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也有真實嗎?

作者:梅花一點
font print 人氣: 191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也有真實嗎?我感到驚奇。更加令我驚奇的是我竟然知道驚奇。

很奇怪麼,那麼遙遠嗎?中也有真實嗎?很令我驚奇的是,我自己在那天的夜裡有一個夢,看見了一個詞彙:十全十美。可是,我還是驚奇人們怎麼會給自己的名字起了一個「夢」字?連著《紅樓夢》的故事,都在述說著三十六個奇異的夢幻,把真真假假變幻得無影無蹤。哪個天使飛過去了,也沒有告訴我一聲為什麼?是因為還有可笑的故事在我的身邊的時間流轉中自覺的要展示。當然,我遠遠地望見戰鬥的天使拔出了憤怒的光劍,穿破了烏蔽的雲光裡面的詭祕,掃蕩了黑暗的隱藏,裡面沒有甚麼可以躲避的了。

靠近了,夢幻變成了真實。我們的奇異的感受都在夢境裡,沒有夢境以外的麼?實質也是在創造著夢境的現實。我們能明白那些無所謂的閒雜的生活,只是生活的另一方面而已。人的自以為是,和被造物主賜予的一切,人卻認為是自己的創造,把這些擁有的緊緊地依附在生活的所有的方面和規律,世人的所謂智慧和世人的所謂貪婪無知交織在一起了,使得世人連自己本真的答案都找不到,這個是世人自己的宿命嗎?虛幻的夢假設著虛幻的人生。

誰都知道人體是人類的謎語,也是世間萬物的靈長,人體的美妙神奇訴說不盡,加上人體的心志的神祕,沒有任何感情能夠能超越。通神明智而修煉的古人意識到,這個人體不是小宇宙還能是什麼?夢在這樣的小宇宙裡被稱做什麼呢?人體存在在世人中,那是屬於慾望和情感的結合體之中。人體存在在真人中,那是屬於純真和潔淨精微的宇宙實體之中。人體存在在得道人中,那是慈悲和無邊智慧的自主自覺的神主統領之中。最真實的夢又在哪裡呢?我來了,這個就是我自己而不是夢嗎?展眼一瞬間存在在億萬年的過眼煙雲之中嗎?因為真的我來了,所以真正的夢來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類不僅要清掃垃圾,大自然也會巧妙的自我設計了清掃垃圾的一切方式,使得流浪螞蟻們的忙忙碌碌並非可有可無,反而也是識別風捲殘雲的晴雨變換標識。
  • 流浪的困苦,乞討的艱辛,無法阻止流浪者的前行步伐,疲倦到了天涯海角也依然淪落為一無所有的孤單。然而也總是有發生例外的情況,流浪者休憩而倚靠的蘋果樹會砸來一顆蘋果,讓流浪者減省了半日的乞討,就像偶遇山泉的湧出而滋潤了旅行的乾渴。
  • 海洋的寬廣博大,為流浪者浪跡天涯的故事留下了充足的空間和時間,湧出了翻滾的靄靄迷茫。
  • 流浪者流浪何方?或許再簡單不過了,就是跟著感覺走。感覺在哪兒?或許就在心裡,或許就在不經意裡,或許根本沒有什麼感覺,反正流浪者的流浪一直都在四處招搖,卻沒有招來任何值得在意的追逐和渴求。流浪者幾乎是百無聊賴的成就著繼續的流浪。
  • 踏過了多少山山水水,路過了多少城市鄉村,結識了多少流浪過客,遭際了多少坎坷艱辛,流浪者的流浪本身就屬於一件不大不小的世間經歷,書寫的個人故事或許能流傳片刻,或許悄然無聲的消失在茫茫人海的潮起潮落之中,使得懵懵懂懂的天真都在癡癡的困惑著:流浪,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情呢?
  • 四海為家的流浪者,不得不經常經營自己的小窩,窩裡陳設擺置床桌椅凳,對著照明的光線,點綴了牆壁上的幾幅奇麗的美圖,好似一個家的溫馨在迷糊著流浪者流浪的心緒。
  • 空氣的瀰漫,唯有刮過的風兒才會告訴世間那空氣存在的溫柔和狂暴。而人海茫茫潮起潮落的的流浪者,被帶動的是流浪心緒的糾結、傷感以及歡樂的是是非非。那麼,人海之間瀰漫的眾生,在發生著怎麼樣的有情有義呢?
  • 製作瓷器,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手的捧握能力。製造馬車,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奔跑步伐和負重能力。繪畫綿延了眼睛的美妙,音樂滌蕩了耳朵的奇特,烹調感應了舌頭的繁華,書寫微妙了思緒的漂流。人世間的所有製造,都轉變為人體之外的物類,想方設法衝擊甚至殺伐對於世間的依賴,驅趕了流浪者流浪步伐的因因果果。
  • 心心相映也會是一種感應吧?那麼相由心生,境遇的輪迴不可能不來自流浪者的心緒選擇裡,煩惱也罷,歡喜也好,感受的必然存留在心裡而回應在身體之外
  • 我所能明白的不在於海的那邊。浮游著的我的雙手,扶著廣闊無垠的海面,一不小心的瞬間,嘴唇觸到了海水,是淚水的味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