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傾國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伊人究竟在何方

作者:文逸飛

清 改琦〈桃林伴鹿圖〉。(公有領域)

  人氣: 20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夢想的追尋,總難免經歷考驗;尋訪珍貴的人與事,更需穿越道路崎嶇。當目標彷彿就在前方,卻若即若離,似遠忽近,是否能找到一個正確的方向可以遵循呢?

《詩經‧秦風‧蒹葭》篇是許多人反覆吟詠的美麗作品,「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深刻描述出了許多人在追尋愛情過程中歷經考驗,伊人若即若離、可望而不可及的感受。

然而在這首詩中被苦苦追尋的「伊人」究竟是誰呢?答案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回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回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回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蘆葦密密又蒼蒼,潔白的露水凝結成霜。
我思念的那個人哪,就在河水之旁。
逆著水流去尋找,道路險阻而漫長;
順著水流去尋找,彷彿就在水中央。
蘆葦密密又蒼蒼,潔白的露水還沒全乾。
我思念的那個人哪,就在河水邊上。
逆著水流去尋找,道路險陡而攀升;
順著水流去尋找,彷彿就在水中高地上。
蘆葦一片密密又蒼蒼,潔白的露水還沒消融。
我思念的那個人哪,就在河水岸旁。
逆著水流去尋找,道路迂迴而彎曲;
順著水流去尋找,彷彿就在水中沙洲上。

清 改琦(玉壺山人)〈曉寒圖〉。(公有領域)

在秋日的清晨,晨霧瀰漫,露水還在葉片上呢,雪白的蘆葦隨風搖晃著,那心中思慕的人哪,她彷彿就在水邊,卻不知應該如何才能接近她。……

「蒹葭」就是蘆葦,這首詩分為三段,藉由換用辭彙來營造層層遞進的效果。蒼蒼、凄凄、采采,都是茂盛的樣子,然而又有色彩上愈加明亮的效果。白露為霜、白露未晞、白露未已,露水剛結成霜,露水還沒有曬乾、露水即將消融,這顯示出時間的改變,太陽熱度的增加。晨霧終於散去了,伊人的身影也愈加清晰。……「伊人」就是「那個人」,這樣的稱謂也可見追尋的對象在詩人心目中的份量。

但是要怎麼樣才能讓伊人與自己一同歸去呢?詩人先是選擇逆流而上,卻發現道路漫長、道路攀升、道路迂迴不定;最後,他決定順流而下,就看見伊人已經在那水中沙洲上了!

有趣的是,詩中伊人的身影忽遠又忽近,一時在水中,一時又在岸旁;逆流固然可以看見她,順流更能夠接近她,如此飄忽的蒙太奇場景,方向東西南北錯亂,難不成伊人非人,不免讓人心生疑竇了。

其實這正是本詩高明之處,詩人所述並不是一個實景,而是一個心境;因為追尋的過程充滿考驗,伊人可望而不可及呀。

蘆葦(王嘉益 / 大紀元)

清朝沈德潛評析〈蒹葭〉這首詩說:「蒼涼彌渺,欲即轉離。名人畫本不能到也。」〈蒹葭〉朦朧的色調,似真似幻的場景,是連最好的畫家都無法描繪出來的呀!

〈蒹葭〉確是一首尋訪伊人的詩,但根據古人的說法,〈蒹葭〉可不是一首情詩,它是描寫「遵禮」與「訪賢」的。

「伊人」是一位隱居在水邊的賢者高士,人們因為仰慕他而想要去見他。而詩中最關鍵的「溯回」、「溯游」兩句,就是在比喻「逆禮」或「順禮」的不同。能夠遵循禮節去尋訪,賢者、高士自然會接近;不懂得順禮,那麼所有的人才都會離棄自己而去。

殷商末年,紂王荒淫無道,姜尚隱居渭水邊終日垂釣為事。西伯姬昌(後來的周文王)出門打獵,與姜尚不期而遇。姬昌向姜尚請教治國的道理,談得非常投機,他說:「您就是太公曾經預言會到來的那位聖人吧!」於是,姬昌親自把姜尚扶上車輦,一同回宮,並拜他為太師,尊稱「太公望」。

姜太公後來輔佐武王伐紂,建立了周的王業。

漢朝時,高祖劉邦寵愛戚夫人,生下了趙王如意,想要改立他為太子。原配呂后趕緊找張良想辦法。張良教導太子卑辭安車以迎商山四皓。太子果然非常有禮節地請出了這四位隱居在商山上的老人,並時時將他們帶在身邊。

在一次宴會中,劉邦看見了商山四皓,他非常驚訝,問道:「我邀請你們已經好幾年了,你們總是逃避我,現在為什麼卻自己跑來,跟在我兒子身邊呢?」

四位老人說:「陛下,您總是看不起人,又喜歡罵人,我們義不受辱啊,只好躲起來了。但是太子為人非常地仁孝,又對賢士有禮貌,天下人沒有一個不是伸長了脖子等著為太子效命呢,所以我們就來了。」

宴會結束後,劉邦對戚夫人說:「我是想要換掉太子,但是他翅膀上毛羽已經長好了呀,很難再動搖他了!」

尊重與禮節,不正是人倫的最基本道理嗎?不論是愛情的追尋,賢者的探訪,國家的統治,循序漸進,依禮而行,才能贏得對方的真心哪!@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駕一葉扁舟浮沉史海,於萬朵浪花中看到一顆明珠,心為神怡稱為「美人」。
  • 「這個調查對我來說至關重要,因為我認為,如果我們找到了漢字的鑰匙,我們將能夠分析人類的思維。」(1707年,萊布尼茲致 La Croze的信)——李約瑟《中國的科技與文明》(卷七,P14)
  • (大紀元紐約記者站綜合報導)10月27日在紐約閉幕的新唐人電視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決出七位金獎選手,其中多為神韻藝術團主要領舞演員。大賽整體水準極高,選手們精彩的藝術表演給觀眾帶來豐富的感官享受,劇目中展現的內涵更帶給人許多啟示。
  • 詩中描寫秋天的早晨,蘆葦上的露水還沒乾,詩人前來尋訪伊人;伊人所在有流水環繞,似乎身在遠方沙洲高地之上,可望而不可及。
  • 在文字安排上,「詩經」經常以四個字為一句,並以相同的樂段重複數次;所以它的曲式結構也展現出中正大方的特點。我們要來欣賞的是最膾炙人口的這首--蒹葭。(這份錄音選自文津出版社出版的《古詩選讀》,由郭瑩譯譜,鐘一誠演唱。)
  • 水流、道路的漫長形容彼此之間的重重阻力,但都擋不住真情的流露。
  • 這江水啊,要流到什麼時候才會停止?這離愁別恨啊,又要到何年何月才會結束?只願你心能像我心,我一定不會辜負這一番相思情意。
  • 他們天天在那裏, 年復一年,隨季節而榮枯;可是,有一年, 卻再也不見蹤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佳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這首流傳甚廣的《蒹葭》詩,在《詩經》中是《秦風》的第四首,其中反覆出現的「蒹葭」,就是秋天花穗放白的禾本科植物蘆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