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曝光陳光標矛頭指向誰

人氣: 12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28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9月20日,中國大陸的財新網和網易同時發表了重磅文章起底陳光標。財新網的題目是:《特稿|陳光標:「首善」還是「首騙」?》,網易媒體的文章題目是:《切胃減肥背後的陳光標:業務癱瘓債務纏身》,這兩篇文章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緊接著陳光標就高調狀告財新網損害名譽,又召開了記者會。然後新浪等網站又發表文章說媒體不可以定罪,要等到法院來定罪,那麼雙方就開始了輿論大戰。

相比近幾年反腐打下去的老虎們,陳光標這個級別的商人其實最多算個蒼蠅,那為什麼財新要花那麼大的力量來圍剿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呢?我們請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横河先生,這件事情因為陳光標本人的名聲,報導的又是大陸的媒體,網上也沒有封鎖,所以內容大家都是可以看到的。但是因為文章很長、內容很豐富,您能不能開始簡單的介紹一下文章的內容?

横河:網易的文章集中在陳光標從2003年開始進入再生資源回收,早期特別是在江蘇的電力行業;然後又有一部分講到2008年四川地震的時候,陳光標不是高調救災嗎?2008年以後就向全國多個行業擴張;然後又談到了2013年開始走下坡路,這個過程比較全面,就是整個他的事業和慈善兩個方面,是按照時間順序走的。

它其中有一句話說得很有意思,它說2012年底,中國共產黨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後兩年曾在仕途上築起高牆的周永康令計劃、楊衛澤、令政策紛紛墜落,就連曾在江蘇省電力系統浸潤十幾年的前電力高管馮軍也未能逃脫這場反腐風暴。因為它講的是陳光標,而這些人都認為可能是陳光標的後台,因此它就認為是因為這些人倒台了導致 2013年陳光標開始走下坡路。

財新網的內容很豐富。它從江蘇黃埔,就是陳光標的公司,從江蘇黃埔的私刻公章,到以水分為主的慈善,從虛假的財富神話,到權力支撐的慈善光環,談了很多,它還曝光一些他的靠山,比如令計劃李東生。財新網的主要篇幅是在假慈善上面,它對陳光標主要的捐贈項目做了逐條核實。比如說他捐贈的52所希望小學沒有一所是建起來的,沒有一所是落實的。相比較而言的話,陳光標的反駁就顯得無力的多,就是陳光標說的基本上是沒有事實做依據,還是他那一套成套的大話,那種作風。

主持人:陳光標他是在江蘇發跡的,從我們以前的分析中也可以看得出來,像周永康李東生都是江派系統的人。因為陳又是在江蘇發跡,所以大家輿論上自然而然的想陳是不是江的人。您怎麼看呢?

横河:陳光標本人跟江應該沒有直接關係。從走秘書路線和走夫人路線的話,陳光標其實比當年的賴昌星要差遠去了。賴昌星幾乎把中央那些人的秘書全部都搞定了,陳光標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搞定過。賴昌星都和江澤民的秘書搭上了,但是卻沒有和江本人直接搭上去;陳光標在這點上不可能比賴昌星做的還要大。但是有一點肯定的就是陳光標發跡的整個過程,他完全得益於江澤民的路線政策,這不管是在政治上還是在經濟上都是肯定的。

另外一方面,陳光標在江蘇官場上的一些關係和江係人馬是有聯繫的。網易的文章特別提到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但是它沒有確認楊衛澤有沒有直接幫過他,只是說他找楊偉澤幫忙。這兩篇文章都提到了令計劃,就是說是不是江澤民的人?其實江澤民自己執政十多年,然後加上垂簾聽政又將近十年,他屬於江派人馬的話,要和他的政治路線連起來的話,不會是以地區或者某一個省作為對象的。

主持人:對,現在大家都說這個陳是因為牽扯到令計劃的案件,然後就是被財新網攻擊。那我們知道大陸一般的規律都是先查小的、級別低的,然後順藤摸瓜找到大的,叫「剪裙邊」。這次陳如果真的只是牽扯令計劃的案中,按理說現在令計劃案都已經結束了,就算他有牽連,就直接定罪好了,因為他也只是個普通商人。這次這麼大張旗鼓是不是說還希望通過陳找到他後面的什麼人的其它罪證呢?

