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司馬泰:曾慶紅如何成為特務頭子?

人氣: 104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7日訊】這些年香港一直不消停,特別是2012年梁振英上臺後出現了一個什麼「青關會」,後來又陸陸續續冒出幾個類似的組織,專門挑起事端,暴力恫嚇,唯恐天下不亂。最近的例子就是干擾美國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2016年「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在香港的亞太區初賽。

這些鬧事的團夥,屬於中共週邊組織,與黑道勾結,用的都是撒潑無賴的手法,做了幕後人不敢直接出面幹的事。

幕後人都是什麼人呢?在香港這個地盤裡,沒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特首梁振英的指使,哪裡會有這幫傢伙出來鬧事?不過張曉明和梁振英也只是個小人物,背後的黑手乃是曾慶紅

沒有頭銜的特務頭子

多年來人們一直在說「曾慶紅是中共安全情報系統的最高總管」,有人把他比作「當代康生」。對比康、曾二人,都當過「組織部部長」和「國家副主席」。康生呢,還做過「上海中央特科領導工作」,擔任多年的「中央情報部長」,文化大革命開始後,還主管過中共最高級別的情報機構「中央調查部」。康生為人陰險手黑,整人無數,光是從他的頭銜就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特務頭子

曾慶紅並非科班的特務出生,從來沒有如康生那樣擁有「中央調查部」那般正式的主管情報、特務機構的頭銜。45歲以前還只是個在石油部任職的副局級幹部。後來進入權力核心政治局常委之後,他分管的也只是黨務、組織和港澳事務,並非是統戰情報系統和國安特工系統的頂頭上司。

在第十六屆和第十七屆常委中,分管統戰的一直是賈慶林,分管國安的分別是羅幹和後來的周永康。曾慶紅的職務中與特務行業沾邊的,大概就是2003年-2007年任國家副主席之後兼任的中共港澳小組組長,中共外事小組(國安小組)副組長 (曾也只是個副手,組長是胡錦濤)。其實習近平2008年升任國家副主席之後,也同樣兼任了港澳小組組長和外事副組長。習近平也有這兩個頭銜,可沒人說習近平與特務有什麼關係。那麼,從未在職務上主管過情報和特工系統的曾慶紅,是如何成為中共情報特工系統的掌門人、總管頭子的呢?

從小鍾情權鬥和特務政治

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曾經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務系統的內務部長,曾慶紅可以算是中共情報特務系統的「子弟兵」。據宗海仁的《第四代》一書披露,曾山任內政部長時曾專門化時間苦讀明朝、清朝檔案,體味為官之道。在曾山的薰陶下,不愛讀書的曾慶紅也對明清的宮廷秘諱,特別是如何打擊異己,權鬥中如何保護自己,如何更上一層樓的案例表現出特別的興趣。

明朝的特務機構錦衣衛和東廠,比較張揚,大家都是耳熟能詳。清朝的特務組織比較隱晦,「血滴子」就是雍正時期的特務暗殺隊用的武器,經過電影渲染,現在成為了一種家喻戶曉的神秘大殺器。從小就愛讀明清宮廷權鬥的曾慶紅可算是為自己日後成為一代紅朝的特務頭子打下了心理基礎。

成為江澤民的心腹

特務都是為主子服務的,特務頭子也需要個主子。康生的主子是老毛,曾慶紅的主子自然是江澤民。曾慶紅是如何成為江澤民的心腹的呢?

