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首辦國際器官移植大會 受邀中國醫生涉殺人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被指活摘器官

為期6日的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將於本月18 日起在香港灣仔會展舉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4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8月18至23日,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將於香港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每兩年舉辦一次的移植大會,今屆選擇移師香港,也是首次在港舉辦,不過就因為邀請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背景具爭議性的中國醫生,而遭到國際醫學界和人權組織譴責和杯葛。

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大會(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Congress)將在本月18日至23日在香港灣仔會展舉行,全球醫學界頂尖專家將聚集香港進行交流和討論。

大會邀請多名中國專家發表專題演講,其中包括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鄭樹森等。他們的身份和背景引起不少爭議。

黃潔夫2001年起擔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12年間,正值法輪功遭到中共殘酷鎮壓,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呈幾倍增長。(大紀元資料圖片)
黃潔夫2001年起擔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12年間,正值法輪功遭到中共殘酷鎮壓,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呈幾倍增長。(大紀元資料圖片)

器官移植監察人士表示,香港舉行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存在兩個顯著令人不安的問題。第一,中國醫生的臨床研究基於不道德的器官獲取;第二,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高層將和中共軍方醫生、移植手術外科醫生共享講台。後者被指控參與大規模殺戮無辜者。

會議前夕,人權組織「醫生反強摘器官組織」(DAFOH)在7月28日發文,呼籲國際器官移植協會撤回對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邀請,認為他涉嫌推動和參與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違背醫學倫理。

以色列器官移植協會現任主席、著名心臟移植醫生雅各拉維教授(Jacob Lavee)認為,忽視從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報告是「移植學會倫理操守的一個道德污點」,他因此宣布抵制移植學會的2016年大會,並呼籲更多同行杯葛此會。

專家指,大陸醫院肝臟移植個案都會匯報給設在香港瑪麗醫院的「中國肝臟移植登記系統」(CLTR),但系統在國際開始調查活摘器官後停止對外開放。圖為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大紀元資料圖片)
專家指,大陸醫院肝臟移植個案都會匯報給設在香港瑪麗醫院的「中國肝臟移植登記系統」(CLTR),但系統在國際開始調查活摘器官後停止對外開放。圖為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陸器官移植或達150萬宗

今年6月22日,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及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發布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最新報告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至10萬例。在過去15年裡,估計進行了大概15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中共強摘器官的主要對象是法輪功學員,並且正在繼續進行。

此前的6月13日,美國聯邦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以及停止對法輪功持續17年的迫害。

中共官方舉辦專題研討受邀大陸講者身份特殊

香港這個最靠近中國大陸但相對自由的城市舉行大會,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再次浮上檯面,成為與會者不能迴避的問題。

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大會每兩年舉辦一次,此次由香港和泰國移植分會協辦。大會首日下午,主辦方安排了兩個小時的單獨研討會,專門邀請6名中國醫生作專題演講,包括黃潔夫、鄭樹森、港大醫學院中國肝移植註冊中心助理主任王海波,以及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管、香港大學醫學院外科學系教授盧寵茂等。

這個題為「中國器官移植的新時代」的專題研討會,由「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和「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聯合舉辦。這兩家機構都是中共官方的機構。黃潔夫為「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

全國肝移植通報瑪麗醫院

今次呼籲大會撤回邀請黃潔夫的「醫生反強摘器官組織」(DAFOH),2013年於香港立法會大樓內舉行了一場探討中共活摘器官的研討會。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專程來港出席會議,他在會議中首次指出香港的特殊性,包括掌握了打破中共掩蓋活摘罪行的關鍵——設在香港瑪麗醫院的「中國肝臟移植登記系統」(CLTR),「中共政府正在掩蓋罪行,其中一部分掩蓋工作正是在香港瑪麗醫院發生,因為中國每一家醫院都要把肝臟移植個案匯報給瑪麗醫院,這項數據過去是公開的,但當我與其他研究員開始引用,他們就關閉了它。」CLTR具體在何時停止對外開放以及背後的原因,外界沒有相關資料。

