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面之緣 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 無悔婚約(續)

--控告天津東麗法院法官的工程師周向陽、妻子和家人的人生故事(2)

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明慧網)
人氣: 11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0日訊】按:為了救出冤獄9年而只有三面之緣的男友周向陽李珊珊頂著世俗高壓,到監獄申請結婚,震驚整個監獄。周向陽以無比堅韌的意志,歷經包括四個月的「地錨」酷刑折磨、無數次高壓電棍電擊、18個月絕食抗爭、多次住院急救,終於走出了地獄之門。二人也走上了婚禮的紅地毯。

正當一對年輕人正沉浸在新婚幸福之中時,惡夢一次又一次降臨。周向陽李珊珊先後多次被抓,至今仍然身陷獄中。

2015年11月30日,天津東麗法院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非法開庭,庭審過程中法官肆意妄為,多次嚴重違法。周向陽為此控告東麗區法院法官張亞玲。

天津東麗法院聲稱要在今年8月2、3日對周向陽、李珊珊夫婦重新開庭審理。但據日前最新消息,東麗法院已取消開庭,原因不詳。

17年來,周向陽、李珊珊多次身陷囹圄。為了營救彼此,夫婦二人以及為了營救他們的父母共同譜寫了一曲曲感人壯歌。

此系列文章共3篇。下文是周向陽為營救妻子李珊珊在2012年寫的公開信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續篇--《純真純善 蒙難蒙冤》

我走出冤獄大門時,我才知道,我又一位朋友李希望因堅持信仰,已經在遭受港北監獄的地錨酷刑時,在當時離我不遠的地方,被折磨致死了。

我走出冤獄大門時,我才知道,妻子李珊珊的一篇《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的公開信曾感動了兩千三百民眾,為我聯名申訴。

唐山民眾聯名營救李珊珊。(明慧網)

我走出冤獄大門時,我才知道,我的妻子因為為我申訴竟再次遭陷害入獄。唐山豐潤民眾為救助珊珊,又發起528人聯名申訴的義舉。

我走出冤獄大門時,我才知道,為救護垂危的我,老父母開手扶拖拉機6百里路到天津,三日夜駐望獄門。天津、唐山、秦皇島近百位同修(法輪功學員),先後日夜陪護,那場面催人淚下。

我也沒有想到,當我走出冤獄大門那天起,我將要續寫《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這封公開信,也將要走上要為妻子而申冤的路……

在我們的社會中,是不是為了這一點基本的信仰和維護信仰的權利,我們將在這條申冤之路上窮盡我們的整個青春呢!?

但願我們的文字,能讓更多人理解我們為維護「真善忍」這普世價值的付出和堅持、理解為甚麼在當今這個國度裡這些好人歷盡苦難——願這樣的苦難不再重演……

我是《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一文作者李珊珊在文中提到的她的丈夫周向陽,就是她為救我向監獄申請求結婚,苦等7年的丈夫,珊珊兩次因替我申冤而遭陷害入獄,我叫周向陽。

在眾多正義力量的營救下,2012年4月1日,我走出天津港北監獄的那一天,家人告訴我珊珊因為堅持為我控告港北監獄酷刑犯罪,第二次遭報復陷害,至今還被關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我沉默了許久。這麼多年來,聽到、看到、經歷了太多善良的同修被迫害的事。甚至我有四位朋友被迫害致死(唐堅、魯德旺、朱文華、 李希望),沒想到這次,我善良的妻子竟再一次被陷害了。

讀了妻子寫的公開信,我的眼睛濕潤了。雖然文章不能完全表達珊珊這些年的艱辛和我被迫害的程度。但是卻使我不禁回想起我們這些年的艱難歷程。我也聽家人講了許多,在我本人和珊珊處於艱難困境的時候在大牆之外所發生的事情。特別是,看到那麼多家鄉民眾瞭解了真相,不再相信謊言,能夠有這樣的正義感和勇氣,聯名救助法輪功學員於苦難,我真是感慨萬千。十多年來,雖然為了講清真相,破除對民眾的欺騙宣傳,我們付出很多,但是人們明白了,感動了,並且能夠給予我們救助,我們沒有甚麼可傷感的。我是一個不善於表達的人,但是此時,我想我應該說話了。

