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福,在寒夜將盡……

人氣 85

深夜,雨越下越大,雨水拍打著窗上的玻璃後又嘩嘩流去,坐在窗前凝望著這漫天傾瀉的大雨,淚水情不自禁順著臉頰流淌,而我的心裡淌的卻是血淚。

十七年腥風血雨的迫害中,我從懵懂逐漸走向成熟。伴著那無端的驚恐,伴著那無望的期盼,伴著那無眠的長夜和無盡的憂傷,走了過來。而今,我的父親卻又一次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生命危在旦夕!這處境怎能不讓我心痛呢?好在我是背對著忙碌的母親,有意不讓她看到我的淚水,不想再讓她多一份感傷。父親的境況已經讓善良的母親平添了幾多白髮。

重生的幸福小家

我叫滑雪,我的父親滑連有今年五十四歲,他原是天津市顯像管廠的會計師,為人熱情、開朗、善良、樂於助人;他喜歡打球,也擅長工藝毛衣的設計。

我出生後,父母視我如掌上明珠,百般呵護,父親為我設計的毛衣款式新穎、獨具匠心,加工後不是一般的漂亮。父親下崗後和母親經營了一家小服裝店維持生計,從設計到請人編織,再到銷售,父親都是自己細細地安排,生意經營得也算小有名氣了。

我記得在六歲生日的時候,父親和母親為我買了六隻大對蝦,烹好後一家三口圍坐在餐桌前,他們卻一口不吃,只是慈祥地看著我吃,那一刻好溫馨啊!我感到這個世界是那麼的美好,至今我還記憶猶新。父親還教我打乒乓球,常帶我到公園去遊玩、照相。那時,我和父母擁有一個溫馨的小家。

可是好景不長。有一天,父親從店鋪回來就動不了了,因腰痛難忍。母親陪父親到天津武警醫院做檢查,結果是腰間盤突出,回家後吃藥也不管用,只能臥床。小店鋪也不得不關門了,沒有了生活來源,更沒錢看病。我家這只小舟在風雨中搖曳,感覺真是走投無路了。

就在父親躺在病床兩個月的時候,我的表姑來了,臨走時給父親留下一本書──《轉法輪》。表姑說,你先看看書吧!於是,父親就虔誠地看起書了。當父親看到書的三分之一時,突然自己下地了,並拎起了家裡的髒水桶去倒水了。看到眼前這一幕,我和母親頓時就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難道是真的嗎?母親錯愕地問:「你怎麼能下地了呢?」父親說:「我好了!」母親問:「你怎麼好的呢?」父親說:「我看書時,有一股熱流從頭頂上通透全身,是一種熾熱的感覺,我就好了!」

再過兩天,父親大聲地宣布:「我以後不吸煙了。」母親說:「怎麼可能呢?以往你一天吸兩包菸,從起床就開始吸,嗆得我往外轟你你都戒不了。如今把菸戒了?真是太神奇了。」看到父親只因看了《轉法輪》這本佛書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母親也趕緊捧起《轉法輪》看了起來。

那是1997年3月5日,是我們一家重生的日子,父親又能照顧生意了,家庭和睦其樂融融。我的身心也受益匪淺。

父親只是在做好人 詮釋他的信仰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記憶猶新。我爺爺買房子需要錢,父親就把經營得好好的店鋪兌了出去,把錢給爺爺送去,化解了爺爺家的矛盾。從此,我父親就蹬著小三輪車去賣菜,因為高秤賣,再抹零,回來後只剩點菜,很難賺到錢。有一天,父親遇到單位一位同事,她很感激父親。因為她曾經在單位暈倒,我父親及時幫她送診後脫險。她看到後說:你一個大學生怎麼賣菜呢?跟我送晚報吧。

就這樣,父親開始了早晨送奶、下午送報的工作,雖然辛苦但收入還不錯。我家這隻小舟又從新恢復了歡聲笑語。還記得當時晚報站站長姓高,他經常說像我父親這樣的人沒處去找,真是他的左膀右臂。站裡一直擺著給我父親的獎杯。訂戶也視父親為親人,誰家有事他都幫忙。訂戶說,我們是因為你才訂報的,你要調走我們就不訂了。父親每年都超額完成訂報指標。

