裝,改換西裝,同時臨時下令改變計劃,先在青島會見應邀前來參演的29國海軍代表團團長,陪他去的有郭伯雄、梁光烈等。郭和梁知道自己無法躲了,因為電視直播江和曾會看到,郭和梁在會見外賓時還無法掩飾內心的驚慌和無奈,要麼是目瞪口呆,要麼是腿手或臉部肌肉哆嗦。
  • 薄伸出右手,張開五指,「啪、啪」左右開弓,扇了王立軍兩個巴掌,直打得王立的腦袋嗡嗡直響,似乎有千萬隻蒼蠅在飛,眼前像有無數星星閃耀,只見兩條鼻血,扭曲著,如蝸牛一般從鼻孔裡慢慢流出來。他沒有躲,只是依舊不緊不慢地說:「這事只有問五哥自己知道。」
  • 於是,薄熙來把王立軍軟禁了起來,把他從公安局長的位置調到了管文體工作的副市長的位置上,同時逮捕了王的秘書、司機、廚師、保姆等人,有秘書和司機反抗,被打死了。對外宣稱,因工作調動,王需要熟悉、學習業務。王就被關在家裡,他家的四周都站著一對對持槍的武警哨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