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躲在共青團背後的劉雲山(完整版)

人氣: 203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趙薇事件」開始降溫。共青團中央微博在這個事件中不斷挑動民眾情緒,招收的大批「五毛」也上陣,一度使得網絡上謾罵、穢語成風,但其行為在7月17日遭官媒不點名斥責。此後幾日,共青團中央又與官媒「交火」,引發網絡圍觀。幾次事件之後,習當局以各種方式削劉雲山的權。報導指現主管共青團工作的最高官員是劉雲山。

一、共青團煽動網絡文革 遭當局否定

官媒發文 為「趙薇事件」降溫

7月17日,大陸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針對「趙薇事件」發文說:「不需諱言,製造這起輿論公案的,賦予了她更為重要的角色,方法是挑動了那根長存的民族主義神經。 」

文中更直言:「以抵制外敵入侵的名義,抵制同胞,這便是全部的故事。我看不出這比抵制日貨時,用鎖砸同胞的腦袋高明到哪裡去。」

文章還明確批駁這個事件中流傳的陰謀論:所謂的「資本操縱輿論」純屬無稽之談。

共青團中央微博之前的文章曾提出「資本操縱輿論」的說法。

巧合的是,同樣是17日,曾經帶頭攻擊趙薇用「台獨」男主角戴立忍的網民、自媒體作者「癟犢子曰」發布公告,公開向趙薇道歉。他表示,自己的帖文中確有有待證明以及斟酌的地方,缺乏嚴謹的調研。他自己已將文章刪除,並要求轉載各方必須立即刪除。

趙薇回應戴立忍事件
面對「共青團」和「五毛」的一片謾罵攻擊,趙薇曾做出這種回應,質問為何非要把世界變得複雜和惡俗。(趙薇微博)

「趙薇事件」 共青團多次挑起事端

近日,趙薇執導的電影《沒有別的愛》遭到部分網友抵制。大陸網絡謠傳該片的主演戴立忍曾參與「台獨」相關活動;同時流傳的謠言還有,趙薇本人已加入新加坡籍。

7月6日,共青團中央的官微刊發長文,表面以梳理趙薇、戴立忍及新電影《沒有別的愛》遭網民批評說明事件的來龍去脈,實則挑起事端。

文章羅列出疑似戴立忍曾參加「反服貿」等諸多新聞報導和照片,同時貼出大量網民的批評性言論,最後告誡趙薇:犯錯不要緊,但認識到錯誤改正了就是好「同志」。

緊接著,共青團中央學校部的官方微博開始「逼」戴立忍表態,同時還聲稱自己的言論遭到「封殺」,並暗示這是趙薇「公關」的結果。共青團中央官微更是發出置頂微博,號召網友抵制趙薇和戴立忍的電影。

「共青團大戰趙薇」迅速挑動了網友的敏感神經,共青團招收的網絡五毛紛紛上陣,上述微博的熱門評論中過激言論占九成。

趙薇電影組回應戴立忍事件
針對網絡上「文革」式的攻擊,趙薇《沒有別的愛》工作室曾在微博上發表聲明回擊,戴立忍本人也聲明予以正面回應。(網絡圖片)

趙薇作出回應 戴立忍被撤換

7月11日晚,趙薇發長文澄清自己是中國國籍,「我的根、我的事業、我的未來都在這片土地」;稱戴立忍明確表達不是「台獨」等。

此前,《沒有別的愛》劇組和戴立忍也相繼發布聲明,否認戴支持「台獨」。但在強大壓力之下,7月15日,劇組發布聲明,決定撤換戴立忍。

該片於6月27日已經殺青,這也意味著趙薇將重拍此片。

共青團再度挑動矛盾

7月14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針對「趙薇事件」又發表文章《學術觀察:受資本控制,部分主流媒體人格分裂》,聲稱「由於資本集團滲透了幾乎全部的網絡媒體和有影響的傳統主流媒體」,因此「在重大政治問題上的言論和新聞立場出現嚴重的輿論一律,不同的聲音,基本發不出來」。