「真、善、忍」信仰呵護了她的純淨善良 她的心像水晶一樣

珊珊從小就是一個招人喜歡的女孩子,家人、親戚、鄰居、朋友、同事都很喜歡她。珊珊上中學(高一)時就跟媽媽學大法(法輪功),心地變得更加善良,特別能為別人著 想。沒有社會上同齡人的那些不良習氣,吃穿用都很節儉。珊珊因為我換過很多工作,她的工作能力強,又肯付出,所以工作都做的很好,每次因為我的情況變化辭職時,領導都一再挽留,總有同事和她流淚惜別。珊珊在一家培訓機構當老師時,有的學生就直接說,有李(珊珊)老師在才肯在這家培訓機構上課。在很多女孩追逐時尚,被日下的世風所熏染的時候,正是對「真、善、忍」的信仰,使她擋住了那污濁的塵染,她依然乾淨純真,心如天使。

李珊珊(明慧網)

以前的珊珊有一個非常苦惱的事情,就是經常痛經,而且非常嚴重。致使她不能正常上課聽講。每次疼起來都疼得幾乎不能睡覺,還吃不下飯。幾天後才能正常學習。

珊珊1996年9月學了法輪大法。一學就入門了,沒有任何觀念上的障礙。學法後不知不覺痛經的現象沒有了,而且記憶力也好了很多。學習成績在班裡一直名列前 茅。珊珊自己通過修大法親身受益後,非常想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訴別人,一有時間就和大家一起到遠處的農村去弘法。騎著自行車,不管烈日當頭,颳風下雨, 都擋不住她。她的身體越來越好,面色紅潤,每天快快樂樂,沒有憂愁。感受到了真正的幸福。

可是,1999年「720」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中共的體制和手中的權力開始迫害法輪功,利用媒體鋪天蓋地的給法輪功造謠抹黑,掀起民眾對法輪功與大法弟子的仇恨。利用國家機器非法抓捕、判刑、勞教法輪大法學員,珊珊也因此開始了她的苦難歷程。

非法迫害十餘載 風霜苦難 裝滿了我們本該幸福的青春歲月

珊珊第一次被非法關押 因為上訪被關一年

1999年7月20日之後,19歲的珊珊和媽媽一起去北京上訪,剛到北京,就被警察抓捕並關進唐山市拘留所。幾天後,珊珊和一起被非法關押的28名 大法弟子,竟神奇地從看守所翻牆出來。後來珊珊在北京的學校裡被抓回看守所,看守所警察給珊珊戴手銬腳鐐,對她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她的臉……這樣關了將近 一年時間。這段時間對珊珊的傷害非常大,因為珊珊年紀小,又是女孩子,在拘留所那樣的環境真的很難……

「真、善、忍」信仰遭迫害,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給她的心靈造成非常大的傷害,那段時間她心裏感到無法理解和苦悶,怎麼會這樣呢?這世界的公平正義呢?為甚麼社會上的假、惡、暴可以盛行,信仰真、善、忍反倒被如此迫害呢?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感覺無所適從。好在真、善、忍的法理已經在她心裏紮下了根。通過不斷地看書學法(學習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她漸漸從受傷的陰影裡走了出來,也明白了這迫害只是少數壞人利用現有的體制搞起來的。人類正法真理傳世,都遭遇過這樣的迫害,也都是少數壞人利用當時的政府,假借法律的名義,迫害正信,迫害好人。但從來都沒有成功過,最終下場都是可悲而又可恥的。

後來珊珊轉到河北師大外語系繼續讀書。2002年我認識珊珊的時候,珊珊還沒有畢業。因為相同的信仰,我們走在一起。珊珊長得並不出眾,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給一個朋友打電話,朋友不在家,珊珊當時在這個朋友家裏做客接了電話,只有簡短的幾句話,我當時感覺聽到了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非常乾淨,非 常悅耳動聽。後來才知道這聲音就來自於她,我現在的妻子。