横河:我覺得不太可能。因為罪證它不會通過陳光標去找,陳光標的問題和其他以前曝光的商人是完全不一樣的。那些商人他們經營上很成功,當然那些成功是依靠權力,但是即使依靠權力他也要會經營。比如徐明,為什麼有權力的人不找別人要找他呢?就是他在經營上幫他自己或者他的家族能夠賺大錢,陳光標還做不到這一點,他的經營上要比那些人差得太遠。那些人可以當白手套,但是陳光標當不了白手套,沒人要他。

從陳光標這裡突破的話,我想他大概找不到哪一個高官的經濟問題,最多給他一點方便。在這裡我認為,他肯定是要指向某些人,或者某個人,或者某些人,但是不會通過陳光標來找罪證。在起底陳光標這篇文章裡面提到幾個人物,比如說丁書苗是個著墨很多的人物,但是他的意義是很小的;另外,它還提到了令計劃和李東生,這兩個人物其實是很有意思的。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是說令計劃和李東生是陳光標的後台?

横河:按照財新網的報導,他們兩個都曾經各自在陳光標發跡的過程當中起過作用。令計劃可能還早一點,說是2006年就認識了,但是真正幫他策劃的,就是四川地震的時候他作秀,文章裡面說是令計劃策劃的,所以真正可能是幫他的忙幫到了他出名的這件事上是2008年開始的;而李東生它上面也是說2008年,地震以後開始幫他策劃的。這是政商勾結、權力尋租的一個典型操作。

但是沒辦法解釋幾個現象,就是如果說令計劃和李東生是陳光標的後台的話,有一些現象是解釋不了的。第一個就是,令計劃和李東生都已經倒台了,而且現在都已經判刑了,不需要再把陳光標的事情加上去給他們再加一點無足輕重的罪行,因為這些即使算罪行的話,都不會給他增加一年,所以沒有什麼作用。

第二,陳光標他是屬於政商勾結當中商的這一部分,本來揭露商的這一部分是為了政。你看以前揭白手套最終是揭露他們後台戴白手套的老闆,不可能說是揭露商人是為了令計劃和李東生,更不可能是為了揭露陳光標本人。說句老實話,陳光標本人根本就不值得財新和網易花這麼大的篇幅去說他。

主持人:對,說的就是。那您覺得財新和網易花那麼大的力氣去起底陳光標,它的目標是什麼呢?

横河:這裡就要注意到,在財新的文章裡面,本來李東生它並不一定是要提的,這裡顯然是刻意把他提出來,而且再次提到了當年中紀委在公布李東生罪行的時候所列的四個頭銜,包括兩個跟「610」有關的頭銜,一個是領導小組副組長,一個是「610」主任,這兩個位置再次提了。

另外一件事情,提出的也很蹊蹺。它說是2014年陳光標到美國使爭議達到頂峰。這篇文章它提了到美國的兩點,一個是收購《紐約時報》,還有一個是到街上發現金,被人拒絕,這個是爭議。其實我們當時就知道收購《紐約時報》是個騙局,因為他從來就沒有、最後也沒有和《紐約時報》的老闆或者是經理層接觸過。他自己找個台階下的說法是和某個記者聯繫了。

你說,他要去買一家公司,和這家公司的普通雇員去接觸一下?怎麼可能啊!而上街去發美元現金只是陳光標的常規作秀,應該說是他到美國來的副產品,沒有人作秀會專程到美國街上去發錢,這不可能!既然收購《紐約時報》和給無家可歸者發錢都是假的,這兩件事已經是事實,不是任何人的猜測,只有一件事情是真的,他帶出來的兩個人就是為了炒作天安門自焚偽案。

我們當時曾經作過一期很長的節目,2001年,偽「天安門自焚案」有幾個人所謂「燒傷」了,炒作了很多年。13年以後,突然之間,陳光標把所謂「燒傷」的母女兩人帶到了美國紐約,就是那一次到紐約來炒作。現在看來只有這一件事情是真的,就是陳光標2014年到美國紐約來的唯一的和真正的目的。

也有不少人提到,財新網文章當中陳光標假慈善的故事,其他記者和媒體都採訪過、報導過,有的是被壓下去了,有的根本就沒有刊出。其實調查的過程大家都知道,沒有很多新內容,只是以前有人為他撐腰,威脅、打壓記者和媒體,現在這些後台沒有保他的能力了。文章也提到周永康、令計劃、李東生都倒台了,還特意提到李東生「610主任」的頭銜和2014年的紐約之行,我認為就不是偶然的了,實際上很可能就是這兩篇文章的真正目的。