瘋狂迫害 我家在暗夜風雨中飄零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一時間天傾地覆,中華大地惡浪滾滾,我家這隻小舟也被狂風惡浪無情地摧殘。1999年7月19日,父親被寧園街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三天才放回來。

2001年2月23日,我父親和母親同被天津東樓派出所綁架。十一歲的我放學回家卻找不到他們,天漸漸的黑了,我嚇得大哭起來,驚動了鄰居才幫我找到了舅舅。從此我失去了雙親的呵護,感覺這個世界充滿了恐懼和絕望。那時周圍的人都是用不解的眼神看我。晚上,我睡不著覺,半夜想起父母親就痛哭流涕。我想不明白,這麼好的父母親怎麼能拋下我不管呢?他們做好人錯了嗎?這個世界怎麼變得如此黑暗了呢?

我當時正值小學畢業,學習成績在班裡名列前茅。寧園小學的校長很同情我,曾帶我去河西看守所看望父母親,還給我買了麵包當午飯。看到父母後,校長問看守所的人:他們(指我父母)不都是挺好的人嗎?怎麼不放人呢?看守所的人說是上面的意思。無奈之下,校長只好帶我回來了。之後一年多都沒讓我見到父母親。

我姥姥那時是七十歲的老人,她每天從河北區真理道騎小三輪車到北站來照顧我,又要回去照顧姥爺,還要四處奔波替我找父母,結果四處碰壁。就連街道居委會的人都同情地說:這老太太真不容易呀!因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太大,我性情大變,且焦躁不安,無知的我給姥姥平添很多的麻煩。

一年多後,得知父親遭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天津市監獄;母親遭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監獄。在這種情況下,我仍考入了重點中學——天津市七十八中,住在姥姥家。由於整個社會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學校也不是一塊淨土。有個姓彭的老師經常欺辱我,並告訴同學們不要理我,孤立我,並罵我「神經病」,在我已灼痛的心靈上又撒了把鹽,氣得我經常在學校暈倒。後來舅舅帶我到兒童醫院就診,醫生說:「這孩子沒病,是因為情緒太壓抑了造成的。」舅舅只好給我買了安神補腦液。

那時的我心裡的仇恨達到了極點,產生了逆反心理。好在我還有姥姥和舅舅的呵護,冥冥之中有神佛的保祐,我才沒有出太大的問題。後來看到一位煉法輪功的叔叔寫的《女兒歌》,那首小詩是這樣寫的:

小小白花 藍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見爸爸
風呀雲呀 我信爸爸 身在天涯 想著我呀
小小白花 藍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見媽媽
孤零酸苦 我不會怕 只待雪化 一起回家

《女兒歌》。(明慧網)

光陰荏苒,五年過去了,總算盼到了父親回家的日子,母親去接父親,我放學趕緊往家跑,恨不得長上一雙翅膀。當我氣喘吁吁到家看到父親後,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難道就是我的父親?我被嚇哭了,父親已被折磨得不認人了(後來說是被監獄注射了不明藥物造成的),瘦得皮包骨,腦門上有一個撞破的血洞,他站在牆邊上不動,見人就躲。我那個笑容滿面、健康、充滿活力的父親不見了,站在我眼前的是理智不清、目光呆滯、瘦弱且充滿病態的父親。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父親?我的心再一次被撕裂!

剛被營救出獄的滑連有,絕食617天,體重僅剩70斤。(明慧網)

父親回家後,不吃不喝,驚恐萬狀,把頭向門上撞,把襪子說是娃子,半夜坐起來怒斥壞人,並且抓起桌上的蘋果扔地上,自己的尿也要喝,刷土鞋的水也要喝,幸好被母親阻攔。我的爺爺、大伯、姑姑們看到這個情景哭作一團,放下點錢就都走了,從此再不和我家聯繫了。