第二次被非法關押 開始了「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

珊珊第二次被非法關押,是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2003年5月31日,珊珊到天津找工作,我接她一起去朋友家裏。剛走到中山北路,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一夥警察把我們給劫持了。後來知道他們一直在跟蹤我。就這樣我們的共患難開始了。

對我酷刑折磨過程中刑警八隊的人多次提到珊珊,我當時很難過,珊珊一個女孩子也要承受牢獄那黑暗骯髒的一切。這次珊珊無辜被非法勞教1年6個月,我被非法判刑9年。因為我在勞教所經歷了、看到了、聽到了太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所以非常擔心珊珊一個女孩子對那種煎熬的承受,所以我在看守所就經常給她寫信鼓勵她,讓她思想開闊起來,儘量少受傷害,少被裡邊不好的東西沾染。珊珊也給我寫信(很多內容是不能寫到信裡說的,不符合勞教所隊長想法就不給寄的),這就是我們建立感情的開始。

第三次被非法關押—-為我申訴 竟被報復陷害非法勞教十五個月

珊珊從勞教所出來後,堅持向監獄要求見我。

珊珊在 《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中寫道:「七年前的港北監獄四周空曠,兩邊是蘆葦溝,下了長途車還要往裡面走約半個小時,冬天大風吹得臉刺痛,人往溝裡傾;一次正趕上下大雪,所有的刑事犯人的親友都去接見了,只有我孤單單的在監獄門口苦苦等了四個多小時,變成了雪人。偌大的監獄鐵門冷冷的關 著,我感到這個世界比這飄雪的冬天還要寒冷。」每當我想到珊珊付出的那麼多艱辛,我分不清心裏是熱還是涼,我同時感受到了妻子帶給我的溫暖和希望,和這種社會體制給所造成的冷漠無情,為了私慾漠視人性,為了利益沒有原則,可以傷天害理,毀掉了人類最寶貴的道德。我很難想像一個弱女子,何以有這樣的堅毅和勇氣,在不讓接見看不到希望的情況,堅持不懈去看望我五次,直到第五次向監獄申請登記結婚(後來在監獄故意刁難下沒能實現),最後珊珊以未婚妻的身份與我會見。

珊珊第一次到監獄裡看我,給我送來了一支玫瑰花,當時監獄警察拿進監獄說可以讓我看看,但最終我也沒有看到這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支玫瑰。幾年後我租攤位賣禮品時購進了一種布制的玫瑰,當時我盤算著送給妻子一只或一把玫瑰,作為對當初我在監獄裡她送我玫瑰的回報。最終也沒有送,因為我知道無論我送多少給 她都不能和那只玫瑰相比,因為那只玫瑰不只是代表著情感,那裏包含著多少無私和勇氣,多少理解和支持,多少光明和希望,我也沒有甚麼語言再去形容我的感 受。雖然我沒能看到那只玫瑰,但她已經永遠盛開在我的心裏……

珊珊每月都來,為了方便和我會見,她在天津找了一個工作,租了一間房子。可 是,這種會見沒能持續多長時間。從2005年12月一直到2006年3月,歷時97天,我因抗議對法輪大法的誣蔑宣傳,被持續施以「地錨」酷刑。在這期間珊珊被剝奪了會見的權利。從此開始在外邊給我奔走申訴。

珊珊一個人住在天津,人地生疏,生活非常節儉,我擔心她一個人在天津太辛苦。多次勸她回老家父母身邊找工作,她為了給我申訴、接見,一直不肯回老家去。就在天津一邊工作一邊為我的事到處奔走。我越來越被珊珊的品格感動,慶幸自己能認識這麼好的女孩。同時也很為她擔心。後來港北監獄(現濱海監獄)張仕 林等害怕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被曝光,誣告陷害珊珊。珊珊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到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勞教書上赫然寫著「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珊珊在 「七年等待,九年冤獄」中這樣寫道:「沒想到這樣一個罪名竟強加在我這樣一個弱女子頭上」這樣,我和珊珊又是一年多沒見面。

