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迦葉為何在大理等待彌勒

南宋時期大理國畫家張勝溫所繪《大理國梵像》局部,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人氣: 75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或許,您曾被武俠小說中,大理段譽的「凌波微步」、「六脈神劍」等武功絕學所傾倒。現實中的大理雖無武功絕學,卻有名聞天下的四大奇觀。更因大理和彌勒之緣,成為古今文人、修道之人崇敬的聖地。

奇秀天下雞足山

說起大理,不得不提起雞足山,此山峰巒疊嶂,攢簇一片,形成天然的蓮花。它兼有泰山之雄、華山之險、黃山之奇、峨嵋之秀,是除了五台山、峨嵋山、普陀山和九華山之外的又一大名山。因其山勢前列三峰,後拖一嶺,形如雞足,故名雞足山。

雞足山之興源於佛門的一段緣起。釋迦牟尼佛涅磐後,大迦葉遵奉佛陀法旨,攜帶佛牙舍利、金縷袈裟來到雞足山。他在雞足山天柱峰下的華首門入定,等待未來佛「慈氏」(即彌勒佛)出世,將佛衣和舍利轉交給他。當時正值西周周孝王五年,公元前906年。

此事,在《五燈會元》、《大唐西域記》、法顯《佛國記》等著作中均有記載。譬如玄奘《大唐西域記》記載:「迦葉承佛旨徑持正法,結集至盡甘年,將人定滅,乃往雞足山。」

大理之興

大理國的前身是南詔國,在唐宋元時期,南詔、大理國從中原輸進大量的佛經、漢書經典。佛家文化由此大興,開啟大理國王室九世信佛的傳奇時代。

大理國開國之君段思平崇尚佛法,每年都要建造寺院,鑄造佛像不下萬尊。(《南詔野史》:「好佛,歲歲建寺,鑄佛萬尊。」)大理國一共經歷22位國王,除段思英一代被其叔廢為僧侶外,先後有九代國君自動禪讓王位,出家為僧(據胡蔚本《南詔野史》統計)。

當時的大理國,任用僧人擔任國相,這在歷史上是非常罕見的現象。因其國風尚佛,因此大理境內出現無山不廟、無廟不僧的景象,史料記載,雲南境內建有八百大寺,三千小寺。此地人家家戶戶皆以崇佛為第一要務。(《建築史》第21輯:「建大寺八百,謂之藍若,小寺三千,謂之伽藍,遍於雲南境中,家知戶曉,皆以佛教為首務。」)

從皇宮到民間,處處瀰漫著焚香的味道,曾有詩言:「金殿空中香霧迷,十里松風吹不斷」,正是描述當時的大理國風。

南宋時期大理國畫家張勝溫所繪《大理國梵像》局部,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忽必烈把大理納入中原王朝版圖後,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郭松年到大理,親眼目睹當地無論貧窮富貴,家家都有佛堂;不分老少,每人都持佛珠。一年之間,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進行齋戒,絕對不喝酒,不吃葷腥之物。(郭松年《大理行記》:「其俗多尚浮屠法,家無貧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壯,手不釋數珠;一歲之間齋戒幾半,絕不茹葷、飲酒,至齋畢乃已。」)

由於中國和印度都有雞足山,到底哪一座才是大迦葉安然入定,敬待彌勒之地。從中印兩國歷朝歷代帝王崇佛護法,雞足山所現神跡以及芸芸信眾建寺修廟的盛況來看,大迦葉入定的雞足山應在雲南大理。

三千年之運

周朝有一本《周書異記》講到:周昭王年間,西方誕生一位大聖,因此顯現出的五色光芒直衝太微星。當時太史預言,一千年後,這位聖人之法將會傳到東土。周昭王就命人將此事刻在石頭上,埋在城南,以備後世檢驗此事。千年之後的東漢皇帝明帝因夢佛陀,就派人到印度求取佛法,並在洛陽建造白馬寺。釋迦牟尼佛之法此後便傳入東土。

韓國著名預言《格庵遺錄》揭示,釋迦之法歷經三千年之運後,彌勒會於末法時期下世開傳正法,廣度眾生。釋迦佛所說的末法時期,就是他所預言的魔子魔孫穿著袈裟進入寺院,壞教壞法之時,彌勒將會開啟正法之運。(韓國《格庵遺錄》:「三千之運釋迦預言 當末下生彌勒佛」、「釋迦之運三千年 彌勒出世鄭(正)氏運」)

釋迦佛在佛經中親自告訴他的信眾,三千年之後他的法就不能再度人。所以有了大迦葉遵守釋迦佛之言,在雞足山敬待「慈氏」彌勒,向他轉交佛衣,就是此意。一旦轉交佛衣,就完全放手,不再管理人間佛教信仰,完全交由住世的彌勒佛。

佛教中有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的概念。因為不同的佛會以各自證悟到的佛法救度眾生。因此彌勒佛不會重複釋迦之言,釋迦佛也不再對其有任何干預。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譬如人中的職位,一旦雙方交接之後,出於尊重和權限,前任便不會插手現任的任何事務,就是這個道理。

預言中的彌勒

古印度,佛經和《吠陀本集》預言到:兩位偉大的聖者轉輪聖王和釋迦牟尼佛會降生於人間。釋迦佛降生時,相師說:太子如果不出家就是一代轉輪聖王;如果出家,就成為萬世之佛。釋迦出家成佛,可知他不是轉輪聖王。釋迦佛預言,轉輪聖王會修成彌勒,而且不用出家,也能修成神佛。