為了照顧父親,母親辭去了工作,每天給父親讀《轉法輪》,帶著他煉功。逐漸的,父親好起來了,但時而還是神思恍惚、主意識弱,有一次竟然還打了我一個嘴巴子,氣得我頭撞牆,不懂事的我把父親的胳膊也抓破了。我跑出家門躲了出去。據母親後來說,她回家後看到父親兩眼通紅,坐在床邊一動不動。母親出去找我,告訴我說,這是迫害的延續,讓我不要上當,要理智清醒。然而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一到半夜就大喊大叫,睡覺時一腳踢去,母親被我踢得半天緩不過勁兒來。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父親漸漸恢復了健康,理智也正常了。有一次,他騎自行車被汽車撞碎腿骨,要動大手術才行,父親跟肇事者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給我送回家就行了。他忍著劇痛給司機和他的朋友講真相。司機說:「我可遇到好人了,不然我就完了。」司機非要送父親去打夾板。父親回到家後就拿掉夾板,一粒藥沒吃,十天後就痊癒了。後來司機到家來探望,驚奇地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會告訴所有人法輪大法太好了。」

後來,父親到一個毛巾店打工,受到老闆的高度評價,把一個倉庫的毛巾都交給他管理,並說:「我這裡就招煉法輪功的人。」

2012年4月24日,父親母親又一次被綁架。這時我已經知道了,我的父母沒有錯,不是他們拋棄我,是中共的迫害使我們骨肉分離。我不再自卑,我為自己有這樣的父母而驕傲,我再一次奔波在營救他們的艱辛的路上。

那時,父親被關押期間絕食反迫害,我為他請了律師,律師為他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但仍被冤判七年。母親被批一年勞教。在各界正義人士的幫助下,在天津八千多正義民眾的簽名援救下(據說還有一千多個簽名沒來得及公布),在強大的民意呼聲下,終於在父親絕食六百七十一天時,獄方不得不同意母親提出的保外就醫的申請,把奄奄一息的父親用擔架抬了回來。

父親回家時,體重僅剩七十斤。母親喊他也沒有回應,母親讓我和她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父親在我們的喊聲中慢慢睜開了眼,他活過來了。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天津八千民眾為營救滑連有簽名(部分)。(明慧網)

為我們 也為他們祈福

然而,2016年4月14日,剛剛恢復健康的父親又一次被綁架到濱海監獄,他絕食反迫害至今。2016年5月5日,母親見到了父親,父親又一次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手拿不動電話,他說他被捆在床上灌食折磨,被灌辣椒水,他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惡徒用布帶子勒嘴。

2016年7月6日,我和母親去新生醫院看父親,他愈加虛弱了,仍然被捆在床上灌食迫害,我看到父親的慘狀,我心如刀絞,頓時怒火中燒……

回過神來看到父親的臉上仍是那樣的祥和、善良,我突然想起了父親常說的話,對人要保持自己的善良,忍辱濟世啊!那一刻我的火氣消了,我不再怨恨那些警察,我甚至為了他們感到悲哀。是善的力量使我改變了心態。他們是被利用的,被謊言蒙蔽了雙眼。而我的父親則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詮釋自己的信仰,我感到那瘦弱的身軀的背後是如此強大的內心世界。父親用自己的大善大忍的胸懷去化解那些對大法弟子有仇視的生命的冤怨。我為父親祈福!

我家所經歷的只是眾多被迫害的法輪功群體的一個縮影,還有更多的家庭正在遭受或已經遭受過更加慘烈的迫害。我為他們祈福!我不能也不會去仇恨那些警察。因為善良已注入我的生命!真心希望我和我家人的悲慘經歷能喚醒更多世人的良知,奉勸那些還在迫害好人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呀!看清當前天象,放好人回家,你們自己也會有福報的!我也為你們祈福!

不知甚麼時候,外面的雨停了,黑夜已盡,黎明漸起。喜鵲在喳喳叫著,我擦乾臉上的淚水,對喜鵲說:謝謝你給我帶來了福音,請把我的祝福帶給我的父親和所有因真、善、忍而遭受苦難的人們。我也要告訴你們,我有一個偉大的父親。喜鵲歡叫著飛上了藍天……

責任編輯:蘇明真

 

相關新聞
黃潔夫涉嫌參與強摘器官 被指控三大罪狀
絕處逢生:中國人體科學在西方大放異彩
揭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電影紀錄片頻獲大獎
匈牙利法輪功學員聲援王治文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