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吧!你值得被看見》書摘

寫作矛盾力:憂傷帶來快樂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作者/蔡淇華

《寫作吧!你值得被看見》/時報出版 提供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

「我非常不喜歡父親的矛盾,他明明喜歡狗,卻不允許我們在家中養狗;他明明很想創業,卻死守一個公務員的工作;他明明很喜歡像以前一樣,和我聊天說地,現在卻沒聊幾句就趕我進房間念書。唉,我父親真是矛盾。」一位女同學在文章中描寫她的父親,很明顯,她不瞭解「矛盾」就是人生。

「妳週末去看看《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好不好?看完後,妳可能會寫出不一樣的東西。」

學生看了電影,週一來學校就到辦公室找我:「老師,電影很感人,害我哭得很慘,但我不是很瞭解找到憂憂才能找到快樂的邏輯。」

《腦筋急轉彎》是皮克斯在二○一五年發行的動畫電影。主角萊莉因為父親尋找新工作,舉家搬遷至舊金山,但萊莉無法適應新環境,頻頻與父母發生衝突,此時萊莉腦中的樂樂(Joy)與憂憂(Sadness)在記憶迷宮中迷路,萊莉的大腦總部只能由怒怒(Anger)、厭厭(Disgust)以及驚驚(Fear)主導,導致萊莉變得憤世嫉俗。最後樂樂發現萊莉最大的快樂記憶是發生在一次憂傷之後,也就是說,如果無法找到憂憂,萊莉永遠無法恢復快樂。

「憂傷帶來快樂,聽起來矛盾,但那是人生的真相。」我這個老頭子開始倚老賣老:「人生本是悲歡交集,就像在憂慮中K書後,才能得到好成績的歡樂;渾身傷痛後,才有登上高峰的激情,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老師,你讓我想到『痛快』,這個名詞好矛盾。」

「其實真正矛盾的是人,例如人的優點往往也是他的缺點;而他的缺點有時會成為他的優點。」

「怎麼講?」

「 就像我的一個朋友最近離婚了, 她是一個嚴肅的人, 結婚前愛上大而化之的他,她說和他在一起好輕鬆、好快樂,但結婚後卻覺得他的大而化之是『隨便』,因為他總是把家裡搞得亂七八糟。」

「有道理,昨天我看一部TED影片,就提到樂觀的人雖然較容易成功,但容易大起大落;但悲觀的人較不容易犯錯,所以平均比較長壽。」

「對啊,所以這個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每一個人都是矛盾的。就像皮克斯的另外一部動畫片《天外奇蹟》,講的就是這個矛盾。片中女主角艾莉一心想要冒險,卻屈服於經濟的現實,一次次放棄夢想;而死板的男主角卡爾老了之後,先是一再拒絕八歲童軍男孩羅素,最後終於回到新婚時喜歡小孩的初衷,和羅素完成了抵達仙境瀑布的壯舉,實現了艾莉浪漫的遺願。」

「老師,好像戲劇中迷人的角色都很『矛盾』。」

「是啊, 像《 紅樓夢》 中的林黛玉,既嬌柔又剛烈;《怪醫黑傑克》中的怪醫,既貪財又有正義感。還有,妳父親不也是很矛盾嗎?妳父親愛狗,可能為了少花錢而不敢養;可能為了穩定的家庭經濟基礎,甘願當公務員;也可能很喜歡和女兒聊天,卻怕聊太久會占據妳讀書、睡覺的時間。妳父親的角色很『矛盾』,但不迷人嗎?」

學生的眼角有點溼潤,說:「老師,我大概知道怎麼重寫我的父親了。」

很高興學生透過創作,「得人之情,哀矜勿喜」。更期許她能因為文學的善解,知道人生可以選擇在矛與盾的對抗中,抵銷生命的能量,也可以選擇讓矛與盾同向共力,因此將有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大到可以拉起《天外奇蹟》中的氣球,一起慢慢高飛,不斷上升再上升……

本文節錄:《寫作吧!你值得被看見》/時報出版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 對許多人來說,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這一理念說好點是太煽情,說得不好聽則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並不會讓管理者顯得太軟弱,反之,利他的品行會在團隊中增加領導者的威信;某些情況下,會轉化為一種很強的競爭優勢。
  • 現今針對氣候變遷議題持續上演的政治僵局,是埃利希和賽門的衝突所造成最負面的影響。過去關於人口成長和資源稀少的錯誤主張譬如埃利希於七和八 ○年代,預測因糧食稀少而引發的大型饑荒漸漸地破壞了提倡氣候抗爭行動的科學家和環保分子的信用。
  • 去四十年來,持續的人口成長以及更富庶的人類社會,顯示了人類比埃利希預期的更能面對自然限制。埃利希透過一九九四年的一篇探討「最佳人口數量」的文章表示,五十五億的人口已經「很明顯地超過地球所能負荷」。埃利希和共同作者宣稱,地球最適宜的人口數量,約莫是在十五億至二十億之間。自那之後,地球人口又增加了十五億人。究竟,人類是在什麼方面「明顯地超過」地球的承載力呢?確實,很多人正在遭受貧病之苦,而氣候變遷也正威脅著地球,但人類似乎尚未走到埃利希所預期的絕對極限。我們是否真的超用了地球資源,使得世界人口面臨充斥災難的未來?我們還無法確切得知,究竟地球可以承載多少人口,人類也很可能已經為世界末日架好了舞台。只不過,那一天看似還很遙遠。
  • 極端的聲音開始主導美國政壇,而黨派鬥爭也越演越烈。正如保羅.埃利希和朱利安.賽門之間的分歧意見所示,觀看世界截然不同的切入點,最終導致了如此之大的差異。兩位在科學、經濟和社會方面,都曾提出重要見解,不過雙方都未能真正一枝獨秀。埃利希和賽門的衝突史,反倒揭示了兩人水火不容觀點的局限。他們之間的劇烈衝突,顯示聰明人容易毀謗自己的對手,將自己關注的議題,精簡為殘酷、引起分裂的語言。由埃利希和賽門賭注所凸顯的衝突,引發了全美的政治爭論,更使環境問題,特別是氣候變遷議題,成為政治問題當中最為兩極且分歧的議題。
  • (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報導)關注全球重大新聞和專家意見的《World Affair》雜誌報導,《失去新中國》一書作者、前美國智庫研究員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書《國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寫道,「當王立軍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圍來到成都美國領館時,他帶來了一系列重創他上司薄熙來的故事:薄與英商海伍德被謀殺有關、挪用重慶公共資金、勒索當地的犯罪黑幫。」「身為前重慶公安局長,王對薄知之甚詳……暗指薄與江派大員周永康密謀……奪權。」
  • 但事情就照這樣繼續下去,直到有一天,媽媽決定送我離開這裡,因為我十歲了──大概吧──我個子太高,藏不住了,就快塞不進那個洞裡,而且恐怕會把我弟弟壓扁。
  • 假如路上遇到和我們相同方向的卡車,我們會問問司機是否願意讓我們搭個便車(就算只有幾公里路也好),假如對方人很好,就會停下來,讓我們上車,但假如對方並不友善,或對自己或對這個世界充滿怒氣,他們經過的時候就會加速呼嘯而過,弄得我們一身塵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