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壤之歌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他日相逢下車揖

作者:文逸飛

君乘車,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車揖。圖為清 丁觀鵬〈太平春市圖〉 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14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古代,百越地區(長江以南)開化比較晚,人們也相當淳樸,朋友交往充滿了真心。

當一位越國人要與他人結為朋友時,都會先進行一個儀式:他們在地上堆起一個小土壇,用狗和雞當祭品,然後歌唱著祝禱:

君乘車,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車揖
君擔簦,我跨馬,他日相逢為君下。

如果有天您乘坐大車而我戴著斗笠,
相遇時您一定會下車和我拱手行禮。
如果有天您擔簦步行而我乘馬前進,
相遇時我一定為您下馬,真誠相待如昔。

平日朋友們也常常互唱這首歌,為彼此的情誼發誓;而這份誓言通常能夠實現。

「乘車」、「跨馬」是富貴者的交通工具,「戴笠」、「擔簦」(簦,一種有柄的竹笠,類似今天的傘)則是貧窮卑下者的裝扮。這首歌以含蓄的方式表達了友誼不因貧富懸殊而斷絕。雖然淺白而口語,卻無比深刻動人。

後來人們把這首歌稱為〈越謠歌〉,「乘車戴笠」更成了比喻友誼深篤的成語。@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老人非常感動。說自己遇到好人了,還說如果病好了呢,來年回報於你們,如果要死了呢,來世再還。
  • 台灣當今所保留下來諸多的中華傳統文化已成為華夏正宗,也是中華神傳文化的最後火種。台灣這海外仙島能屹立於紅潮狂風巨浪之中數十年而不獨不統,她似乎承載了中華民族的某種特殊使命……
  • 公元前259年正月,距秦趙的長平之戰數月不遠,四十萬大軍慘敗的趙國之殤尚未撫平,趙都邯鄲又出現了一樁異事。《東周列國誌》載,城中某處人家, 紅光耀天,百鳥翔集,一聲嘹亮宏大的嬰兒啼聲響徹了周邊街巷。再看那嬰兒,豐準長目,方額重瞳,口中含有數齒,背項有龍鱗一 搭,真帝王之相也!
  • 從洛杉磯市沿着405號公路駕車南下,進入橙縣西敏市(Westminster)界,有一個「小西貢」的牌示,這裡便是越南移民聚居之地。這個社區跟洛杉磯東郊的蒙特利爾公園市(Monterey Park)互為輝映,蒙特利爾有著「小臺北」的暱稱。
  • 看,那一個個表情栩栩如生,無一雷同,或跪或站的秦軍將士;看,那一匹匹昂首嘶鳴、奮蹄欲奔的戰馬;看,那一排排整齊、嚴謹、氣勢恢宏的隊列,漫步在兵馬俑俑坑旁的你仿佛穿越到了兩千年前的古戰場,在北風瀟瀟戰馬嘶鳴鼓聲陣陣中,親身領略秦國將士的勇猛!這是怎樣令世人歎為觀止的千古奇蹟!這個奇蹟的締造者依舊是那已做了諸多震古爍今之事的秦始皇帝。
  • 這首來自古越的歌謠,文字淺白活潑,細思量則備覺情深義重,含蓄中互道決不為貧富而相忘:「乘車」、「跨馬」代表富貴,而「帶笠」、「擔簦」則言貧賤。
  • 古歌謠為散見於典籍中的上古逸詩,其辭簡短雋永,自然和韻,而未收於《詩經》。今所見者多錄於郭茂倩《樂府詩集》與清‧沈德潛《古詩源》中
  • 二十餘年如一夢,繁華寫盡。
    一蓑煙雨任平生。
  • 白雲千載,物換星移。孔子那一聲「天下無道已久矣」的歎息又飄過了兩千五百年。神州大地上,歷經江山易主,分分合合,煌煌二十四史中看不盡多少天朝盛世的繁華,聽不完多少國破家亡的悲音。「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殘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為何勝地不常,盛筵難在,繁華落盡,兵連禍結,烽火連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