主持人:2014年1月,陳光標到紐約的時候,我們也作了一期節目,分析陳光標當時紐約之行的真正目的,如果聽眾朋友沒有聽到那一期節目的話,可以在我們的網站上再去找一下。

橫河先生,我還有一個問題。當時陳光標的紐約之行,我們分析他是「受人錢財,與人消災」,但是您當時並沒有分析他是與「誰」消災。現在令計劃、李東生甚至周永康都已經下台了,肯定不是替這3個人消災;如果是替這3個人,就像您說的,財新不用這麼大張旗鼓地折騰陳光標,您覺得他後面還應該是誰呢?

橫河:這就是這兩篇文章尤其是財新網的文章真正的意義所在。我們再回顧一下,紐約之行是2014年的1月份,他帶了三個燒傷患者,是記者在機場看到的,但是在紐約新聞發布會上,他只讓兩個人出場,聲稱是陳果母女,第三個顯然是備用的。第三個人是誰現在也不知道,如果他要把他拿出來,他會說這個人是誰,我們也不知道。當然我們知道,無論他去買《紐約時報》也好,還是給流浪漢發現金也好,他都不需要這兩個燒傷的人。既然我們講《紐約時報》事件和流浪漢發錢的事件都是假的,那麼他的真實目的就是炒作天安門自焚偽案。

一直有傳言,陳光標是國安的人或者是軍方的人。這都是一種說法,因為並沒有特別大的證據,但是他2014年1月來紐約就是鐵證。因為這種事情首先它是政治任務,而且是極為棘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政治任務,不會交給一般人,連有利益關係的都不信任,必須是系統內部的人,才敢放心把他們帶出來。

因為自焚案是假的,所以帶出來這兩個人總在某個地方是假的。要就是這兩個人不是這兩個人,要就是是這兩個人,但這兩個人不是法輪功學員,或者是他們被誰害了,都有可能。我們現在不說具體是怎麼樣的,就是說,萬一帶出來的這兩個人跑了,如果不是像陳光標這麼可信任的人,帶出來的人腦子一轉,這兩個人就會把真相,至少她們自己的真相能說出來,那馬上就能證明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而且這是活證人,因為在這之前大家推論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跡象和破綻,而這個是活證人。一旦這樣的話,對中共來說就太危險了,至少對迫害法輪功的集團來說就太危險了。

自焚偽案以後13年,從2001年到2014年,他把他們帶出來,沒有人知道這些所謂的「自焚者」躲在什麼地方,除了中央級的喉舌需要的時候去採訪一下,發兩張照片以外,誰也不可能見到她們,事實上也沒有人見到過她們,因為這是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機密。李東生已經在這之前的一個月被公布調查,失去了權力和自由,他不可能去具體布置這件事情。

再一個,會不會是令計劃?令計劃可能參與了,但他一個人做不了。如果他還是中辦主任的話,他是可以協調這件事情的,但是2014年1月份,令計劃已經被趕出權力中心了,他調到統戰部當部長是被邊緣化。令計劃這個人,他不能跟當年的鄧小平比,鄧小平擔任什麼職務都有權,就這樣他還當了軍委主席呢,但是令計劃擔任任何職務,他的權力就跟著他的職務走,不可能他離開中辦主任了還有人去巴結他,因為他曾經當過中辦主任,要為中辦主任這個位子捧他、幫他做事情?不可能!

他的死黨就是山西幫和一些後來所稱為的什麼所謂「團派大員」,這些大員實際上是地方大員,誰也沒有能力、誰也不會去插手這件事情,因為只有這個系統的人才會去管,而且系統還必須是在中央一級的。統戰部長有沒有這個權力?他策劃這件事情是可以的,但是他自己實施是有困難的,因為自焚偽案的這些人不在他手裡。他失去中辦主任職位以後,他需要調這些人的話,必須在部門之間協調,統戰部要和另外的部門去協調,能不能把這人借用一下;他不能命令其它部門、跟他同級甚至比他級別更高的那些部門。

