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傾國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愛情的四季

作者:文逸飛   

清.費丹旭〈十二金釵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8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相傳,晉朝時有個女子名叫子夜,她創作了一首動人的歌曲,曲調婉轉美妙,卻又哀怨之極,後人依此合樂,所作的詩就叫做〈子夜歌〉。

子夜歌〉是一篇篇短小的情歌,自然生動,婉轉可憐,為南朝樂府的代表作。〈大子夜歌〉中描述:

歌謠數百種,子夜最可憐。
慷慨吐清音,明轉出天然。
絲竹發歌響,假器揚清音。
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

數百種歌謠當中,就屬〈子夜歌〉最惹人憐愛。
當哀婉清妙的旋律一揚起,明亮悅耳的聲音自然發出。
絲竹奏出了樂音,借著樂器而發出悠暢的聲音。
卻不知道子夜歌謠本身就已足夠美妙,
因為它的聲響餘韻都是出自於口和真心呀!

可見〈子夜歌〉在當時是多麼流行並受到歡迎。歌者表演時有絲竹伴奏,聲音清澈哀婉,更重要的是其唱詞是出乎內心、不假雕琢,所以能使在場聽眾感同身受。自然真率、沒有造作,這種民歌的特質正是〈子夜歌〉能引起強大共鳴的原因。

〈子夜歌〉後來更以四季為序,發展出〈子夜四時歌〉的變曲;內容多以女性做為主角,使用諧音和雙關隱語,細膩描寫出愛戀中人的心情,如:

〈春歌〉:
春林花多媚,春鳥意多哀;春風復多情,吹我羅裳開。

〈夏歌〉:
朝登涼臺上,夕宿蘭池裏。乘月採芙蓉,夜夜得蓮子。

〈秋歌〉:
仰頭看桐樹,桐花特可憐。願天無霜雪,梧子解千年。

〈冬歌〉:
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春林中的花朵開得多麼嬌媚,春天的鳥兒叫得多麼哀婉;
春風又是那麼地多情,將我的絲綢衣裳輕輕吹開。
早晨登上涼臺,晚上就睡在蘭池裏,
乘著月光採擷著芙蓉,每夜也都能收得蓮子。
抬起頭來望向梧桐樹,梧桐花兒份外可愛。
但願天公不要降下霜雪,讓梧桐子可以結上千年。
淵潭上的厚冰深結三尺,白雪更覆蓋了千里之廣。
我堅貞的心如松柏一般,不知你對我的情意又是如何呢?

詩中的「芙蓉」諧音「夫容」、「蓮子」即是「憐子」,「梧子解千年」,其實是「吾子結千年」的企盼。

主角在春光中生起相悅的悸動,夏日時展現了熱戀的情思,秋天不安地開始擔憂情愛短暫,冬季一到熱情冷卻,考驗兩人愛情的堅貞。

清 費丹旭〈弄鐲圖〉。(公有領域)

樂府詩集》言:「豔曲興於南朝,胡音生於北俗。」相對於北人的豪邁剛直,南朝樂府一如江南少女的婉約多情,藉著清新巧妙的語言,纏綿溫柔的情感,刻劃出女子嬌柔可愛的形像;在美好景致的背後,隱藏了小兒女相聚恨短,離別嘆長的情思。

每位女子都盼望君心似我心,永不相負;不幸的是愛情的生滅一如四季更迭,歡喜中總伴隨著更多的傷痛;相思是苦,別離也苦,紅顏傷老、得而復失都是苦;因此〈子夜歌〉總在綺靡之中帶著淒婉,或許,就是在提醒著人們愛情的短暫虛幻。

然而〈子夜歌〉的哀婉,也反映了南朝社會的頹廢浮靡;人們沉溺於聲色感受與愛情的追尋中,終究換不來長久的幸福與真正平安。@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季札說:「不是這樣的。當時我雖然沒有開口說,但心裡已經答應了,現在又怎能因為徐君死了就違背我心中的承諾呢?」徐國人民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感動,他們為季札做了一首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 《詩經‧秦風‧蒹葭》篇是許多人反覆吟詠的美麗作品,「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深刻描述出了許多人在追尋愛情過程中歷經考驗,伊人若即若離、可望而不可及的感受。然而在這首詩中被苦苦追尋的「伊人」究竟是誰呢?答案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 這位划船的越人其實是位美麗的姑娘,她被鄂君子皙的翩翩風采所吸引,於是藉著歌聲來傳達心意。她純真的情感和曼妙的歌喉打動了王子的心,王子走上前來牽起她的手,在遊湖結束之後一同歸去,譜下了一段美麗的愛情!
  • 整場宴會裡主人虛心地求教,賓客也誠懇地提出各項治國高見;上下之間沒有隔閡,氣氛歡愉和悅;聲色娛樂不是重點,道德的促進才是目標,這才是貴族燕饗的真正價值呀。
  • 雋永的詩句可以啟迪人的智慧,和諧的樂音可以淨化人的心靈。三千年前一群小朋友隨意的歌唱,卻啟發了聖賢的智慧,和自我反省的方向。
  • 在古代,百越地區(長江以南)開化比較晚,人們也相當淳樸,朋友交往充滿了真心。當一位越國人要與他人結為朋友時,都會先進行一個儀式:他們在地上堆起一個小土壇,用狗和雞當祭品,然後歌唱著祝禱。
  • 相傳,中國最古老的農歌出現於帝堯時代,名〈擊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
  •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 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
  •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 秦氏有好女, 自名為羅敷。 羅敷年幾何, 二十尚不足。 十五頗有餘, 使君謝羅敷。 寧可共載不, 羅敷前置辭。 使君一何愚, 使君自有婦, 羅敷自有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