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圖預言中國今明年大事(7)瘟疫天譴

作者:劉香蓮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法國居勒-埃里‧德洛內1869年作,巴黎奧塞美術館藏。(藝術復興中心提供)

  人氣: 54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賢帝」不賢,瘟疫天譴】

這位羅馬帝王的官方名叫「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奧古斯都」(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 Augustus),「奧古斯都」是敬稱,是「神聖、莊嚴、偉大」的意思,所以他的全名應該是馬可‧奧勒留‧安東尼,按照當時的習慣,應該叫他安東尼——他執政期間的那場大瘟疫,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安東尼瘟疫。

因為奧勒留留下了一本著作《沉思錄》,有些「哲學思想」,所以後來的史學家把他描述為羅馬賢帝、哲學家帝王、帝王思想家,稱他為「奧勒留(或奧里略)」,這樣就割裂了奧勒留.安東尼和那場「安東尼大瘟疫」的關係。

西元161年,奧勒留.安東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成為羅馬帝王。

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只是在羅馬城裡,而奧勒留要在全國剷除基督教徒,他下詔把基督徒的家產判給告發者,利誘全國人去搜尋、告發基督徒。政府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不放棄就被斬首或扔進鬥獸場被猛獸撕碎,還讓人觀看取樂。

其實奧勒留.安東尼和中國五代時期後周皇帝柴榮很相似,都是戰功赫赫,都是迫害正教(柴榮在全國「滅佛」),都是在戰爭中暴病、速死,也都被後世稱為「英明之主」,掩蓋了他驚天的罪惡。

奧勒留.安東尼執政五年之後,西元166年,一場大瘟疫降臨了。因為在帝王馬可.奧勒留.安東尼的統治時期發生的,所以史稱「安東尼瘟疫」。

安東尼瘟疫橫掃全國,史書上的記載觸目驚心:「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裡以及教堂裡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裡,有船隻因其罪惡的船員,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的聲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數不可計數⋯⋯屍體只好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 人口統計資料研究表明,安東尼瘟疫的平均死亡率大概是7~10%,而在城市和軍隊中很可能為13~15%。

當時,帝王奧勒留.安東尼的一個家庭導師考姆里烏斯.弗魯恩圖信中也提到了這次瘟疫,稱它使一些地區死亡了1/3的人口,並且軍隊的1/10的士兵也被傳染致死。據史書描述的瘟疫症狀: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潰爛,高燒熱得燙手,手腳潰爛或是生了壞疽,感到難以忍受的口渴,皮膚化膿。

西元169年,與奧勒留.安東尼共治羅馬的帝王維魯斯(Verus)死於軍中的瘟疫。西元180年,奧勒留.安東尼自己也葬身瘟疫。

強大的古羅馬帝國,在這場肆虐十六年的瘟疫中走向了衰敗,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的古羅馬帝國的黃金時代斷送在這位「賢帝」手中。

「賢帝」奧勒留.安東尼迫害基督教徒的天大罪惡,不但招來天譴害死了自己和親人,害死了同僚,害了執行迫害命令的軍隊,還裹挾走了全國上千萬人的生命。

【德修與西普里安瘟疫】

西元249年,德修(Decius,德修斯)即位,那時龐大的羅馬帝國已危機重重。為轉移危機,他挑起了對基督徒的空前迫害,他下詔,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人人都必須去拜祭羅馬的神像和羅馬帝王像,以得到一張政府的證明,沒有這個身份證明,就會被處死。

這是有計劃地針對基督徒的迫害,形式上也是對基督徒信仰的玷污。因為基督教的信仰不承認也不能祭拜別的神(就像佛教的「不二法門」),這等於以政府法令的形式毀掉基督教的教規、戒律和信仰。大批基督徒為了信仰堅貞不屈,被處死。

次年,瘟疫再次降臨。這場瘟疫因基督教的一位主教西普里安(Cyprian)的記載,而被稱為西普里安瘟疫。

德修即位兩年即戰死,而這場瘟疫猖獗了近二十年,奪去了2500萬人的生命,是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瘟疫之一。在高峰期羅馬城每天死5000人,軍隊戰鬥力大減。270年,帝王克勞狄二世也葬身瘟疫。

【戴克里先,瘋狂兩年】

面對迫害,基督徒維護信仰,視死如歸。他們在苦難中還在向人勸善講道,甚至行刑前還像耶穌那樣,為迫害他們的人祈禱。

在大瘟疫中,世人把患病的親人都趕到門外,唯恐被傳染,而基督徒們卻奮不顧身地走上街頭,照顧治療病人,向他們傳播福音、做禱告,為死者舉行葬禮。這些至善的神性的體現,讓世人看到了正信的偉大,讓政府對基督教的誣陷失去了市場。

基督教在被迫害中反而發展壯大,到戴克里先(Diocletianus)被立為帝王時,他的夫人和很多侍者都是基督徒。

戴克里先在位初期對基督徒還算寬容,後來在他的女婿、副帝加利流(Galerius,伽列里烏斯)的蠱惑下,開始了史無前例的迫害:焚毀基督教的書籍,拆毀教堂;沒收財產;在軍隊和官吏中清除所有基督教信徒;後來直接以信仰劃線,信基督就被抓、被酷刑折磨,不放棄信仰即被處死。