同時,周永康也在2013年底被宣布調查,一旦宣布調查,就已經剝奪自由了。因為這個不敢隨便宣布的,沒有剝奪他自由的時候怎麼敢宣布?他要狗急跳牆怎麼辦!所以周永康那時候也失去了權力,可能也失去了自由,也不可能布置。

我們看一下陳光標帶出來的這些所謂的「燒傷」患者,哪些部門有調動權力?中央政法委還是可以調動的,不管誰在那個位子上;公安部是可以調動的,有可能可以調動;中央「610辦公室」肯定能調動。

中央政法委和中央「610」是一家,中央「610辦公室」就設在中央政法委裡面,這是可能有權力調動的部門,實際上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的核心骨幹系統。陳光標紐約之行,正好在這之前,2013年的12月份,周永康和李東生都被宣布調查,所以我認為可以看成是江派對清除中央「610」系統的一次反撲,可能有令計劃的參與,因為他被邊緣化了,憋了一肚子氣,他想報復或者想做一些動靜大的事情,重回權力中心,比如在世界各地策動一些圍攻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行為、騷擾行為。

正好向外派特工搗亂是他的新職務,是統戰部部長的權力範圍,所以他有可能會參與,但是主線應該仍然是江派迫害法輪功的系統。我認為揭露陳光標最大的看點就在這個地方,針對的一定不是那些已經倒台而且現在已經被判刑的江派人馬,而是還沒有被抓的,可以在位或者是不在位但還有影響力或者還有死黨的。

主持人:有沒有可能是針對某一個系統?比如「610」系統?我們以前也曾經分析過,因為「610主任」的位置已經空缺很久了,有沒有可能目標不是個人?

橫河:這是很可能的。因為這些個人實際上都是跟「610」系統直接相關的,這一次我覺得把李東生的「610」頭銜再次拿出來,又把陳光標的紐約行拿出來,應該不是偶然。其實之前是有先例的,幾年前不是廢除勞教制度嗎?在廢除勞教制度的前半年,由《視覺》雜誌發出一篇關於勞教制度的文章,那時候反撲也很厲害,整個司法系統反撲,還有調查證實事情不是真的,但是還是沒有保住勞教系統,還是被廢除了。以文章針對某一系統發出信號是有先例的。

主持人:財新網舉了很多例子,說陳光標慈善捐贈都是造假,舉了很多事實。陳光標當然是反駁、開新聞發布會否認。當然,陳光標否認不太會有人在意,因為當年、2014年的「冰桶挑戰」他說自己在冰裡可以待30分鐘,被揭露以後,他大言不慚說「這是我的誇張行為藝術」。所以對這個人來說,他永遠都可以很淡定的說:「我就是造假,怎麼啦!」但是我的問題,他為什麼在中國能夠這麼多年一直造假、如魚得水?

橫河:我覺得有幾方面因素。第一個就是中國大陸這個大環境。從江澤民開始,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對中國實行的政策就是放手腐敗,他實際是讓大家都腐敗,然後自己選擇性的反腐敗來打擊政治對手。這樣的話,腐敗就變成了江澤民維護自己統治的一項主要工具,也就變成了中共後來發展經濟的潤滑劑。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陳光標正好是屬於在這方面最拿手的,因此他就真的是如魚得水了。

另外一個就是政治背景。2008年,實際上是令計劃有計劃樹陳光標這樣的典型。為什麼令計劃要樹他做這樣的典型呢?令計劃是團中央系統出來的,中共樹的很多典型其實就是團中央系統的,系統就是這麼造典型的,它倒不在乎你老百姓怎麼看。這麼多典型被揭穿了,在這個系統裡面的人的思維跟我們外面的人是不一樣的。

再一個就是國安、公安甚至有軍方,再加上宣傳系統的撐腰,他其實已經被揭露過很多次了,但是就有這樣的系統為他撐腰,其原因他是這個系統裡面自己人。

再一個就是中共自己在歷史上對所謂它自己要樹的英雄模範人物,現在知道都是造假的。這個造假的歷史也就使得陳光標大概就符合這些造假的條件,所以他自己也就是模仿中共樹的那些英雄人物。他們正好是符合了,這個背景是很特殊的。就像陳光標這個人,在中國今天的政治環境下他特別能生存。

主持人:陳光標現在起訴財新網誹謗名譽,他當然肯定是贏不了的啦。您覺得他這個舉動,是為自己輿論造勢?還是他背後的勢力的反撲?