文章把當下的中國描繪成「掌握話語權的文化精英,在資本集團的強大支持下,跟社會其他精英一起聯手完成對網絡輿論的控制」。

上述微博發布前後,整個事件在網絡上走向了極端。

在「五毛」的描繪中,趙薇不僅和馬雲與「共濟會」勾結,還成了「ISIS頭目」,指揮發動法國尼斯的恐怖襲擊與土耳其政變來「轉移人們的視線」。「敵對勢力」給中國人「洗腦」、妄圖對中國進行「顏色革命」等陰謀論也紛紛出現。

此外,在微博上只要誰同情趙薇和戴立忍,同樣遭到瘋狂圍攻。大陸網絡一度充斥著謾罵、攻擊性的語言,不堪入目。有民眾將此稱為「網絡文革」。

在挑起了對趙薇、戴立忍的網絡語言暴力攻擊後,共青團中央7月16日發出了一條討論愛國行為的微博,搖身一變,指責那些製造有關趙薇的誇張謠言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有網民發帖說:這次是共青團搞的,是組織化行為的結果。全國一千多高校,團委學生會每所算一百個網評員,每天十分之一值班也有1萬人,每人刷100條就有100萬條評轉,再加上被帶動的外圍「自乾粉紅」,有目標地灌進熱帖及大V的微博。

文革大字報
現在狂轟濫炸的網絡攻擊,和「文革」期間鋪天蓋地的大字報沒有本質區別。(網絡圖片)

海外媒體:共青團走向窮途末路

7月17日,編輯部在北京的多維網發文《「禍水」共青團走向窮途末》評論說,正是共青團以一種「紅色姿態」攪和進來,才讓整個事情變了味。

文章說,「這種文革中常見的『打倒後再踏上一隻腳』的做法,共青團似乎用上了癮。」並指,儘管共青團中央的微博極力表明「這口鍋太黑,我們不背」,但該背的責任顯然逃不掉。從一開始附和網友將戴立忍打上「支持台獨」的標籤,引發了民粹情緒氾濫;到後來放出毫無證據的「資本操縱說」,把話題上升到政治鬥爭的高度,引發陰謀論與謠言滿天飛,整個輿論場被攪動的渾濁不堪。這不禁令人想要問共青團中央一句:你們真的是在疏解民眾情緒、引導輿論走向嗎?

同一日,香港東網發表一篇題為「愛國病入腠理」的署名評論文章表示,在輿論製造的過程中,中共共青團中央明顯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共青團在文宣勢力版圖中養賊自重,藉助政治正確的空檔,上下其手」。

還有評論認為, 共青團在此次事件中表現的如此積極,「與其自身的危機感不無關係。」

共青團的背後是劉雲山

2016年港媒《爭鳴》6月號發文披露,中央政治局於5月中旬開會,決定整頓共青團。該次會議上點明上至共青團中央,下至其基層、鄉村組織,都成了一潭死水。

今年4月中旬,大陸消息稱,中共政治局常委以改革的名義作出決定,共青團中央實行縮編精簡,裁撤至少30%人員。緊接著在4月25日,中紀委對團中央通報整改情況,嚴厲批評團中央存在著「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等四大要害問題。

港媒文章透露,江派常委劉雲山把中紀委對共青團中央的反饋報告一直捂住,不下達文件,不作傳達,不作討論。直至4月下旬中紀委查詢此事,劉雲山辯解稱:「擔心影響干擾中心工作、任務,擔心影響、挫傷百萬計團幹部的工作和抱負,擔心會被外部勢力乘機宣傳、抹黑等。」

中共這屆負責共青團工作的最高領導是劉雲山、李源潮等人。

另有報導稱,去年7月,當局召開中共史上首次「黨的群團工作會議」時,習近平就曾嚴厲指責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

2013年港媒曾披露,當年7月初,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上,李克強表示,共青團組織日趨墮落、變質。

消失數月的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日前在某論壇上發表有關環保問題的演講,在演講時依然「火力十足」。(大紀元資料室)
此前,共青團曾多次向地產商任志強開火,並瘋狂地喊出「共產主義是最高理想」。(大紀元資料室)

文革式圍攻任志強 共青團想要打擊誰?