1984年曾慶紅還在石油部外事局當副局長,這一年他依靠上海市委書記陳國棟和市長汪道涵的關係,調到了上海,擔任上海組織部副部長。陳國棟和汪道涵是曾父曾山在華東根據地從事財經工作時栽培的兩個老部下。曾慶紅幾個月之後就被扶正成了上海組織部部長。

過了一年,陳、汪退休,上海市委書記、市長換成了芮杏文和江澤民(江澤民也是汪道涵提拔上來的。江澤民的生父江世俊是日本漢奸,他謊稱自己過繼給了叔父江上青。汪道涵與江上青是老戰友,一聽這個就一路提攜江澤民。)曾慶紅對上海的人事組織系統進行了大膽折騰,搞年輕化,展現了他的政治手腕,很受芮杏文器重,芮讓曾慶紅升任市委副書記。江澤民與芮杏文不和,一直鬥得很厲害,到了1987年末,「上海人」江澤民終於把「外來人」芮杏文排擠走了。江澤民作了市委書記,這時的副書記有吳邦國、黃菊、曾慶紅。江澤民最喜歡的是說一口上海話的黃菊,曾慶紅算是芮杏文的人,與江並不親近。可是,為什麼江澤民去北京的時候,帶去的不是黃菊,卻是曾慶紅呢?

江澤民是提心吊膽去北京的,他對自己會不會步胡耀邦、趙紫陽的後塵心理完全沒底,江的資歷比胡、趙都淺太多,下場說不定比胡、趙更慘。他喜歡黃菊,但黃菊在官場上幫不了他什麼。這時候曾慶紅的作用就顯出來了。不但曾自己在上海就展現了他的政治手腕,更重要的是曾慶紅是太子党,在中共官場有著廣泛的人脈。這是江澤民最缺乏的。

曾父曾山擔任過中共東南局、華中局組織部長,後來任過紡織部長、商業部長、交通部長、內務部長,給曾慶紅留下了太多的資源。曾母鄧六金,是參加過長征的27個女人之一,曾負責籌辦中共華東局機關保育院並擔任院長,照顧的子弟近千人,很多是高幹,包括陳毅、粟裕、譚震林等將帥的子女,保育院被稱為「太子党」的搖籃。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劉延東就是曾母帶大的,曾慶紅與劉延東二人號稱「紅色兄妹」。光是他母親帶大的「太子党」就是曾慶紅人脈資源的一個聚寶盆。

康生能夠做到特務頭子,靠的是主子的威信。1935年—1936年間,中共找到了流落在上海的毛澤東的兩個兒子,買了上海去法國的船票,康生專程從蘇聯到法國馬賽港把毛家兄弟接到莫斯科。正是這些對毛的家人的關心細節讓康生得到了毛的信任,有了毛的信任康生自然為所欲為。

曾慶紅就完全不一樣,他的主子江澤民毫無威信可言。與其說曾要依靠江,不如說江要借助曾。於是,這就給了曾慶紅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江澤民自身難保,成不了靠山,只要曾慶紅他能幫江澤民站穩腳跟,穩住權力,他曾慶紅就有了靠山。為江樹立權威,就是在為他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特務政治

曾的確做到了這一點,他自己的政治行情直線上漲。20年的時間,從一個副局長爬到了國家副主席。1989年至1993年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1993年至1999年升任中辦主任,是江澤民的大內總管。1999年至2002年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掌握人事大權。2002年入政治局常委,進入權力核心。2003年任國家副主席,兼中央港澳小組組長,成為香港的龍頭老大。

曾慶紅的仕途靠的就是從明清宮廷權鬥中學到的「東廠模式」,就是「特務政治」。曾玩起特務政治得心應手。天生的陰險狡詐與廣泛的人脈,成為了曾慶紅大展身手的本錢。「二奸二假」出身的江澤民,做事毫無道德底線,給了曾慶紅玩弄政治權術的大舞臺。二人相互利用開啟了二十多年來最腐敗最血腥的時代。

政治權術加上特務手法,曾慶紅是所向披靡。本來腐敗就是鄧小平改革時代的一個大問題,江澤民更是放手腐敗,讓大家都去撈,都去貪。江澤民、曾慶紅通過安全系統的特務,掌握了每一個高幹貪污腐敗的證據細節,給各個官員設立「秘密檔案」。要誰下,誰就得下,是謂「貪腐治國」。