瘋狂了兩年之後,戴克里先因健康惡化退位。

【加利流迷途知返】

305年,加利流由副帝即位正帝之初,就開始大規模地迫害基督徒。他在全力迫害的第六年,得了怪病。據基督教史學家記載:病痛殘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殘酷統治一樣,他的睪丸出現了感染化膿的症狀,後來長出巨大的腫瘤,蛆蟲從裡至外吞食著他,他簡直已經腐爛,而劇烈的痛苦也讓他變得沒了人樣。

醫生們束手無策。有些醫生在給他看病時因實在忍受不了惡臭而轉過臉去嘔吐,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這些醫生都殺了。到了最後,加利流的身體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大腫包。他的上身變得乾巴巴的,皮包著骨頭,而他的下身感覺就像一個布丁,他的雙腳也變了形。

慘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後,311年,他終於醒悟。他呼喊著上帝真心懺悔了。他在病床上發布詔書,在他的東羅馬轄區內取消了對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並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利流在輕鬆中離世。

兩年之後,313年,篤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和李錫尼(Licinianus)一起頒布了米蘭敕令,給基督教平反。但這只是個人的功德和輝煌,無法抵償古羅馬帝國三百來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惡。君士坦丁大帝之後,龐大的古羅馬帝國分裂了,後來雖然又被熱衷於基督教的帝王狄奧多西短暫統一,但還是不可逆轉地走上了分裂和滅亡之路。

至此,我們看到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迫害佛教、道教、基督教這些正教正信,特別是迫害傳正法的聖者,罪業更大,慘烈的果報給世人留下了深刻的警示。

那麼,另一方面,順應天道,弘揚正教正法,制止對正教正信的迫害,撥亂反正,就是天大的功德。下面我們簡要展現中國古代那些輝煌盛世的根源所在,看過之後,大家就能明白為甚麼《推背圖》要「順天休命」之後,才能展開中華的盛世——「中國夢」了。@#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意從來高難問,誰為預言道古今。從《乾坤萬年歌》始,《馬前課》、《推背圖》、《梅花詩》、《燒餅歌》、《金陵塔碑文》等歷代著名預言都將歷史發展的大勢,伏脈千里地埋藏在注此寫彼的玄奧文字中,留給後人解讀,其驚人的準確率令人震驚不已——原來歷史是在安排之中,人只是在完成自己的角色。震驚之餘,亦深感天心慈悲,現在我們就來解一解《推背圖》第四十六象,它直指當下,天意昭然。您讀懂了嗎?
  • 《推背圖》在中國預言中可謂家喻戶曉。它是唐初貞觀年間(西元627~649年)由司天監李淳風和隱士袁天罡共同撰寫的圖讖。   它共有六十幅圖象,每幅圖像下面附有「讖曰」和「頌曰」律詩一首,預言了從唐朝起至今,以至未來,中國歷朝歷代發生的大事。
  • 《預言中的今天》(13)
  • 2015年11月7日,習近平和馬英九在新加坡首次會談,大陸「人民日報微博」用中國古代著名的預言書《推背圖》的預言詩來報導——《「雙羽四足」習馬會》,說「雙羽」,是正體字「習」,喻指習近平;「四足」正體字「馬」,指馬英九⋯⋯一時間在網絡上廣為傳揚,中國人在驚歎發現了《推背圖》的又一個「天機」!
  • 網絡時代,文獻浩如煙海,人們最關注的文獻是甚麼?互聯網統計的答案告訴我們:西文文獻最受關注的是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大預言《諸世紀》,中文就是《推背圖》。看來人們最關心的,還是未來的模樣。
  • 《推背圖》金批本第52象,如今基本都被破解了。但是,在各種較好的解析中,最後一句「[ascii]乾[/ascii]坤再造在角亢」,一直都沒能破解出來——因為現在的人世間,中國傳統的天象學已經基本失傳了。
  • 熒惑守心是中國古代天象學中最重要、最凶險的天象。熒惑,是中國古代對火星的叫法。火星熒熒,色澤泛紅,軌跡變化難定,因此被稱為「熒惑」。 熒惑是天象學中的罰星,代表兵亂、死喪等等。在西方的星相學上,火星也代表著戰爭、死亡等天罰。
  • 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幾次滅佛事件。總共有五位帝王向佛法發難,四次釀成災難,史稱「三武一宗滅佛」,情節各異,但速遭慘報的結局,卻驚人地雷同!還有一次滅佛沒來得及實施,但是自絕帝位。
  • 西方歷史上最大的罪惡,是迫害基督教。從古代猶太教頭領謀殺耶穌,到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三百餘年間,一次次迫害正教的罪惡,伴隨著一次次的瘟疫天譴,歷史給當今的人類留下了慘痛的教訓和生與死的借鑒。
  • 預言聚中原,真相在眼前。許多事情已經發生,許多事情即將發生。面對紛雜多變的世界,我們到底該怎麼做呢?這期我們繼續跟隨主持人宇欣深層了解宋辰光先生對宋朝邵雍的《梅花詩》和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預言的解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