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資是中國市場門票? 台學者:先射箭再畫靶

中信金6月24日召開股東會通過中資私募案,遭民團批評,股東會的召集程序與決議方法有程序上的瑕疵。(陳柏州/大紀元)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北報導)繼聯發科高喊中資入股,中信金董事會日前決議私募基金引進中資,理由是可藉此取得中國市場。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蔡明芳表示,聯發科、中信金等如果真需要對方市場,應該是入股中國國家級產業,才能真正進入中國市場,中資來台入股就是要吃下台灣市場,怎可能跟台灣業者分享中國市場?「我們不是逢中必反」,但與中國合作的廠商都是先射箭再畫靶,已確定跟中國合作,再找很多理由包裝,把目的合理化。

「中資入股就可以解決聯發科的市場問題?」蔡明芳指出,邏輯有點奇怪。中資來吃聯發科的股份,跟聯發科入股中資不一樣,聯發科到中國參股,才有辦法進入中國市場,中信金也是一樣。過去中國ICBC要參與永豐銀行的股份,永豐銀並不會因此得到中國市場。中國的廠商不會笨到來台入股,就把自己在中國的市占率分給台灣,中資來台參股只會讓他們的銀行更容易進入台灣市場、分享台灣獲利。台灣銀行業一天到晚盼中資入股,「如果腦袋沒有問題,這些業者的經營百分之百有問題」。

蔡明芳說,台灣現在游資很多,不管中信金、聯發科或更早的永豐銀等想找中資入股的廠商,如果缺資金,告訴賣儲蓄險的壽險業者定存有5%報酬率,他們馬上投資。如果不缺資金,中資入股跟台商進入中國市場八竿子打不著關係。至於要求中資入股是否尋找破口?他表示,重點在政府腦袋是不是清楚,業者要給政府合理的邏輯、合理的說明。

市場看得到吃不到 中共找碴千百種

關於中資入股對台灣的影響與威脅,以台灣金融業到柬埔寨買下當地銀行為例,蔡明芳表示,或許業者可以真的進入柬埔寨市場,但「進入市場後會不會看得到吃不到?」最嚴重的是以發生誤射的飛彈來說,聯發科若參與晶片設計,如果引入中資,晶片被中國竊取會發生什麼事?

台塑大煉鋼廠進入越南市場,姑且不論死魚事件,今天越南要對付台塑,台塑非聽話不可。中共若要對聯發科或中信金下手,有千百種理由可以找碴。如將聯發科安個竊取國家技術罪名,聯發科逃得掉?

中央銀行3月底公布國銀對中國大陸曝險(最終風險)高達621億美元。蔡明芳說,中共設計某家銀行貸款不還,台灣能處理?同時也顯露代理人的問題。到底台灣業者看到的是整個銀行的獲利,還是經營者個人私利?即使業者強調為股東好,不是為個人私利,如果銀行沒有獲利,絕對是個人獲利。可以當到銀行家,有一定程度經營能力、經驗,「只有可能是壞蛋,不可能是笨蛋」。

台皮中資私募基金 國安值得關注

中資很大問題是資安甚至國安問題,蔡明芳指出,像國安層級產業不是一般小廠商可以做到,台皮中資要搞大合併或併購案,政府應該不會看不出來,金額通常不會太小,要查很容易。不過,有些台皮中資是一家一家個別擊破,像這種政府要怎麼管制?用刑事偵查很難偵查,而且是不是專家偵辦也是問題。

蔡明芳表示,國安問題不是只有狹義的打仗或武器,而是會對台灣經濟命脈產生重創。如聯發科是還不錯的公司、有商機,要併聯發科一定是有名有姓的廠商,絕對不是阿貓阿狗,如果它的併購會產生國安問題,政府就必須有所考量。美國IBM當初要賣筆電或某個重要部門給中國廠商時,美國政府非常緊張、非常重視,台灣政府有什麼理由不緊張?

蔡明芳說,台皮中資雖合法但不合理,看政府怎麼處理。有時很難判定資金屬性,可能轉了好幾批才轉進台灣,只能從資金運用上對消費者、台灣是不是正面來判斷,如果是正面,台皮中資也沒關係。如旅行業者是台皮中資,在台灣把旅行業經營得有聲有色,旅行團品質也辦得很好,應該歡迎這種廠商,但問題是現在中資一條龍把台灣旅遊品質搞得很差。

對於中嘉案,遠傳表示只不過引進私募基金竟然被擋,蔡明芳指出,他曾在法學雜誌提過,如果遠傳引進私募基金沒有中資疑慮,慈禧太后垂簾聽政也就沒有干政問題。他認為,與中國合作的廠商都是找藉口說可以吃掉中國市場等,先射箭再畫靶很有問題,特別是已具有規模的大企業。而中信金控讓人質疑的是,找很多沒有金融背景、退休國民黨大老參與。

台積電能對抗中資 IC廠商有苦不敢說

對於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之後建議讓中資有條件入股,淡江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蔡明芳認為,要讓中資入股也不是不行,但要看政府有沒有像台積電的管理能力,如果沒有,好政策也會變成壞政策,這建議從張忠謀的角度可能沒問題,但從國家角度,很多人會抱持非常懷疑的態度。台積電建議中資入股,就台積電本身來說沒問題,它夠強且有恃無恐,但其他業者是不是有台積電的能耐,那是一個問號。

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特聘教授林盈達則表示,投資後雙方的關係會更緊密,中資就會進行更多騷擾,以半導體產業來說,晶圓廠、IC設計廠有產能、產量的差別,張忠謀應該去了解狀況。中共沒有要求它的半導體設計公司只下單到中芯不下單到台積電,因為中芯半導體的良率、技術差,如果這樣做IC設計公司會死得更慘。

「中共沒有條件去威脅台積電」,林盈達說,台積電有恃無恐,它只有4%的產量在中國,對它來說無關痛癢,但是又可以對中國交代,美國高通、英特爾都是這樣。聯發科其實已經在中國投資、已經有所交代,它要求中資入股,可能想參加中國隊,未來日子比較不會那麼辛苦。

對於中國現在江派與習派鬥爭,業者押錯寶就可能垮掉?林盈達指出,很多大老闆都會判斷錯誤,包括宏達電王雪紅、聯電曹興誠、宣明智都判斷錯誤,以後要再爬起來很難。蔡明介也有可能判斷錯誤,為聯發科、台灣IC設計產業好,他應該回頭是岸。

立委黃國昌則提到,他與新竹一些IC設計廠交換過意見,建議在立法院開公聽會,他們回應,「你可以開公聽會,但敢去參加公聽會的人一定Say yes,不會有拒絕開放的業者敢去參加,而且大聲Say no」。台灣IC設計業在對岸面臨開放中資入股的強大壓力 ,台灣政府的管制是他們非常重要的靠山與後盾,只要政府管制,廠商面臨這些壓力時,就可以輕輕卸去。◇

責任編輯:芸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