江澤民被認為是個過渡人物,能坐穩總書記這個位子,就是靠曾慶紅那幾下子。搞垮陳希同,扳倒楊家將,都是曾慶紅背地裡施展權謀、利用「太子党」圈子、大搞特務政治弄成的。動用安全情報系統的特務維繫其統治,成了江澤民的救命稻草。

全面插手情報特工系統

曾慶紅表面上從沒有直接做過情報系統的主管,但是他利用廣泛的人脈,不光是父母留下的,他自己做中辦主任、組織部長時也廣植黨羽,再利用「石油幫」,「上海幫」,「江家幫」,以及他自己的「江西幫」,全面插手情報特工系統,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情報帝國,成為中共情報特工系統的幕後掌門人。

在政治局常委裡,分管統戰的是賈慶林,分管公安、國安的是羅幹和周永康,這些人都是「江家幫」成員,是曾慶紅一條路上的。前面提到的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與曾慶紅是「紅色兄妹」,2002-2007年做過統戰部長。劉延東說過一句話,「搞國外的情報,統戰部是老大,國安只不過是防止外國間諜搞我國情報的」。劉延東做統戰部長那幾年,正是曾慶紅把情報系統大肆擴張到海外的時候。曾慶紅建立起來了一整套特工系統,在他退休之後,一直沿用至今。

去年落馬的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被認為是曾慶紅的馬仔。馬建與曾慶紅都是江西老表,算是「江西幫」成員,馬建的國安部副部長職位是曾慶紅安排的。來自北京的高層消息人士披露,馬建手下有一個特別行動處,專門監視各種要人。馬建利用這個特權,手上掌握大量高層淫亂視頻,其中部份淫亂視頻已由令完成帶到國外。大陸騰訊財經《棱鏡》欄目刊文披露,政泉控股老闆郭文貴曾動用馬建的監控技術,成功偷拍到了原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的淫亂視頻,從而扳倒了劉。據港媒《前哨》報導,曾慶紅和馬建的關係原本隱秘,最後被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發現。當時吳是負責常務工作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但他對一件份內應管的事態全無掌握,而已經退休的曾慶紅反而一清二楚先知道。最後吳得知,馬建在獲得情報後,沒有按正常管道往上報,而是「違紀」直接給了已退休的曾慶紅。

曾慶紅以國家副主席兼任中央港澳小組組長之後,他便更為直接地經營香港這塊地盤。中共在香港的特務活動自來有之,在1997年回歸之前,到達高峰,也很混亂,各方勢力都要插一腿。2003年7月,香港發生超過50萬人參與的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中共為了應付新的局面,成立了由十八個部門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擔任組長,統籌領導港澳工作。自此,曾慶紅全面接管了過去的特務機構,整合壯大成了「曾字型大小」的特務系統。

用金錢堆起來的情報系統

那個時候是中國剛加入世貿(WTO)的頭幾年,經濟全球化浪潮使得海量的資金湧入中國大陸。中共那幾年號稱什麼都缺,就是「不差錢」,錢就是一切,錢就是信仰,本來就已腐敗不堪的社會,在腐敗的廣度和深度上不斷上臺階。光是單個腐敗的規模就從千萬元,走上了上億元、幾十億元、幾百億元的「金」光大道。這個時候曾慶紅打造他的特務帝國,靠的就不僅僅是人脈,而是能夠使「鬼都推磨」的金錢了。大量的中資企業湧入香港,不論老牌的還是新去的,財大氣粗。利用龐大的利益輸送,曾慶紅在香港建立起了自己的特務體系。

中共最大的央企之一,香港中資企業華潤集團的原董事長宋林(副部級)因貪腐落馬,把幕後的曾慶紅推到了峰尖浪口。宋林在1985年加入華潤。2004年宋林升任華潤集團總經理。宋林早前曾兩次被《經濟參考報》記者王文志實名舉報,稱宋林包養情婦和巨額貪腐,利用情婦洗錢愈十億元。最早舉報宋林的還另有其人,是前《山西晚報》記者李建軍。但是,過去的舉報都被宋林的後臺給擋住了。這個後臺就是曾慶紅。海外媒體曾披露,在宋林2014年4月被中紀委調查前,曾透露有「老常委」(曾慶紅)的支持,自己不會有事,「老常委」還邀請他到深圳的家中住幾天。誰想宋林剛剛進入深圳,就直接被抓走。

