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壤之歌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啟發聖賢的兒歌

作者:文逸飛

明 陳洪綬〈雜畫圖〉(文津出版 提供)

  人氣: 10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雋永的詩句可以啟迪人的智慧,和諧的樂音可以淨化人的心靈。三千年前一群小朋友隨意的歌唱,卻啟發了聖賢的智慧,和自我反省的方向。

據《孟子‧離婁篇》記載,孔子周遊天下時曾經來到楚國,在楚國的一條小溪邊看見一群小朋友在戲水,小朋友們邊玩就邊唱著: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孔子聽了回頭就教訓他的學生:「同學們你們聽,乾淨的水就可以拿來洗帽帶,骯髒的水就會被用來洗雙腳了,這都是自己造成的呀!」

滄浪,是水的顏色。這首詩的意思就是說:「如果這水波是清澈的話呀,就可以用來洗我的帽帶,如果這水波是污濁的話呀,那就可以用來洗我的雙腳了。」

小朋友天真無邪的一段話,卻成為孔子隨機應用的教材了。

後來孟子更進一步體會說:「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一個人一定是自己先做出了不尊重自己的事情,然後人家才會不尊重你;一個家庭一定是自己先從內部有裂痕了,人家才能來破壞你;進一步來說,一個國家呢,一定是自己人先互相攻擊了,然後別人才能來征伐你。」

每個人應該先反求諸己,在遇到挫折或者是屈辱的時候,應該先想一想: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做得不正了?有了什麼不好的心?才會遭受到別人這樣的對待。

明 陳洪綬〈雜畫圖〉(公有領域)
明 陳洪綬〈雜畫圖〉(公有領域)

戰國末年,楚國的大詩人屈原一片忠貞愛國之心,卻因為受到小人的妒嫉和排擠,最後被楚王疏遠,流放到了江南。

屈原眼看著國政日益腐敗,強敵侵凌,小人當道,自己的諫言卻沒有辦法讓楚王聽見,他痛苦灰心,一個人披散著頭髮,走在江水邊,喃喃自語,臉色非常地憔悴。

一位打漁的老丈注意到他了,走過來一看:「咦,您不是那掌管楚國三大家族的屈原大夫嗎?怎麼會在這兒呢?」

屈原回答他說:「因為世上的人都骯髒啊,只有我是乾淨的;全天下的人都喝醉了,只有我是清醒的,所以我被放逐了!」

打漁的老丈安慰他說:「那聖人哪,都懂得適應環境,隨著世俗來改變自己的作風。既然大家都骯髒了,你為什麼不把腳伸到水裡,攪動點泥沙,假裝自己也骯髒了呢!所有的人都喝醉了,那你就喝點兒薄酒,沾點酒氣,假裝自己也喝醉了,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表現得那麼清高,搞到自己被放逐呢?」

屈原回答他說:「你看哪,那剛洗完頭髮的人,都知道要戴上乾淨的帽子,剛洗完澡的人,都知道要穿乾淨的衣服,我又怎麼能讓自己清白的人格,去沾那骯髒的事物呢?我寧願跳到江水裡,讓江魚吃了我身體,也不要同流合污!」

打漁的老丈看屈原的意志那麼的堅定,也就不再勸他了。他划著船離開,口裡哼著這首歌:「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然而,屈原終究還是堅持自己的理想,最後跳進汨羅江中,用他的死來勸諫楚王。

打漁的老丈顯然是個有智慧的人,他用滄浪之水來比喻政治,他想勸告屈原:當這政治清明的時候,你儘管戴著高帽子去作官,實現幫助百姓的願望;當這政治如此的黑暗污濁的時候,那你不如抬起雙腳,到遠方隱居去吧,至少還可以保住自己的人格清白呀!

一首簡單的童謠,卻得到聖賢如此不同的解讀,因為一個有智慧的人就會從身邊所發生的事物對照自己的行為,時時刻刻都反省自己、提高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不論是孔子的反躬自省,屈原的擇善固執,或者打漁老丈的瀟灑超脫,都是值得學習的人格典範和處世態度呀。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也許可以試著參考詩歌中的哲理!@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傳,中國最古老的農歌出現於帝堯時代,名〈擊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
  • 詩人告訴我們,前四種解憂之物,不是最好的消愁工具,裁悲減愁之法,不如還是聽我唱首面對人生憂苦真相的〈行路難〉吧!
  • 謝靈運是因被權臣排擠出京,而降職到此地。然而詩中無一語不平,反倒是化困境為精神上的提昇與自省,藉著仕途上的不如意,放下世事,靜心享受了山林隱逸之樂。
  • 蕭統〈陶淵明集序〉云:「有疑陶淵明之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為跡也。」
  •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 阮籍及其〈詠懷詩〉的意義非常重要,他處於建安和太康年間,這兩個時代的詩歌詞藻華美,以致流於浮華,內容貧乏。阮籍的可貴在於他未受雕琢之風的影響,而是以渾樸的字句,獨步當世。
  •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 「古詩十九首」是「漢代」五言詩的代表作。東漢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詩,《詩經》絕大部分就是四言詩。梁‧鍾嶸《詩品》把「古詩十九首」列為詩中上品,並讚美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
  •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
  •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 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