與珊珊喜結良緣—–在苦難之間 努力建立我們的小家園

2006年底,我被轉到天津市第一監獄,2008年6月30號又被送回港北監獄。港北監獄當時成立了一個九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監區長是楊中水,副監區長是宋學森等。剛一下車,就被四個犯人包圍架到屋裡強迫剃光頭,不讓洗,強迫坐板凳,四人前後左右用力頂,前邊人頂膝蓋,左右頂大腿,後邊人頂腰,我的腰還沒有完全恢復(2005年至2006年在港北監獄”獨居”被用地錨迫害的,珊珊寫過的部份,這裡從略),下意識用勁保護自己的腰,他們就六七個犯人把我按倒在地,有按頭的、按腳的……還拳打腳踢。後來宋學森(副監區長)來時,我問他,怎麼能這樣對我,怎麼還動手?宋學森說:「不動手,還動腳啊!」等他走後, 那群犯人又把我按倒在地,犯人王新廣用腳在我大腿上狠踢幾下,致使我十多天不能正常走路……

我太瞭解港北監獄的邪惡了,我沒有別的辦法,要不就反迫害,否則就是沒完沒了的各種各樣的迫害折磨。我絕食了。監獄又把我送到「獨居」,又給上了地錨,當時七八月份,天氣特別熱,「獨居」裡氣溫比外面高好幾度。那些包夾的犯人都不願在裡邊呆,我小便時給我開銬鐐的犯人進來半分鐘都受不了,可我卻被每天二十四小時這樣「地錨」著,監獄又安排那個叫王新 廣的犯人到「獨居」來,晚上威脅說要弄死我。使勁壓我的腿,腿一半是懸空的,非常痛苦,還在外面紗窗上開了一個洞,蚊子可以飛進來,因為我的手腳被鎖著, 只能任蚊蟲叮咬,這樣又「錨」了將近一個月。

這次我連續絕食了一年多,經歷了四季,冬天有時不讓我穿棉衣,有時給我特別髒的被褥,上邊血漬、尿漬、膿漬到處都是,散發著惡臭。有時連續五天沒有灌食的情況下,讓犯人強迫我坐好,犯人王小東掐我的脖子,打我的腰眼,拉、拽、踢各種方式對一個已經只剩皮包骨的,只為堅持自己信仰的人進行折磨。而這一切都是副監獄長李國宇、副大隊長宋學森等人指使的,我跟禁閉室警察王剛等人反映,他們根本就不管, 我和當時的監獄局副局長岳世龍,也說過港北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事,也根本沒有任何回應!

我經歷了一年多的絕食抗議,於2009年7月28日被接回家,一米七六的我,體重只有七十八斤。回到家裏,身體恢復很快。就這樣終於與等了我七年之久的未婚妻珊珊完成了婚約。

珊珊知道我們家的情況(父母哥嫂因修煉法輪大法先後被迫害),沒有跟我提任何物質上的要求,我們連婚紗照都沒照過。珊珊自己不捨得花錢,但給我買東西都是買質量好的。她的工作時間比我長,每次我自己洗衣服,她就會發短信跟我說,「對不起,我做的不好,讓你自己洗衣服。」

由於我們倆都比較忙,所以平時很少做飯,偶爾她有時間,也要給我做一點好吃的,我吃飯快,每次吃完一半,留一半給她,她每次都把剩下的一半的多一半撥給我, 非得叫我吃。珊珊給自己買的衣服都是很便宜的,但每次過年回家都想著給家裏人買衣服,姐姐、姐夫、哥哥、嫂子……而且都要買好的。2011年回家過年前, 她非要拉著我去給我媽買羽絨服,看中一個300多元的,打電話問我媽是否喜歡,媽說不要,這時我才意識到,妻子穿的100多元買的長款羽絨服已經很舊很薄了! 珊珊心裏總是裝著別人,卻少有自己。我很感歎,一個女子,個人的要求這麼低……