橫河:陳光標自己肯定是造了假,造的這些假是上不了檯面的。這就是為什麼以前媒體曝光,他通過宣傳和官場的關係去打壓別人,而不是通過法律途徑。如果上法庭,你怎麼都得走一下程序,走程序就要出示證據。當然在中國法律就是有偏向的,但是這要在一方面不能說話的情況下,他現在大概還沒有辦法讓財新網在法庭上不說話、不出示證據,而只讓陳光標出示證據。

一旦出示證據,不管是他的收入也好、他的捐贈也好,對陳光標來說都是致命的。他可以叫,他可以不讓人家去查,但是自己送上去給人家提供證據,這個他大概不會去做。就是他真要打官司,也取決於政治鬥爭的結果,他有沒有辦法讓法庭偏向他而不讓對方,不讓財新網說話?政治鬥爭的結果,並不是指政治鬥爭誰贏了誰就會贏這場官司,不是的,只要法庭不偏向,陳光標就必輸。

從南京法院立刻接受了這個案子和新華網立刻報導來看,也可以看出來不僅僅是陳光標本人,而是他後面的勢力也積極行動起來了。雖然陳光標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對於某些人、某些勢力而言,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事情。他們輸不起,他們也不敢大意,畢竟當時正面吹捧陳光標的不是普通媒體,都是中央級的喉舌。

主持人:對,當時的新華網這一次也出來替陳光標站台,說,不能由媒體先定罪。其實我們知道中國的事情一直是媒體先定罪再審查,比如前一段的網路大V還有一些律師,大家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都沒有任何媒體站出來挑戰一下或者疑問一下,這一次反而出來替陳說話就比較有意思。因為陳的名聲一直在民間都不怎麼樣。

還有一個看點,關鍵的是那篇文章底下有一堆的網民評論,好像也是支持陳光標的:不管怎麼說,他拿出真金白銀來做了慈善啊,不管他有沒有造假、有沒有水分,但是他畢竟捐了一些。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橫河:這跟媒體先定罪再審查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媒體定罪針對的是那些和官場官員對立的民眾、維權人士、維權律師和中共不能完全控制的網路意見領袖,所以出面定罪的是像央視那樣的中央級喉舌,再不濟的話也是《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而陳光標他自己並不是異議人士,他從來都是官方的紅人,所以這兩者是不能比較的。不存在喉舌給他定罪的問題。

財新網和網易遠遠算不上是正式的中央級的喉舌,儘管在中國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不受中共控制的媒體,尤其是財新網,雖然大家都認為它是有王岐山的支持,但是它卻不是像中央級的喉舌媒體那樣直接了當地代表中共,那不是它的宗旨和定位。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財新網現在揭露陳光標並不算媒體定罪?

橫河:完全不是媒體定罪,它只是把事實拿出來了,這些事實是它調查的結果,只能算是一篇媒體的調查文章。當然這個媒體調查文章背後是有別的因素在,但是絕對不是給人家定罪了,因為它也沒給他定罪,也沒拉陳光標到那裡去讓他痛哭流涕檢討!所以我認為這兩篇文章其實就是放風。為什麼要放風呢?就是需要針對的真正打擊的目標並沒有倒。以前的放風都是這樣的,倒了就不需要放風了。

而且陳光標也沒有失去自由,他還在高調反擊。至於為陳光標說話的那些所謂「網民」,陳光標自己就有網路水軍,既然他沒有倒,他的網路水軍還能夠運作;既然有人幫助他反擊,那麼這些人也可以調動這些水軍的。因為寫出的調子都是那些網路水軍的調子,什麼「捐總比不捐好呀」這種說法明顯就是基本事實不顧。

基本事實是什麼呢?從工商管理部門查出來,江蘇黃埔這個公司從來就沒有年收入超過億的,就是幾千萬的總收入,純利潤就更低了,有的時候一年就是幾百萬,還有連續多年虧本的。這一算的話,他聲稱他捐出來的就是他全部收入的多少多少倍,明擺著「捐」是假的。說這種話,就是不顧事實,是捍衛陳光標的話,一看就是他自己的人或者他那個派系去組織的那些網路水軍。所以我覺得這種評論其實要看是不是講道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9-28 6: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