黃潔夫獲港大學位受質疑

瑪麗醫院是香港大學醫學院的教學醫院。2014年3月18日,香港大學向黃潔夫頒授名譽博士學位。當時港大學生會發公開信,質疑黃潔夫2005年9月操刀肝臟移植試驗手術時,額外要求兩個備用肝臟,但器官來源及主人死因均成謎。悉尼大學醫學院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也發表公開信,呼籲港大撤銷頒發名譽教授稱號予黃潔夫,得到美國、德國和以色列醫學界同行支持。

頒授當日,有香港法輪功學員到場抗議,呼籲港大切勿頒授榮譽給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中共罪犯。在儀式前後,黃潔夫都沒有經由正門進出,而是使用另外的通道,以避開法輪功學員的抗議。

鎮壓法輪功機構負責人操刀過千宗移植

鄭樹森
鄭樹森

另一個主題演講人鄭樹森,有著奇怪的雙重身份:他是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資深肝臟外科醫生。據大陸媒體稱,截至2012年,鄭樹森「施行肝臟移植1,080例,同時開展多器官聯合移植,施行肝腎聯合移植25例,為國內移植數量最多」。他並監督了數千例肝移植手術。

鄭樹森同時是浙江省「反X教」協會副理事長,該協會是共產黨煽動仇視法輪功的宣傳機構,其協會主任張越曾任中共北京公安局26局局長(公安部610負責人),最近被送司法機構處置。

6
盧寵茂

盧寵茂受邀同台發言

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管、香港大學醫學院外科學系教授、肝臟移植專家盧寵茂,也是同一場研討會的受邀講者。盧寵茂在2015年5月接受「健康界網站」訪問時透露希望與大陸深入合作,中港兩地考慮器官共用;又說與大陸專家鄭樹森有20多年合作經驗,「香港第一例肝移植手術他就參與我們了。20多年來,我們和內地的醫院也有很多醫學方面的交流,技術、研究、培訓,大家到瑪麗醫院參觀我們的活體肝移植。」。

因港大校委會風波廣為港人認識的盧寵茂,師從被譽為香港「換肝之父」的范上達教授。2015年10月15日,范上達發表於《美國移植學報》的兩篇學術論文遭到撤稿,被指部分圖片來源令人懷疑和擔憂,盧寵茂亦為論文署名作者之一。◇

大陸醫生論文涉器官來源不明

參加本次器官移植大會的大陸醫生,還包括中共軍方器官移植外科醫生石炳毅、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院長、具軍方背景的沈中陽、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王長希以及北京中醫藥大學的劉紅霞。他們被指參與大規模殺戮良心犯,以獲得器官用於移植手術牟利。

6
王長希

來自澳洲悉尼的世界頂尖腎臟移植外科醫生查普曼(Jeremy Chapman)是香港器官移植大會的一個小組會議中的成員。查普曼是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前主席、器官移植醫學期刊的現任編輯,他是中共器官移植高級官員的長期私人朋友。查普曼還是香港器官移植大會的科學計劃主席,有責任確保來自中國的論文摘要沒有使用來自囚犯器官的研究。

未知的器官來源

《大紀元時報》調查了超過50份中國大陸與會醫生的論文報告,發現很多論文作者不提供有關器官來源的任何信息。

比如,北京中醫藥大學劉紅霞(Liu Hongxia)的論文「肝移植受體疲勞的影響因素(編註:譯名)」一文沒有提供285個肝臟的器官來源信息以及他們是何時獲得的。這使得判斷這些器官是否道德地獲取變得困難。

其它研究論文有類似的缺陷,比如「544個同種異體的腎移植案例活檢病理分析(編註:譯名)」,另一個是針對658個腎移植的研究,論文的作者是王長希(Wang Changxi)。

截至2009年,中國僅進行了120例自願捐贈的器官移植手術。所以,存在明顯的可能性是,很多這些移植手術的器官是非自願的。

自2005年以來,中共官員表示,大部分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自2003年以來,成立了一個全國性的器官捐獻系統,但是(移植)手術的數據是否可靠是令人難以捉摸的。

700宗腎移植疑非自願

兩位演講人都有問題。其中,劉紅霞是2003年一篇論文的聯合作者,從1999年1月至2002年5月,她至少參與了60例器官移植手術。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器官沒有一例是自願捐獻的。統計上,很多器官來自良心犯,這樣的囚犯器官據信自2002年以來一直是主要器官來源。

