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記錄真實文革 一本500年後仍有人讀的書

人氣: 636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2日訊】50年前中國文革爆發時,能擁有一台照相機並天天拍攝的人可謂少之又少,而其中能用相機有意識記錄文革的人更是鳳毛麟角。現居住紐約、文革中在中國省級黨報任攝影記者的李振盛就是那樣的人。他拍攝的10萬張文革底片使他成為當今用相機記錄那段歷史的第一人。

現年76歲的攝影師李振盛居住在紐約法拉盛一個靜謐的紅磚樓群小區裏。以攝影記錄文革聞名於世,如今李振盛已經成為世界上最著名的中國攝影師之一。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他是從衷心擁護文革,到產生動搖,進而決心記錄文革的,他說:「尤其那些負面的東西,不見報的東西,我都把它記錄下來。久而久之,文革十年以後,按照報社發的膠卷數量來計算,拍了大約有10萬張底片。」

暗藏負面底片的黨報記者

李振盛1963年從長春電影學院攝影系畢業,文革爆發的1966年他26歲,是黑龍江日報最年輕的攝影記者。在當時,什麽是負面的東西呢?李振盛解釋道:

「比方在一個大批鬥的大會場上,幾十萬人開大會,批鬥省委領導幹部。這個同時有正面和負面的。魔鬼臉、剃鬼頭那些就是負面的,其他攝影記者不拍的,為什麽不拍呢?沒用啊,肯定不發稿。我都把它拍了。」

李振盛的數萬文革底片中,只有20張曾在中國社會氣氛最為開放的1980年代末獲全國性大獎,而其文革底片價值的真正揭示卻是在文革發動37年後、他的書《紅色新聞兵》在紐約出版後。

「這本書編得我十分痛苦」

李振盛說:「異國他鄉編一本書,我原來想3、5個月足夠了吧。我編這個書一年不行,兩年也不行,三年還不行,編得我十分痛苦。」

李振盛1996年應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邀請訪問講學。1999年紐約的康台科特新聞圖片社(Contact Press Image)開始編輯他偷帶到美國的3萬張文革底片。李振盛說,該圖片社負責人羅伯特·普雷吉是個做事十分認真的世界知名的圖片編輯。

「他把這個底片在這個透寫台上一張張拿出來,放大鏡在那看,燈光透寫台上看,等於看了15萬次,三萬張看了五遍嘛。就這麽樣編,編得我十分地十分地痛苦。」

似乎看出了李振盛的不耐煩的普雷吉告訴他,他們是在編一本好書,勸他要耐住性子,不要著急。

出版500年後仍有人讀的書

李振盛說:「編這本書呢,是讓將來100年、200年以後還有人要讀的書。後來英國費登(PHAIDON) 出版公司的總裁到紐約來,他說錯了,100年、200年有人看的書我們不出,我們出的書是300年、500年之後還有人在讀的。」

2003年《紅色新聞兵》出版。該書共316頁,含277張李振盛拍攝的文革照片,30件歷史文件。初版有英、法、德、意、西、日六種文字。與此同時,普雷吉還策劃了李振盛《紅色新聞兵》攝影展,從2003年到2010年該展在歐美12個國家展出,使李振盛的名字跟他罕見的文革歷史照片一起名揚全球。

普雷吉在出版說明裏指出,「即便今天,文革時期種種亂象與當代中國社會比較還被看作有幾分浪漫和理想主義。為此,出版更清晰更真實地反映中國翻天覆地10年動亂的圖片便很有必要。而李振盛就是這樣的一名攝影師。」

2012年,李振盛應邀參加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舉辦的12位國際攝影大師邀請展。李振盛說,有作品參展的大師「有的過世了,有的臥床不起了,能坐飛機到倫敦去出席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還有一個是南非的。號稱『南非攝影之父』大衛·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

中國人最瞧不起的就是中國人

對比自己在國際上獲得的巨大榮譽,李振盛坦承,在國內由於他搞的不是主旋律,自很不受待見,中國舉行國際攝影節,他的編輯普雷吉常獲邀請,他卻無緣與之。普雷吉問李振盛,「你在世界上名氣比我響,為什麽中國不邀請你呢?」李振盛說,那是因為他是洋人。

李振盛說:「中國人就是這樣,國際攝影節已經邀請幾個國際的藍眼睛大鼻子卷毛頭的人來,我這個中國面孔,就是你有這個位子人家也不大認你啊。請個中國人幹嘛呀?我哪怕不是個中國人,是韓國人,或者是日本人、新加坡人,也是一個大師,國際大師,但在中國,大家最……中國人最瞧不起的就是中國人。」

不過,與李振盛的個人名譽相比,更重要的是他的《紅色新聞兵》作為中國文革歷史的見證,已經跟其他著作一起成為研究文革必不可少的參考資料。因此,說它500年後仍有人讀恐怕不是自賣自誇。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6-08-12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