宋林作為曾慶紅的心腹,也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主要負責人。在曾授意下,宋林一直在港力挺江系扶植的特首梁振英。宋林還與曾的另一心腹、已落馬的中共政協原副主席蘇榮私交甚篤。蘇榮也是曾的「江西幫」成員。

中央港澳小組、國務院港澳辦、中聯辦這一條線上的,有很多曾慶紅長期培植的勢力。據稱,在港澳事務決策方面,中共元老廖承志之子廖暉、前中共組織部長安子文之子安民,以及其弟弟曾慶淮,這三人構成了曾慶紅控制香港的鐵三角。廖暉從1997-2010年任港澳辦主任長達13年,2003年和2008年還當選過全國政協副主席,全面負責中共在香港、澳門的統戰工作。安民擔任全國政協港澳臺僑委員會副主任。

曾慶紅當年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排1995年就進駐香港的其弟曾慶淮,名正言順地成為當年在港澳事務上的特務總頭子,為其收集港澳的情報、法輪功的動向、對香港娛樂圈搞統戰等。曾慶紅並向香港派出大量的所謂經貿、文化參贊、武官等,其實都是搞情報的特務。

現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長期擔任廖暉的秘書,自然是曾慶紅的人。特首梁振英也是一直受曾慶紅栽培,聽命于曾。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曾大爆有關內幕,根據她自己的親身經歷,公開「推測」梁振英是地下黨。中共官媒人民網在上載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簡歷時,也以「梁振英同志」相稱,引發媒體猜測。

廖暉退休後,陳毅的女婿、原外交部副部長王光亞走馬上任接替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主掌港澳辦,與其世交、原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推薦密切相關。陳毅家族與曾家有80年的交情,陳毅和張茜的長子陳昊蘇,更是吃曾母鄧六金的奶水長大的。

曾慶紅的特務系統是靠金錢堆出來的,哪個能乾淨?網傳廖暉、張曉明不但貪腐嚴重,也同樣包養情婦,跟宋林一樣。現在人們發現針對中共官員貪腐的所謂謠言,其實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這幫傢伙按曾慶紅的意思去幹壞事,曾讓他們貪財貪色,曾慶紅又以「老常委」 的身份保護著他們,形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在習近平的反腐攻勢下,必然會抱團反擊。

曾慶紅的一大「發明創造」:中共週邊組織

所以,香港就成為了中南海權鬥的焦點。周永康沒倒的時候,還能在內地製造些恐怖事件給習添亂,現在周倒了,曾慶紅培植的海外特務組織就尤其顯得重要了,於是在海外頻頻製造事端,香港就成為了中南海權鬥的焦點。說起他們製造事端的手法,就得說到曾慶紅的一大「發明創造」。

特務,通常都是秘密工作。但是曾慶紅在他的特務體系中,「創造」了一個新的物種,就是發展一些「中共週邊組織」,糾合起一幫人,包括黑道,打著一個什麼組織的幌子,冒充當地「民意」,公開干擾恐嚇當地民眾。香港、臺灣、美國等地都有類似組織。特別是針對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講究「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些週邊組織特別來勁,更加肆無忌憚地張狂。

這些「中共週邊組織」,說都是特務吧,他們還光天化日之下穿著統一的制服上街;說都是黑道吧,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說它是一個普通團體吧,他們打砸搶,大耍流氓手段,連警察都懼他們三分。這些組織自恃有後臺撐腰,無法無天。後臺是誰?就是曾慶紅的特務系統。特務系統不直接出面,由這些馬仔出來抛頭露面,製造群眾鬥群眾的假像。