另一位演講人王長希存在同樣的問題。根據醫院網站資料,他主刀完成700多例腎移植手術,大部分手術是在中國沒有器官捐獻系統的時候完成的。其他的演講人或者聯合作者有類似的問題。

還有數篇論文沒有提供器官移植手術的時間。一些論文的手術時間和中共聲稱有了器官捐獻系統的時期重合,但不是所有的案例都是這種情況。

即使在2013年以後,外界包括國際器官移植專家不可能得知哪些論文研究的器官來自於自願者捐獻,哪些來自死刑犯。◇

99年後器官移植異常增長

黃潔夫2001年起擔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的12年間,正是法輪功遭到鎮壓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幾倍增長的時期。

據2010年3月大陸媒體《南方週末》發表的〈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報導:「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1999年以前中國20多年的肝移植累積總數僅100多宗,平均每年只有5至6宗,1999年以後呈指數增長,官方數字指僅2005年年度肝移植量近3,000宗。

根據官方公布的資料,僅在2012年一年裏,黃潔夫就做了超過500例肝移植手術。

大陸媒體曾報導,2005年9月,黃潔夫隨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為團長的中央代表團去新疆參加自治區五十周年慶,為一個患肝癌的黨官做手術,因為擔心手術過程中有誤,在一天之內就臨時分別從廣州和重慶找到、取來兩個匹配的活體肝臟備用。最後,自體肝臟移植成功,這兩個備用肝就此浪費。

國際調查員麥塔斯曾指出,早於2005年7月,時任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首度承認中國器官移植有「95%來自死刑犯」,但近年死刑數字持續下滑,器官移植數字卻維持不變,顯示中共更多地摘取活體器官,「死刑罪行有所減少,而批核死刑的權力亦從地區法院轉移至最高法院,還有75歲以上的人不可執行死刑,還宣稱不會用酷刑逼供所得的證據來判死刑罪……死刑數字下降,意味著可供移植的死囚器官也有所減少,不過,(中國)進行的移植數字卻維持不變,據我估計,從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身上所取得的器官有所上升。」

資料顯示,中國肝移植註冊在2005年2月成立,資料庫由瑪麗醫院的肝臟疾病研究中心管理。2008年5月,中共衛生部正式授權中國肝移植註冊為國家肝臟移植科學註冊系統(CLTR)後,CLTR已經覆蓋了全國36個城市80家肝移植中心。截至2012年初,短短8年間,CLTR共收集了21,740例肝臟移植患者資料。

黃潔夫作為中國器官移植的專家,被指是中共國家掠奪器官在衛生系統的推行者。在江澤民親信李長春主政廣東期間,黃潔夫曾是中山醫科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和附屬第一醫院院長。據官方報導,以肝臟移植為主要學術方向的黃潔夫,在國內外發表了180多篇學術論文,獲過8項省、部級科研成果獎。

黃並直接籌劃、推動建立了全國性器官庫調配網絡。2003年9月,黃潔夫在長沙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作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立法專題講座時提出:以立法解決當前器官調配和管理上的混亂現象,在衛生行政部門的參與下,逐漸形成省、區域和全國性的器官調配網絡,以「不用往返運輸供體使手術成本下降一半,且移植品質也因等待移植時間的縮短而大大提高」。

黃潔夫也試圖將器官調配共享機制引入港澳台,引發社會爭議。據澳門媒體今年2月26日報導,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25日出席「中國內地器官移植體系的建立」座談會,黃潔夫在會上稱中國「是世界排名第二大器官移植國」,並提到將「港澳台納入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爭取在三、五年內在兩岸三地推動下,讓中國成為國際器官移植數量第一的國家」。

此番言論引起香港網民的熱議和擔憂,迫使香港食物及衞生局7月10日發聲明回應,指大陸器官捐贈法規及分配制度並不適用於香港,「香港目前未有任何正式機制讓本港與境外醫療機構分享遺體捐贈器官。」又說現時在香港逝世病人所捐出器官,原則上只會捐贈予正在輪候器官移植的本港病人,「而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只會在香港病人中無法找到合適的受贈者的情況下,才會因應情況,考慮把器官轉贈至其它地區的病人。」◇ #

責任編輯:李薇

 

評論
2016-08-11 7: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