我真實的感到家的幸福,源於妻子的美德,溫馨的美德。

我知道自己沒有讓妻子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責任。我去單位(鐵三院)要求恢復工作,單位以各種藉口不安排。其實我也知道單位是在執行對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的政策。我在親戚朋友的幫助下,在超市擺了一個攤想多賺點錢,維持家庭的生活。

冤獄再臨 珊珊又因再次為我申訴再遭陷害

不久,冤獄再次降臨。2011年3月5日,珊珊下樓買早點,唐山國保大隊的人闖進我們家裏,強行把我帶走 ,家裏值錢的東西被洗劫一空,我做生意週轉的錢一萬多元也被拿走且至今不承認。到我出來之前,一年沒見妻子和家人了,並不知道妻子的情況和她為我所做的一切。

第四次被非法關押——申訴未休 再遭陷害

我出獄後得知,當時珊珊一邊經營我的攤位一邊又開始了為我申訴。這樣生活和各 方面的壓力都集中在她一個人身上。經常很晚才睡,很早就起來去進貨。為營救我一直奔走於唐山國保、天津港北監獄、天津檢察院之間,他們相互推諉、隱瞞。珊珊淒然寫下了公開信《一對年輕人的苦難經歷: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投遞到相關政府部門。

我母親也為救我,控告了港北監獄曾經施加於我的地錨酷刑犯罪。為了不麻煩別人,珊珊經常一個人在車站旁邊找一個很便宜的床位。吃很便宜的食物。她承受著身心的重壓,她清楚自己曾經因為替我申訴被陷害過,而且這次控告以來也已經遭到威脅了。在6月間,街道居委會曾派人多次到李珊珊家,傳達「旨意」,「讓珊珊安心做生意,別出去跑」,「別弄得一家人再少一個」,作為一個女子,珊珊心裏也是忐忑的,但是她還是堅持住了。

然而在被控告酷刑犯罪的情況下,港北監獄(現濱海監獄)不但沒有收斂惡行,仍繼續作惡,2011年7月竟然十天內就用地錨迫害死了大法弟子李希望。可見當時監獄有多猖狂。

由於控告,和民眾聯名申訴的壓力,天津檢察院,監獄管理局對港北監獄做了調查,但是並不對律師及家屬提供的證據線索予以調查,同時默許監獄阻止家屬及律師見我核實我被酷刑虐待的情況,也不給書面答覆。對此,珊珊諮詢律師,又依法向檢察院遞交了《立案監督書》,指出檢察院調查過程中的不規範處,及其敷衍包庇傾向,並遵照法律賦予的權利對於檢察機關的調查過程予以監督。然而讓人難以置信,二檢工作人員,一個人誘導性問話,另外兩人在套間裡聽著,珊珊不知陷阱, 回來還天真地說:「他們連自焚真相(編註:中共在2001年自編自導天安門自焚真相,構陷法輪功學員,並通過中共中央電視台向全世界和全國傳播)都不知道,我都給他們講了!」

2011年10月29日珊珊突然被唐山國保警察劫持到豐潤洗腦班(唐山地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班),被非法監禁。就這樣天津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用構陷的手段,並再一次利用被控告的犯罪嫌疑人張仕林的所謂舉報,竟然指使河北610下令唐山610國保警察,再次報復陷害珊珊。將她再次非法勞教兩年,後來關押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位於河北省石家莊市)。這就是我們的國家、政府……

唐山警察也都深知她有多冤,這是對這位唐山女兒赤裸裸的報復陷害,就是為了阻止對港北監獄的控告,和對聯名事件打壓。所有參與的警察都作噁心虛,在家屬聘請律師問唐山國保警察時,沒人敢出面對此非法抓捕負責,甚至連《勞教決定書》都不敢出示。本來珊珊是在天津控告,控告的是港北監獄,與唐山沒有關 系,但是唐山國保不但不支持申訴冤情,維護家鄉民眾的權利,反而甘願被利用當打手。

