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黃春秋》執行主編:文宣內部搶先下封殺令

人氣 5729

【大紀元2016年08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炎黃春秋》新任執行主編吳偉近一個多月來,親歷了《炎黃春秋》事件。他對外媒披露,7月13日晚上他就收到在媒體工作的朋友的信息:收到了上邊的通知,其中一條就是,「不能炒作《炎黃春秋》的人事變動」。

紐約時報中文網8月22日報導,2016年初,《炎黃春秋》聘請吳偉擔任雜誌的編委。今年7月,當他接受《炎黃春秋》月刊的聘請,出任執行主編未及半月,就趕上了《炎黃》被奪權事件。近日他在北京接受電話採訪,回顧了這次風波大致經過。

吳偉表示,他對《炎黃春秋》在當前這種政治環境下究竟能走多遠,心裡沒底。「但我的想法是:要去那裡工作,能做一天就是一天。然而,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還沒等到我投入工作,7月13號就出事了」。

吳偉說:「我報到後,7月13號之前的那一週,我因有事請假沒去上班。我13號從外地剛回來,總編輯徐慶全電話裡跟我說:你剛回來,在家休息一天,14號再來 上班吧。結果,13號晚上有個在媒體工作的朋友給我發來微信,問我《炎黃》是不是有『人事變動』?我說:我沒聽說啊!朋友說:肯定有!我們收到了上邊發來的一個通知,其中有一條就是,『不能炒作《炎黃春秋》的人事變動』。既然是『不能炒作』,就一定有人事變動。」

對於為甚麼會在當前的中國發生 「《炎黃春秋》被奪權」這一事件?吳偉回答:這種事情之所以發生,和近年來社會上出現的各種反改革開放、反憲政、主張加強意識形態方面控制管理的「左」的聲音回潮有極大關係。

7月14日,中國藝術研究院發布一份《炎黃春秋》人事任免通知:《炎黃春秋》雜誌重要職務全部為官方派來的人所取代,原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副社長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悉數被撤換。

《炎黃春秋》雜誌社隨後發表聲明:「按照《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明文約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我方不同意單方終止協議書,我社已委託律師對該院提起訴訟」。雜誌社表示擁護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依法治國」的方針。

隨後的7月17日,雜誌社執行主編吳偉發出了雜誌社社長、法人代表杜導正簽名的「停刊聲明」。聲明中確認,7月15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和修改了《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我刊喪失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聲明中同時提到,停刊決定經過炎黃春秋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自即日起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的出版物,均與「本社」無關。

吳偉曾是由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直接領導的中央政改辦(後稱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成員之一。1989年5月28日,當鮑彤被中共保守派秘密逮捕時,身為鮑彤秘書的吳偉同時也被關進了秦城監獄。

2010年,吳偉開始從事中國80年代改革史研究,發表了許多文章,並於2013年在香港出版了60萬字的《中國80年代政治改革的台前幕後》一書。

《炎黃春秋》自1991年創刊以來一直被認為是體制內的敢言刊物,經常刊登支持胡耀邦、趙紫陽和大量反思歷史錯誤的文章,得到許多中共黨內自由派元老的支持。習近平父親習仲勳曾為《炎黃春秋》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

據報導,長期以來,《炎黃春秋》始終是某些人、某些領導部門、某些主管機構眼中釘。2008年11月,北京知情消息人士傳出消息,由於《炎黃春秋》多次刊登涉及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文章,江澤民害怕自己的影響會因此被削弱,甚至被否定,所以對《炎黃春秋》不滿,要求其親信李長春嚴肅處置。故而文化部以雜誌相關人員年齡過大勸其退休。但在時任總書記胡錦濤的干預下,當時的社長杜導正繼續任職。該事件引起海內外的廣泛的關注。

2015年1月,《炎黃春秋》曾以不點名的方式起底江澤民大秘賈廷安是十年前落馬的前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的靠山等。

大陸原軍事院校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曾對外媒表示,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數百名讀者聯署公開信 聲援《炎黃春秋》
朝陽法院裁定不予受理 炎黃春秋誓言上訴抗爭
周曉輝:圍繞炎黃春秋三跡象證明博弈激烈
分析:炎黃春秋事件暴露中共高層分裂衝突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撰文碰禁區遭封?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香港台訪梁珍:堅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懼(上)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