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焦點】從中共「否認活摘」的說辭看活摘

司馬泰

2016年6月2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聯合聽證會,題為「強摘器官:對野蠻行為的審視」。(大紀元/李莎)

人氣: 4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20日訊】張三在村裡殺了人,結果不是讓人去村裡調查,而是讓喉舌記者打電話去問已經移民海外多年的張三兒時的夥伴王五,讓王五回答張三有沒有殺人,王五說,他與張三多年沒有來往,不清楚情況,他自己沒有張三殺人的證據(人家也沒有否認張三殺人這件事),然後喉舌就斷定「海外專家駁斥張三殺人的謠言」。

聽起來很離譜,可是,這正是中共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所做出的反應。在2016年8月18日第二十六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大會在香港召開之際,中共喉舌人民網罕見發表了一篇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文章。其文章的標題就遠離了證據,號稱是 「國際器官移植專家」 駁斥 「謠言」 。

活摘器官」 被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形容為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面對這樣的邪惡,如果世界人民一聽到就相信了,那這還算是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嗎?正因為匪夷所思,超出了人類的底線,人們才有一個認識的過程。中國有個成語 「難以置信」 就是用來形容這種情況的。

中共要否認活摘,至少要提供兩樣證據,第一是外界的獨立調查報告。允許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外界調查團到中國進行有關活摘器官指控的獨立、深入、全面的調查;第二是有關器官來源的報告。逐年遞減的傳統死刑犯不可能支撐中國大陸自2000年以來瘋狂膨脹的器官移植市場,所需要的龐大的額外器官,到底是來自哪裡。如果說主要來自死刑犯,那麼死刑犯的數量就會從每年數千上升到每年數以萬計。這些所謂的 「新型死刑犯」 又來自哪裡呢?中共必須面對這些問題,才能有資格談及活摘器官存不存在。

2006年3月9日有知情人在海外爆料,位於遼寧蘇家屯的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的地下設施里有個秘密集中營,關押了數千名法輪功學員,他們被活體摘取器官。幾天之後,3月17日,另一名在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工作的女士,其丈夫直接參與過活摘,也站出來指證中共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

要求調查是最基本的訴求。面對活摘器官的指控,人們發現中共完全是具備這種動機的。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是真的;江澤民集團想要把法輪功徹底剷除是真的;中共媒體鋪天蓋地造謠誹謗、抹黑法輪功,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功是真的;中國大陸器官移植市場違反常規地瘋狂擴張是真的;移植市場的暴漲與迫害法輪功高度重合是真的;中國短短几年就成為「世界器官移植旅遊中心」是真的;中國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超短是真的;而死刑犯逐年遞減也是真的;死刑犯器官根本支撐不起這龐大的市場也是真的;法輪功學員在非法關押期間被普遍非正常驗血是真的;大批法輪功學員上訪被非法拘押並失蹤是真的……在這種情況下,有知情人出來指控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那麼,人們要求立案調查,有什麼過分的嗎?

憑心而論,法輪功學員最希望這個指控是不真實的,因為被害的都是他們的同門弟子。

2006年4月4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布公告,呼籲並邀請相關國際組織、 國家機構和媒體組成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赴大陸進行獨立、直接、不受干預的調查和取證。

這是中共否認活摘器官的最好機會和最有利的時機。

然而,所有申請去中國大陸調查的簽證都被中共拒絕了。

什麼是犯罪的證據?不讓調查本身就是一種最大的證據。

到了今天,人民網仍然不是呼應西方多國政府和民眾要求調查真相的訴求,而是引用所謂專家的說辭來為自己站台。什麼說辭?就是人們面對不可思議的邪惡還處於「難以置信」狀態下的那種反應。二戰時期,波蘭外交官楊·卡思基(Jan Karski)從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集中營里逃到美國,告訴身為猶太人的最高法院法官費利克斯·法蘭克福(Felix Frankfurter) 有關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事情,費利克斯的第一反應也是 「我不能夠相信你。」 費利克斯同時也強調,他說的是「他不相信」,但是並不意味著他在否定這件事,「這兩者是有區別的。」 人民網恰恰是在混淆這種概念,把某些人「難以置信」的言論直接推衍成了「否認活摘的存在」。

人民網「最重量級的西方反饋」,也是被中共和附庸媒體多年來反覆引用的,大概就是美國國務院在事情剛曝光的時候有關活摘指控的一段說明。

事件曝光13天之後,3月23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派人前去醫院查看,駐瀋陽領事館官員工作人員也去該地看過。事情都過去十幾天了,而且是在中共安排下的查看,能找到什麼證據嗎?如果還有證據存在,中共也不可能隨便讓外人去查看。美國人也不是不知道這個底線。所以,他們並沒有主動對外發布他們的查看結果。是在4月14日國務院的例行新聞會議上有人特別問到這個話題,發言人才把事先準備好的書面答覆讀了一遍,說是他們去那裡沒有發現活摘器官的證據。發言人說的只是他們沒有發現證據,這與到底有沒有活摘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打個比方,一個菜鳥偵探跑到殺人現場,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現,就能證明殺人案不存在嗎?當然不能,要不還要什麼福爾摩斯這樣的牛人神探呢?