在這次的「趙薇事件」之前,共青團與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之間已有過多次「交火」。

去年9月21日上午,共青團中央官微稱:「對於我們共青團人來說,共產主義既是最高理想,也是實現過程。」並喊出「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

此話引來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的炮轟。任志強評論說「曾經被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

很快各地共青團系統發表攻擊任志強的文章。

今年2月19日晚上,任志強針對「黨媒姓黨」的說法在微博發帖:「徹底地分為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此後,任志強被中共多家喉舌圍攻。

2月22日,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龍網發表題為《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的評論。此文把質疑指向任志強背後的領導:一個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的任志強,究竟誰給了他跳出來推牆的「勇氣」?

中青網法人微博@中國青年網煽風點火稱,「任志強這樣的黨員,其長期以來的言行都早已背離了黨的根本宗旨,違背了黨的政治紀律,已經不能稱之為共產黨員了。」文章還表示要「堅決把這樣的毒瘤清除出去」。這是網絡上最早發出的對任志強「清黨」的輿論之一。

共青團的中青網攻擊任志強,稱其「用心險惡」、「妄議中央」、「違反『國安法』」。

任志強曾撰文稱,現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其學長,更是其政治輔導員,文革期間又一起上山下鄉。王岐山晉升國家領導人行列後,兩人仍有聯絡,有時打電話深夜聊天,一聊就很久。

北京市委千龍網和團中央中青網這次在任志強事件中為什麼跳那麼高?有海外媒體認為,「因為這裡面摻雜著縱橫交錯的利益關係。」

報導說,劉雲山的目的是制約王岐山清查宣傳系統,防止他的「宣傳王國」出現清查周永康「政法王國」時那樣的雪崩效應。另外一個導火索是,劉雲山兒子劉樂飛被查出問題,劉有「圍魏救趙」之意。

報導還說,任志強與王岐山有無數人都知道的密切關係,宣傳系統遂打著任志強「反黨」和「危害國家安全」的旗號來反制王岐山與習近平合圍中宣系統。

評論:劉雲山的危機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人民日報》社長楊鎮武是習近平派系的人,微信號「俠客島」此前多篇文章幫習說話。這次不點名批評共青團,很可能是習近平的要求。這也從側面看清劉雲山文宣勢力的衰弱和劉的危機。

二、共青團挑釁官媒 習削劉雲山權力

在「趙薇事件」降溫後,共青團開始大戰「俠客島」。

共青團挑釁「俠客島」  遭回擊

7月17日「俠客島」發文為「趙薇事件」降溫後,被網絡稱為「團飯」、由共青團招收的網絡五毛再次上陣,熟練地發起了又一輪攻擊行動,將「俠客島」打成「莆田系」,指稱「俠客島」其實屬於「營銷號」、「故意扭曲」官媒文章等等。網絡再次出現謾罵、攻擊性的語言。

在這場混戰中,《人民日報》也被捲入其中。五毛們一邊自稱把「俠客島」「開除」出《人民日報》,一邊指責《人民日報》本身是中共內部的「走資派、內鬼、被公知和資本控制的垃圾謠棍集團」。

有網民驚呼:新時代問題出現了,黨媒應該怎麼樣證明自己是黨媒?

7月19日,「俠客島」連發三彈:「有句話叫啥來著?窩裡橫。哦,還有很多人可能還分不清人民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網,海外網啥關係。建議先分清楚關係後再來,就像你要去愛國,先把蘋果手機砸了再說。」

「敵人還沒打進來,自己先內訌了。」

「俠客島」還直指@思想火炬說:「黨報的態度來了。聽誰的?反正不能聽某些大V抵制麥當勞肯德基的愚蠢建議。」

11.jpge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這裡提到的大V就是之前倡議全中國人民不去麥當勞和肯德基消費的@思想火炬,這也是共青團中央特聘智庫成員朱繼東操作的網評帳號。

朱繼東是共青團中央特聘的所謂智庫成員。(網絡截圖)

此後雙方繼續混戰。在此大戰中,「俠客島」的一條微博也被多人舉報後刪除。

圍觀的網民紛紛發表看法:

「趙薇這個事,實際上已經演變成了團團(共青團)和大大(習近平)的輿論卡位戰。」

「團團實際是利用了人民群眾對官媒的認知誤區。人民群眾自然認為官媒是鐵板一塊的,事實上並不是。」

還有網民匯總了這幾天網絡戰的對話,發帖說:截至今天(20日)下午,這場大戲還沒有結束。被刪帖的「俠客島」還在評論裡繼續手撕團團;而朱先生(朱繼東)則一面在@思想火炬帳號上大轉「新自由主義亡國啦,要把黨員問責制度落實好」以及大大的講話,一面在小號繼續暗示「俠客島」是《人民日報》也不承認的山寨貨,當然,也依然有朱先生的死忠粉繼續在刷著「資本控制輿論」「趙薇秒刪」的帖子。

