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的故事:張遇──桐油煙製墨

作者:黃台陽

《墨的故事.輯二:墨香世家,聽古墨在說話》(時報出版提供)

  人氣: 1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北宋時為避免五代十國的藩鎮之禍再演,宋太祖杯酒釋兵權。繼任皇帝也都重文輕武,宋真宗還親自作〈勸學詩〉來鼓勵百姓讀書。種種做法使得文治極端發達,墨的消耗量自然大增。

由於傳統砍伐松樹來燒取松煙的做法,已導致可用的松樹快速減少,出現捉襟見肘的現象。於是尋找其他原料來供取煙,不僅是製墨業所必須面對的,也引起許多文人關心,並幫忙尋找替代方案。

像被英國劍橋大學李約瑟博士所稱頌,中國科學史上最卓越的宋朝人沈括,就提出以燃燒石油來取煙的做法。蘇東坡也指出在燃燒桐油取煙時,應該把生成的煙隨積隨取,這樣煙才不會因燃燒過久而泛白;此外蘇東坡被貶至海南時,還曾親自製墨。最戲劇性的,是連導致北宋亡國的皇帝宋徽宗,也嘗試用蘇合油(金縷梅科植物蘇合香樹所分泌的樹脂)來取煙製墨。徽宗的墨到晚他三十多年的金朝金章宗時,已爆漲成天價,一兩墨竟要價黃金一斤。

曾被試用來取煙的油類,還有清油、麻油、豬油等。但最後勝出的,是從桐樹籽榨出的桐油。勝出因素是它的產量大、取得成本低,所製出煙的黑亮度又好。而用桐油煙來製墨最成功最出名的,乃是北宋人張遇。這錠八邊柱造型的「石帆畫舫珍賞墨」,即標明是用張遇的製墨法。製墨者是乾隆年間的石舟先生,全名孫蟠。他製墨上百樣,當然現今存世的已是珍品了。

八邊柱造型的「石帆畫舫珍賞墨」。(《墨的故事.輯二:墨香世家,聽古墨在說話》/時報出版 提供)

張遇也在徽州製墨。他的製墨法之一,是桐油煙加龍腦、麝香這兩味香料,並特別加入金箔,製成名為「龍香劑」的墨。在墨裡起意加金箔,除了讓墨堅挺,更能讓墨華貴。這該是順應北宋人承平日久之後,講究奢華的風氣。記得前幾年在日本,曾有餐館在壽司上,或在清酒杯裡,加入金箔,雖然索價偏高,顧客卻絲毫不減,想來都是同樣心理。

張遇應該不是第一個用桐油煙製墨的人,但是很多書都把採用桐油煙歸功於他。原因之一想必是皇家喜歡他的墨,除了「龍香劑」外,他特製的「供御墨」和「麝香小御團墨」,不止宋朝廷,連敵對的金朝皇帝也喜歡。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他的兒子張谷和孫子張處厚,都能傳他衣缽,延續他家擅長製桐油煙墨的名聲。

一九八八年在安徽省合肥市郊一座宋代古墓,曾發掘出泡在水中的古墨,上面寫「歙州黃山張谷男處厚墨」。顯然是張遇的孫子張處厚所製。它像織布的梭子,體積較大,長寬厚25x5x1.2 公分,重158.8 公克。由於墓葬是在一一一八年的宋徽宗時代,可見此墨在被發現時已有約八百七十年的歷史。即使泡在水中多年,質地形狀都沒大變化,充分顯示張遇製墨法的不凡。

──節錄自《墨的故事‧輯二:墨香世家,聽古墨在說話》一書/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而我選擇加入資策會團隊,是希望能有機會將發展「關懷科技」的想法在台灣扎根落實,一方面提供現階段的障礙使用者更好的協助,另一方面提前因應老年化社會來臨的衝擊,於公於私考量障礙者的實際需求,是我責無旁貸該努力的領域。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 當然也有些人以為在病房用移動式X光感覺比較尊爵,照相不用下樓,由專業放射師親自把X光機推到病床面前一對一服務,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 我在自媒體耕耘幾年,並僥倖獲得實驗的正向回饋後,發覺自媒體品牌的成功離不開五個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複(repetition)+ 藝術(art)+簡潔(neat)+正派(decency)
  • 若生命不曾墮入無邊黑暗,就無法循著心中那道光,勇敢向前走……
  • 對觀眾的反應,我不感到驚訝,因為對多數人而言,電影一直是一種娛樂,是一種情緒的出口,但對侯孝賢而言,電影是一種藝術,是一個美學的入口。
  • 今世物質滿溢,更是我們取之不盡的良材,如果執筆仍覺萬縷情思,無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海明威在開場便以桑迪亞哥最勇敢的轉身—八十四天的等待—揭示了人類在命運面前的渺小和微弱、巨大與勇敢。桑迪亞哥就是人類勇敢不屈精神的象徵。
  • 這幾年,我發現學生總是厭倦在「紀律與模仿」中蹲點,寫詩的不讀好詩;寫小說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鋪陳就擁有飛翔的能力。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