在一篇關於珊珊的文章中這樣寫道—

鳳鳴唐山 聲聞九天 純真純善 蒙難蒙冤
冰山雪蓮 獨立冰寒 嗚呼珊珊 再陷黑暗

請鼓勵我繼續走吧—-這條正義的申冤路 雖然它是如此險惡、艱難

面對這樣險惡的現實,面對根本就不准備講法律的政府部門去申訴,對於剛剛走出冤獄依然虛弱的我,是那樣沉重……然而申訴是沒有錯的,也不僅僅為了珊珊。這顛倒的一切,是不能夠接受,不能夠承認的。為了營救我,不光親友,同修,付出努力,甚至鄉親、更多素不相識的民眾,甚至海外正義力量(如國際大赦, 致信中共要求釋放我),都以正義的精神發出呼聲,而且這樣支持法輪功的呼聲在海內外此伏彼起已成大勢,我感激中也備受鼓勵。

後來,為了救助危難中的我,還發生了感人的一幕幕。在得知我心跳只有40多下被送到監獄醫院,卻仍不放人的情況下,父親開手扶拖拉機拉著母親十幾個小時從老家昌黎到港北監獄(現濱海監獄),冒著零下十幾度嚴寒,年逾花甲的父母身穿狀衣,七十多個小時日夜駐守在監獄門外拚力抗爭,其艱辛的程度是很難想像的。

更讓人感動的是,天津, 唐山,秦皇島近百位法輪功學員同樣日夜輪流陪護在父母身邊,佇立在監獄門外,並在寒夜裡送來吃的,用的,和溫暖的話語,令在場的警察都為之心動的場面。正如我母親在她的公開信《我以為或許能感動你們》中所言「感謝那些無私無畏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這個世界最寒冷的時候,給了我們最大的溫暖。那空曠、淒冷的大獄門外,我們身穿狀衣整天站著,守望著鐵門的時候,是因為有這些好人也站在那,讓我們感到了這個世界仍然是人間!

現在我要去看望冤獄中的妻子了,然而我和律師去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要求會見珊珊,勞教所提出無理要求:沒有常駐地派出所開的「不煉法輪功」的證明,即便是家屬,符合法律規定的要求,也不讓會見,對律師也提出類似非法要求,要求律師去本人所在當地公安局開具所謂「沒有參與×教」的證明,否則不讓會見。問他們哪 的規定,說不清楚。後來說是河北省「防範辦」的規定,河北省勞教局解釋說是2010年河北省省委的規定。且不論規定的出處,但就規定本身的意思,就是煉 「法輪功」的就不讓見,這是典型的非法設立會見程序。他們就這樣積累著自己的罪行。

我在監獄、勞教所等場所被非法關押了整整十年,飽經了那裏殘酷的罪惡的傷害和折磨。過程中我直接的和間接的接觸了很多警察。我也知道,真正反對大法的就那幾個人,多數都是在被動、麻木的執行「上面的命令」。而且很多人心底都是有善念的。實際上是壞人操控國家機器,蓄意錯用,濫用法律(所謂的刑法300 條),利用國家公務人員迫害法輪功,已經構成濫用職權罪,瀆職,徇私枉法,非法拘禁等等罪行。這些從近百位正義律師的近千次無罪辯護和控告及海外控告中共 高官的案例中,已經明確的告誡世人了。我的律師謝燕益也曾在法庭上正告枉法裁判的法官「你們現在不被追究,不代表你們將來不被追究!」

作為千百萬個無辜受害者中的一個。我在此只講述了我和珊珊的故事,我寫下這些,希望善良的人們知道被掩蓋的一切,喚醒他們的同情而給予救助,為解救我的妻子申訴鳴冤,也為人世間應有的公平正義。為了爭取一點基本的權利,為了講出這些真相,我們已經和而且正在付出著青春血淚,甚至生命。多希望有更多人 能夠瞭解真相,多希望這個世界少一些罪惡的猖行,少一些無名的苦難,多一些善心正義的支持,讓這個世界成為真正人類的家園……

最後,我想在2012這個年份將近歲末之時,獻上一副醒世福聯來表達我和妻子珊珊給您祝福吧:

人心歸正、世界需要真善忍
寰宇復明、正法更新天地人

橫批—-新宇降臨!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8-12 11: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