這個特務系統是如何控制這些週邊組織的呢?還是通過利益。最重要的是,不只是利益輸送,而是同時利益控制,恩威並施,跟黑幫同樣的手法。比如,那些組織的小頭目,是做生意的話,要從大陸進口貨物吧,你不合作就斷了你的生意來源。合作的話,還可以得到小恩小惠。那些小嘍囉,家在大陸,不合作就找你家人的麻煩。有的頭目本身就是黑道的,可是中共才是最大的黑社會,老毛當年就憑著一招「人民專政」一夜之間就可剷除全國的黑社會,那些黑道的面對中共這個黑老大就是小兒科,誰不服馬上收拾你,死不見屍。你要合作,還給你個出路。就是依靠這種流氓的黑道手法,曾慶紅豢養出了一批俯首聽命的週邊組織。

騷擾法輪功,捆綁中共

曾慶紅的中共週邊組織特別喜歡針對法輪功學員來鬧事,這其實是其特務系統處心積慮的考量。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先是江一個人要迫害,其他政治局常委(那時曾慶紅還不是常委)都不同意。江澤民就發飆,氣壯如牛,用亡黨亡國來要脅其他人,逼大家閉嘴。發動起來之後,曾慶紅給江出來很多壞主意。把這場迫害變成了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和資源的一場浩劫,這場迫害就不只是江澤民的個人戰爭了,而是整個中共體制幹的,而且這場迫害史無前例,連大規模活摘器官這種「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都幹出來了。曾慶紅特務系統就是用繼續迫害法輪功來捆綁現任政權。胡溫時代如此,今天亦如此。而且,現在面臨「打老虎」的壓力,更是不遺餘力地要跳出來鬧事。

曾慶紅的特務系統這麼幹有幾個目的。

一是抹黑習政府。讓外界覺得習也在迫害法輪功,讓習重蹈當初胡溫的覆轍;

二是挑戰習政府。習近平不是說要恢復傳統文化,說要宗教自由嘛,曾慶紅的特務系統就使勁找法輪功的麻煩;

三是轉移視線。習王反腐已經反到曾慶紅鼻子底下了,他一完蛋,他這條線上的蚱蜢就失去了「老常委」這個大靠山。所以只能窮途末路,拼死一搏。

四是捆綁中共。繼續整法輪功就是繼續讓中共作惡。迫害法輪功的事,不是某個人的,是中共整體參與的。習近平口口聲聲要維護黨的地位,曾慶紅就以党的名義繼續作惡,習要怎麼辦?

五是流氓慣性。這些組織就是這樣被培植起來的,主子沒有喊停,他們也不知道。每次換屆,使領館聰明的都會觀望,看上頭的政策走向,傻的才不留後路。

六是給下面的打氣。干擾法輪功,就代表一種政策走向,說明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沒有變,就是要給下面一個態度,讓他們繼續跟著作惡。

七是企圖重複「四二五」模式。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上訪,起因就是天津警察抓了40多位去一家雜誌社澄清一篇不實報導的法輪功學員,還打了人。他們知道法輪功學員有著對自己信仰的堅持,和平理性而又不會屈服於權勢。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設圈套,說天津市解決不了,讓學員去北京申訴。學員們到了北京,本來是去信訪辦,卻被員警引導到了信訪辦附近的中南海,製造「圍攻中南海」的假像。這事本來被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出面和平解決了,但一意孤行的江澤民卻利用這事大作文章,把和平的申訴上訪打成了「圍攻」。現在曾慶紅特務系統在香港的所為,很象當年的425,他們利用法輪功學員不會屈服于權勢恐嚇,一而再,再而三地製造事端,激化矛盾,就是想要搞出事來。

曾慶紅自身難保

不過,作惡多端必自斃。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歷史走到今天,看看那些在反腐中落馬的高官們,個個都是迫害法輪功的罪犯。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蘇榮、李東生、令計劃、張越、周本順……一個都跑不了。曾慶紅的心腹也正在一個一個地被剪除,甚至有報導說連江澤民都已經身不由己了。

那麼,跟隨曾慶紅繼續作惡,會有什麼下場呢?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27 1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