帖文總結說,這是「黨魁清理衝鋒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此次大戰實際上是《人民日報》背後的習近平與共青團背後的劉雲山之爭。

五大央媒設立新媒體 信息在微博大戰後被放出

習近平在「十八大」上任後,主管中共意識形態的江派常委劉雲山不斷攪局,多次封殺和曲解習近平的言論,與習近平作對。習陣營則在不斷深入清洗文宣系統的同時大力推動新媒體,劉雲山權力被逐步拿走。

在共青團和「俠客島」在微博上大戰後,習陣營在7月21日高調披露,當局五大央媒已設立新媒體。

習近平上任後,在新媒體宣傳方面著力甚深。據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報導,中央黨校報刊社14日召開「學習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邀請中宣部黨建雜誌社「習語」、人民日報海外版「學習小組」、人民日報「學習大國」、新華社「學習進行時」、光明日報「學習時刻」等5家新媒體負責人參加座談。

據報,邀請這5家主責宣傳習近平的新媒體參加,也是為了讓外界對這5家中央級新媒體「有更多了解。」 座談會上這5家新媒體還展開交流。

現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何毅亭與習近平是同鄉,被認為是習的「鐵桿文膽」、七大智囊之一。2013年9月,何毅亭由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務副主任轉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掌管中央黨校實權,替習掌控中共思想基地。

2015年12月16日,第二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在浙江烏鎮召開,習近平在開幕禮上發表演講。期間,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向港媒表示, 習近平對中共傳統媒體已經不抱任何期待了,「他只重視新媒體,他曾說年輕人已經不讀報紙了,工作重心就是在網際網路,所以他要布局。」

2014年8月6日,日本的NHK電視台政治部記者曾在推特上透露:下一個將要被削權的是中宣部及把持中宣部的劉雲山。宣傳部門的控制權將被習近平拿走。

十多天後,習近平召開「深改小組」會議,宣布要組建新媒體。

網信辦也掌控了大陸的新聞網站,將網絡媒體的權力從中宣部部分拿走。

微博大戰後的另一消息:習人馬兼任中宣部副部長

中共網信辦官網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為網信辦主任、國新辦副主任。(圖絡圖片)
中共網信辦官網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為網信辦主任、國新辦副主任。(圖絡圖片)

同時,習近平也不斷在文宣系安插自己的人。

6月29日,官方通報,中宣部副部長魯煒被免去網信辦主任與國新辦副主任兩個職務。這兩個職務均由網信辦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徐麟接任。

在共青團挑釁「俠客島」事件後,7月20日,海外媒體紛紛報導徐麟已於今年6月履新,任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一職。查看其官方簡歷也可證實這一點。

徐麟是當年習在上海的舊部,被認為是習的人馬。

2013年10月,習近平在浙江的舊部黃坤明調任中宣部副部長,2014年12月任常務副部長。

劉雲山多次被削權

6月28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問責條例》。會議稱,「對於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損害中共執政的政治基礎的都要嚴肅追究責任,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又追究領導責任。要把責任壓給各級政府。」

據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該條例的幕後主導者。

6月29日,《明報》針對這個《問責條例》發表的評論文章表示,所謂主體責任,是指(中共)各級黨委;監督責任,則是指各級紀檢機構;而領導責任,則是指官員個人。在中央來說,中央黨建領導小組組長是劉雲山,應由劉負主體責任,王岐山則是負監督責任,現在監督者越俎代庖,劉雲山情何以堪?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劉雲山作為中共黨建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相關事項應由其負責主導。現《問責條例》由王岐山出台,這也凸顯劉雲山的權力再被削弱。

6月8日,王岐山主掌的中紀委通報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列舉中宣部「五大罪狀」。當時,BBC中文網的報導將此稱之為「政治大地震前兆」,報導指這是高層「不滿於中宣部工作不力將整頓中宣部的信號」。還有輿論預測,中共高層內部可能很快出現「大地震」。#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7-31 5: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