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獬豸觸邪

作者:鄭重

中國畫(fotolia)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獬豸觸邪

有一次,齊王對眾大臣,講了這麼一件事情。他說:「堯當皇帝的時候,有一隻神獸,名叫獬豸(讀謝志),居住在宮庭裡。這隻神獸,能辨別人的忠、奸、正、邪,而且,專門把那些奸邪之人吃掉。」

艾子聽了後,十分感慨地說:「要是今天還有這種神獸,一定是不會缺食的了。」

「德政」謠

有個當官的,貪污得很厲害,真是:風過抓一把,鳥過拔根毛。他在臨離任時,連官家的倉庫,也被他掃掠一空。當地老百姓為他作了一首「德政」謠:

來時蕭索去時豐,
官帑民財一掃空,
只有江山移不去,
臨行寫入畫圖中!

新官判案

有這麼一個新當官的,從他到任以來,成天別的事不幹,就是想方設法地貪髒受賄,敲詐勒索,以飽私囊。

有一次,有個姓張的和另一個姓賈的,因爭買魚,打了起來。兩個人來官府告狀,這個當官的,問明事實真相後,便宣判道:

二人姓張姓賈,
爭買鮮魚廝打,
兩家各自回去,
留下魚來作鮓。(留下魚來,老爺自己煎了吃)

張賈兩人,眼看自己花了錢,鮮魚卻被當官的巧取豪奪去了,有氣沒處發,便在一塊,商量了個辦法,想治一治這個貪官。他們故意去買了口棺材,再假裝相互爭打,然後又來告狀。心想:這棺材是不吉利的東西,看你這個當官的,怎麼判案?你肯定沒法子收下棺材!誰知狀告完後,這當官的,又宣判道;

二人姓張姓賈,
爭買棺材廝打,
棺蓋且收回去,
棺底留我餵馬!

(據明代樂天大笑生著《解慍編》)@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歐陽修曾得到一幅古畫,畫的是一叢牡丹,下面有隻貓。丞相吳育跟歐陽修是親家,見了畫說道:「這是中午牡丹。」
  • 清代著名畫家李方膺,一次去朋友家作客。有人說:「世界上甚麼都好畫,就是虛無縹緲的風畫不出來。」李方膺說:「能畫!」
  • 被扣期間,天天和強盜聊天,把他們的面貌特徵,暗記在心。被贖回家後,侯鉞把強盜的相貌,全畫出來,交給官府通緝
  • 鎮江某個廟宇的方丈和尚,精通佛學,酷愛書畫,特別欣賞當時「揚州八怪」的作品。方丈和尚只買得八怪中的六家之畫,只因未獲「鄭、李」兩家的作品,總感到美中不足。
  • 明代畫家屈約曾向夏太常學作畫。夏太常最不喜歡當著別人的面即席揮毫(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作畫的具體過程)。
  • 蕭雲從看了「鐵蘭」畫,很驚喜,說:「你鍛鐵成畫,比用筆作畫要好得多,以後就用鐵打畫吧。」蕭雲從畫了一套梅蘭竹菊,給他,並叫他多觀察真花真草。
  • 紹興新任知府胡大人,上任第三天,大發請帖,邀請全城富紳、名流赴宴。一則有利於今後立足;二則還可撈到大筆財禮。
  • 「某地有一座寺廟,廟上鐘樓裡有一口鐘。打雜的小和尚已經好多天不去打鐘了。他對當家的主持和尚說:「鐘樓裡有位巨神,非常古怪,我不敢上鐘樓裡去呀!」
  • 南宋紹興十五年四月的一天,宋高宗把座落在望仙橋的大宅第賜給秦檜,同時還賜給他絹布萬匹、銀子萬兩。當天,秦檜大擺酒宴,同時讓教坊部的優伶來演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