中共在引述美國政府的說明中,還故意掐掉了說明中的後一段話,就是「美國仍繼續關注中國鎮壓法輪功學員的問題和有關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報導。美國在與中國政府會談時以及在年度各國人權報告中都提到了這兩個問題。」很顯然,美國政府認為自己去現場沒看到證據,並不代表 「活摘器官」就不存在。到底存不存在他們也在等待福爾摩斯的出現呢。

2011年美國政府的人權報告中也再次關注 「活摘器官」 一事,受害者中特別提到了法輪功學員。美國上一屆國會曾在2013年6月27日發起 「281號決議案」 ,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281議案獲得245位議員聯署(占國會席位的56%)。2015年發起的343號決議案被認為是 「281號決議案」 的繼續,343號決議案獲得185位國會議員的聯署。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 「強摘器官」 行為。

這才是美國政府今天的態度。中共引用一個十年前還處在「難以置信」氛圍中的說明有什麼用呢?

人民網列舉的所謂「國際器官移植專家」還包括一名以色列議員,議員在一份要求聯合國調查活摘器官的請願書上籤了字,最後被中共駐以色列大使館施壓,該議員不得不出來聲明道歉。中共把這種事情拿出來當作「否認活摘器官」的證據,不知道讀者有何感想。第一,要求對某個指控進行調查,這有什麼過分的嗎? 任何一個案件,一個指控,都是從調查開始的,沒有調查哪裡來的證據呢?第二,靠政治施壓,威逼利誘,這是中共的慣用伎倆,可是這正暴露了中共的心虛。事實上,以色列是最早針對中共活摘器官採取法律上的行動的。以色列從2012年4月起實施了新的器官移植法,徹底了杜絕以色列人的 「器官移植旅遊」 ,禁止保險公司支付國民到海外移植器官的費用。而這一法案的發起人以色列移植協會主席李維醫生(Jacob Lavee)就是在了解到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採取行動的。人民網自然不會提及這些情況。

很顯然,人民網那篇誹謗文章的原始作者們其實也是蒙在鼓裡,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去證明活摘不存在,他們有本事去夠著江澤民、周永康問一聲嗎?就算問會得到實話嗎?這些人只是因為仇恨法輪功,就如同當年的科痞何祚庥一樣,而淪為了江澤民、周永康的御用馬仔,就是閉著眼睛滿腔仇恨誹謗法輪功。活摘器官就是在這種仇恨下才會發生,才撐起了中國器官移植市場的瘋漲。

北大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表示:「(2010年之前)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 。朱繼業不經意透露的秘密顯示,北大人民醫院的年移植量是其公開數字(100多例)的40倍。北大人民醫院還算不上器官移植裡面的「大戶」,按照他們的這個「40倍」推廣到全國,那累計起來就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這個數字可就是靠人的生命堆積起來的。

一個醫院一年就做4000例,醫生們忙不忙?都忙不過來。「我不在醫院,就在取腎的地方;不在取腎的地方,就在去醫院和取腎地方的路上」。這就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器官移植團隊自己用來描述他們的忙碌生活時的寫照。忙的背後,就是器官供體的豐富。

豐富到什麼程度?一個病人就可以用掉8個腎。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付院長譚建明的一個30歲的男病人,2003年9月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兩個星期內找到了4個腎臟,因為交叉配型失敗,無法手術。2004年3月,該病人再次來到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又連續弄到4個腎臟,最後一個終於配型成功,半年時間消耗了8個腎臟。

擁有完善的器官共享分配系統的發達國家,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是2到3年。而在中國,很多醫院只要一兩個禮拜,甚至更短。急性肝功能衰竭的病患需要急診肝移植,必須在48-72小時之內進行移植手術。在2006年 「中國肝移植註冊(CLTR)」 的年度報告中,有高達1150例急診肝移植,占總量的26.6%。最快的肝移植手術是入院後4小時進行的。

昆明腎臟病醫院在其介紹中,說的更直白,他們「是開展供體找受體的器官移植醫院」。這就是中國大陸瘋狂的器官移植市場的最本質特徵,是供體找受體,是「按需移植」。

太多太多的證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真實存在的。

中共想要否定,就必須說明這龐大的器官移植市場中的器官來自何處。每年數千名而且持續遞減的死刑犯,根本就支撐不起這個龐大的器官移植市場。

在經歷過早期的「難以置信」的心理震盪之後,今天的西方國家的政府和組織的主流都是認可或者支持對中共的指控的。美國、加拿大、歐盟、以色列、澳大利亞等都通過了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要求允許公開調查。

回顧中共從否認使用死刑犯到高調承認利用死刑犯做器官移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中共的否認常常就是在說謊。

黃潔夫在香港參加器官移植大會,被記者問到活摘器官一事的時候,本來興高采烈的面孔,一下子變臉,誠惶誠恐,一言不發,匆匆離去。他在怕什麼呢?

中共喉舌喜歡把別人說的話塗抹成 「謠言」,其實「謠言」一詞, 在一個謊言當道的國度,今天已經被賦予了另外的含義,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中共慘無人道,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甚至更殘忍的暴行,一定會大白於天下。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8-20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