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兩面人」的自我救贖(上)

內心掙扎中過著體制內的優渥生活 經不起自由社會人的一番問話

原廣州教師余春光2016年8月在法拉盛圖書館裡。 (施萍/大紀元)

人氣: 10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專題報導)學生時期就入黨,畢業後當班主任,在中國過著優渥生活的一個人,卻甘心放下一切、逃離中國。促使他下定決心的原因,竟然是一次簡短的對話。

9月份,法拉盛居民余春光來到美國整整兩年了。「人的命運是被安排的,我從來沒想到自己能落腳到紐約。我原來的理想是到加州……」他說。每當回想過去幾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總感覺冥冥中有種力量在引領著他。

如果沒有碰到那個叫傑森·沃德的老師、沒有他提出的奇怪問題、沒有中國互聯網上的「3Q大戰」、沒有翻牆看到外面的世界……也許他還是那個廣州重點中學裡的優秀班主任,一邊「幫扶問題學生」,一邊享受著他的優厚薪金和家長們的送禮;每年去歐洲或者來美國遊山玩水,和爸爸、弟弟一樣,過著愜意的「兩面人」的生活。

心中的「英雄」去哪了?

余春光從小就嚮往西方世界,這也是為什麼他上大學時選擇了英語專業。小學時光在崇拜黎明和郭富城的狂熱中瞬間而過;到了初中,他開始遇到人生中的第一次困頓。那時父親的生意失敗,為躲避債主到處搬家。「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餓著肚子不斷換學校的日子。由於營養不良,我的頭髮都是枯黃的。」那時,他聽到了瑪麗亞·凱利的一首歌《英雄》:「其實你心中有一位英雄,當你窺視你的內心,你無須害怕你現在是什麼樣。答案顯而易見,當你到達靈魂深處,你所領悟的哀傷都將消散……你不再畏懼,你清楚你能克服一切……。」

余春光聽著這首歌,在飢餓中衝刺高考。他考上了廣東一個沿海城市的師範學院的英語系。他學習成績優秀,連續四年獲得一等獎學金,還當上了系學生會的秘書長。

2003年大三那年,系黨組織找到了他,要發展他為「預備黨員」。他說:「他們把名額限制得很少,這讓我感到自己很出色,沾沾自喜。我知道這對我的前途大有好處。」

余春光的家人中有一半是中共黨員。外公當過茂名市的局級機關的黨委書記,外婆是主管衛生的官員;爸爸曾經是解放軍空軍的軍官;姨丈還是省級的政協委員。這樣紅色家庭中的孩子,當然是要入黨的。

他開始用黨員的身分認識周圍的事物,這讓他糾結和困惑:「因為我是學英語的,我為了練習聽力,花幾百塊錢買了台高級收音機收聽外國的廣播。廣播裡的價值觀和共產黨要我做的格格不入啊。」余春光就這樣一邊聽著《美國之音》、《BBC》,一邊按時給黨寫思想彙報,發誓為黨「奮鬥終生」。

「說實話,我開始時是很厭惡這一套的,感覺像套上了一個面罩,這個東西覆蓋著我,給我另外的一個表皮。但是寫著寫著,我就不太討厭了,慢慢就習慣了,變成了一個『兩面人』。」畢業時余春光成為一個正式黨員。

他還是愛聽凱利的《英雄》。然而春風得意的日子,他既不感到恐懼,也沒有哀傷,漸漸地淡忘了心中的「英雄」。

為黨賣命 輸出控制

因為學生黨員的身分,余春光剛一畢業就被佛山一家重點中學聘為班主任,這是其他同學享受不到的好處。班主任意味著更快的升遷、更大的權力、更肥的待遇。但是做為交換的是,學校要求他「幫扶」思想有「問題」的學生。

什麼是有問題的學生?「就是那些在每週一升國旗、唱國歌時不認真的學生。」因為每個月各個班都要評比,自己這個班的表現不光影響著個人的業績,還牽扯到其他任科老師的利益。每當他質問學生「為什麼在唱國歌這麼莊嚴的時候不認真呢?」孩子們就以不作聲做為抵制。

終於,他在一天晚自習的時候抓住了那幾個學生的小辮子。他發現這幾個男生出去開生日派對,還喝了啤酒。他就把他們的家長找來了,讓他們把學生領回去,不准在學校過夜:「我就是想給他們個教訓,製造這個氣氛,讓他們看看不聽管制有什麼後果。」

可是連他自己都討厭這種「教育」:「這不是教育而是『教唆』。我小學入少先隊,中學入團,大學入黨,一直在被管制當中。現在我又在向別人輸出這種管制,可是我內心是渴望自由的。」於是,兩年之後余春光跳槽到廣州,他希望在大城市能夠自由一些。他在廣州越秀區一所重點高中裡謀到了一個職位,還是當班主任。

可是那裡管制得更嚴厲。還是老一套,他還是要做「幫扶」工作,管學生從早上6點到晚上11點。他形容「我從一個火坑跳到了另一個火坑」。後來,他就報考了中國人民大學的「人力資源與管理」專業的碩士研究生,想改行,「我不想再從事所謂的教育事業了,我厭惡透了。」這期間他攢了20萬元錢,想到國外留學。後來他結婚用了這筆錢,就不再想留學的事情了。

一個美國老師的提問

從2009年到2012年,余春光的學校加入了一個中美EBUS計畫,即每年暑假派一部分學生到美國學習大學預科課程。有兩年是他帶的隊。

記得那是2011年7月的一天,他的女兒才出生幾個月。當他在加州大學長灘分校的草坪上等待學生下課的時候,他和對方學校的一個老師攀談了起來。這個老師叫傑森·沃德,也是個年輕的爸爸。一開始,他們的話題是各自的小女兒。

正當兩個爸爸拿著手機炫耀自己的寶貝女兒的照片時,忽然,傑森老師的手機上跳出一個視頻。在視頻裡面,一個穿白襯衣的年輕人站在一隊坦克前面,似乎試圖阻擋坦克車隊的前進。坦克朝邊上轉了一下頭,這個年輕人又站到那坦克前。然後就沒有下文了,視頻到這裡中斷了。傑森問:「你能告訴我這個年輕人後來的命運是什麼樣的嗎?」

余春光從來沒有看過這個鏡頭,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他就根據自己對中國狀況的理解回答道:「不是槍斃就是無期徒刑。」

他從那天開始知道了「六四」這個詞。他隱約記得自己8、9歲的時候在電視上看過北京「暴徒」燒軍車的畫面。彷彿一個巨大的幕布被掀開了一角,誘惑著他想看那幕布的後面是什麼。他回國之後立刻開始尋找真相。(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