《彌勒上生經》中講到:「我國土土,汝國土金;我國土苦,汝國土樂。」意思是,假如釋迦佛所度的是眾生,他的國土就是土;那麼彌勒佛所度的就是佛界的王和主,他的國土就是金。釋迦佛以金和土來比喻未來的彌勒佛法力的廣大。

劉伯溫為明代開國功臣,擅長詩文亦精通天文兵法。(大紀元圖片庫)
劉伯溫為明代開國功臣,擅長詩文亦精通天文兵法,著有《燒餅歌》向朱元璋暗示大明日後所發生的事,甚至明亡之後數百年的事。(大紀元圖片庫)

明朝劉伯溫《燒餅歌》講到,末法時期,真佛彌勒不會待在寺廟道觀中,也不是降生在皇宮、官府,而是降生在寒門之家。彌勒所傳之法非常大,連天上的佛道神都要過一過修煉正法的金線之路,過不去的就會被削去果位。(劉伯溫《燒餅歌》:「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脫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 」)

劉伯溫《推碑圖》講到彌勒佛辭別天帝下世傳法、諸神隨他下界助其正法。彌勒佛辭別天帝時講道:「我去後只傳自家三字三法,必萬法歸一,法正乾坤,不立人倫,永不回天。」並說到凡身以木子為姓。

韓國《格庵遺錄》則預言:何為聖人,木子姓氏(姓李),屬兔,四月出生在三八級(南北朝鮮分界線)以北,三神山下(即長白山公主嶺)……此聖人是天上王中之王,即法輪聖王,此次下凡人間稱彌勒佛。

米開朗基羅所繪《最後的審判》(公有領域)

《聖經》在「大審判」中講到末劫之時,會有彌賽亞降世拯救眾生。經著名國學大師季羨林和其徒弟錢文忠教授的研究和翻譯,他們發現彌勒佛和救世主彌賽亞是同一人。早期佛經用中亞和古新疆的語言寫成,並不是規範的印度梵文。「彌勒」在梵文中稱為maitreya,在巴利文中叫metteya。西方等待的神「彌賽亞」,英文譯為Messiah,是從希伯來語Masiah(有時寫為mashiach)翻譯而來。所以彌勒和彌賽亞是同一個人完全可信。

《聖經》描述的彌賽亞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此說和印度釋迦佛、明朝劉伯溫所說非常近似,即「諸佛諸祖」、「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都在彌勒之下。

結語

預言中的三千年已到,預言中的優曇婆羅花也在全球綻放,說明彌勒已經下世,轉輪聖王正在傳法度人,也說明大迦葉已完成釋迦囑託,把佛衣轉交給彌勒。此時此世,已是彌勒佛開啟的正法之運,也是瑪雅預言所說的地球已進入淨化期。當預言已由隱秘的劇透轉為清晰的現實,您是否已登上轉輪聖王的救世方舟?@*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佛陀的弟子當中,大迦葉尊者是被公認的苦行僧。他從小就離群獨行,聰明懂事過人。雖然出生於富貴之家,卻不習慣於奢侈的生活。
  • 可能由於馬知府的誹謗,人們不信彌勒佛法,「信者少,罵者多」,「中天中國」出現了「一萬之中死九千」的大瘟疫,那麼據此推算,中國將要淘汰的是幾億人,數量驚人。而如果是一個知府,滿門最多幾十口人,有必要在文章一開頭「隆重」介紹嗎?
  • 《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以色列復國之後,救世主彌賽亞將來到人間;而東方的佛經也稱,在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已下世普渡眾生。現在,所有預言中的事已相繼出現,東西方的救世主是否已來到我們的身邊?
  • (大紀元記者李佳加拿大漢密爾頓報導)2013年1月13日下午,加拿大工業重鎮漢密爾頓的漢密爾頓劇院(Hamilton Place Theatre)內,享譽世界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再次掀起一股文化熱潮,令渴盼一睹五千年中華文化精髓的觀眾,沉浸在神韻展現的如詩如畫的舞蹈、音樂藝術之中。
  • 劉基,世稱劉伯溫,是明朝開國宰相。相傳中國三大民間預言之一《燒餅歌》的作者就是劉伯溫。劉伯溫二十二歲時進士及第,但他為人剛正耿直,廉潔奉公,後因揭發監察禦史失職,受排擠而返鄉隱居。元朝末年,群雄並起。朱元璋起兵後,劉伯溫出山協助,並助朱元璋成就帝王之業。
  • 《格庵遺錄》預言的法輪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鳥三次鳴」。「朱雀鳥」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長夜開東來」,長夜破曉,新的歷史就要開始了。
  • 在流傳的諸多預言中沒有一部預言比聖經《啟示錄》更觸目驚心了,它用種種鮮明的異象完整地構畫出人類最終將面對的現實:恐怖的天災、瘟疫和殘酷的戰爭,神(上帝)最後的審判,這一切對邪惡的懲罰是駭人的,對整個世界是驚天動地的。同時它也告訴人們,正義終將戰勝魔鬼撒旦。
  • 預言聚中原,真相在眼前。許多事情已經發生,許多事情即將發生。面對紛雜多變的世界,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呢?這期我們繼續跟隨主持人宇欣深層了解宋辰光先生對宋朝邵雍的《梅花詩》和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預言的解析。
  • 《格庵遺錄》還用大量筆墨論述了法輪聖王下凡傳大法大道,普度眾生。他明確指出傳大法大道的大聖人姓李,從長春開始傳法輪功,傳出的大法是人類這一時期萬法歸一的大法。這和2000年前釋迦牟尼預言的末法時期,轉輪聖王要下世度人是一致的。而且《格庵遺錄》明確預言了法輪功在中國會遭到鎮壓以及法輪功會洪傳世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