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甘肅一家六口貧困服毒身亡 因有值錢家當低保被消

甘肅康樂縣近日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慘案,一家6口服毒身亡。(網絡圖片)

人氣: 120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在甘肅省下轄43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的康樂縣,近日發生一起令輿論震驚的人倫慘案,一位年輕的母親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該女子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兒後事之後,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

據報,這個家庭異常的貧窮和敗破,3頭牛成為這個8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也因此成為官方取消其低保的理由。

一家6人慘案 母親強迫親骨肉喝毒藥

如果不是發生這起駭人聽聞的慘案,人們也許不會關心這個大西北偏僻的農莊。這個叫做老爺彎社的村子,在距離康樂縣景古鎮6公里的大山深處。

據大陸媒體報導,28歲的年輕母親楊改蘭和入贅(俗稱「上門女婿」)丈夫李克英就生活在這個不起眼的小山村。夫妻倆育有4個孩子,大女兒8歲,第二胎是一對雙胞胎姐弟,均為5歲,四女兒僅3歲。

8月24日下午,有人發現楊改蘭和4個孩子躺在自家房屋西側的山溝裡,3個孩子已當場死亡,楊改蘭服農藥後尚有呼吸,楊和一個尚有呼吸的女兒被送往醫院後,均不治身亡。

楊家異常的貧窮和敗破,3頭牛成為這個8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網絡圖片)
楊家異常的貧窮和敗破,3頭牛成為這個8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網絡圖片)

這起案件發生後,有知情村民在網上爆料,當天下午,楊改蘭先讓三個年紀小的女兒服毒,最大的一個女兒不喝農藥,母親下手毆打,後楊改蘭也喝了農藥。而對於這種描述,有參與救人的村民也給出類似的說法,「楊改蘭用斧頭打了大女兒,大女兒的頭部和身上都有被鈍器打過得外傷。」

「他們家平日生活過得緊巴一點,楊改蘭平日性格溫和開朗,真不知道她為甚麼要這樣做,對自己的親生孩子下手。」村民表示不解。

而另一悲劇隨即發生。據瞭解,楊改蘭的丈夫李克英在鎮上一家豬廠當小工,妻兒出事後,他被叫回家中,後陪同搶救妻兒,但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均死亡。李克英在8月27日早上回家後,先是給孩子料理後事,9月2日離家出走,兩天後,村民們發現李克英在離家不遠的樹林裡服毒自殺

隨著年輕夫妻和孩子的殞命,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僅剩下52歲的楊滿堂(楊改蘭父親)和70楊蘭芳(楊改蘭奶奶)母子兩人。

楊蘭芳當時看到眾孫子一個個不行了,撲上去問楊改蘭為甚麼要這麼做,楊改蘭說,「她要把她的孩子帶走,一個也不留。」

8口之家僅剩年邁的母子,住着58年前的土坯危房。(網絡圖片)
8口之家僅剩年邁的母子,住着58年前的土坯危房。(網絡圖片)

8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成為官方取消其低保的理由

這個不久前發生極端變故的家庭,是異常的貧窮和難以言說的破敗。院落三間房屋全部已經成為危房,其中供老人起居的房屋已經有52年的歷程,住室和廚房混用。

楊改蘭生前居住的房屋同樣異常破敗,很難想像一個年輕的目前帶著4個孩子在10平米左右的房屋裡如何活動。而院落的另一間危房裡,拴着一頭豬。門外拴着的3頭牛成為這個8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

「他們家裏實在困難,孩子們連穿的衣服都沒有,冬天炕上不下來,夏天不穿衣服跑來跑去,三年前他們家還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甚麼原因,這幾年村上和鎮上把低保取消了。」有村民們披露,「也有人說他們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頭牛,可是兩頭牛主要是耕地的勞力,另一頭牛崽子還沒長大,這些對於這個家庭來說,是沒有辦法變現的。」

楊改蘭生前和孩子們住的房子,裡面一隻破舊的櫃子是最奢華的傢俱。(網絡圖片)
楊改蘭生前和孩子們住的房子,裡面一隻破舊的櫃子是最奢華的傢俱。(網絡圖片)

楊改蘭一家所在的康樂縣是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下轄的一個縣,同時也是甘肅省轄區內43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據官方報導,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有村民191戶、841人,全村共有貧困戶72戶、274人。

官方高調宣傳「扶貧」後 貧困「消失了」

近年來,「扶貧」已經成為官方宣揚「政績」和塑造「面子工程」中炙手可熱的詞彙。

大紀元記者通過網絡檢索發現,從2015年到2016年8月,《甘肅日報》先後刊登了系列文章《臨夏康樂縣精準扶貧工作見聞》,文章宣揚當地官方如何「扶貧」,甚至還出現了創新——「菜單式扶貧」,該系列文章被多家官方媒體轉載報導。

去年9月,甘肅省康樂縣政府官網刊登一篇題為《康樂縣景古鎮阿姑山村的脫貧路》的報導,其中就提到了上述發生人倫慘案的樂縣景古鎮阿姑村。

從報導描述這個貧困的行政村出現的「脫貧」現象來看,似乎官方經過幾十年的摸索終於找到了民眾脫貧的「金鑰匙」。最後,官方報導借該村村民之口稱:「自己沒錢修房子,是黨和政府幫我修的新房子!」一句話點出了官方報導的用意,而在此前貧困了幾十年的康樂縣似乎不在中共統治之下。

日前,阿姑村的這起人倫慘案被大陸媒體紛紛轉載後,引發了網絡輿論的廣泛關注,眾多網民對此表示憤慨。

不少網民說:「真正的貧窮者沒有得到低保,真正的低保戶被某些有關係者所取代!現實中太多了。儘管我過的很好,我恨這些對弱勢群體冷漠的既得利益者。這個國家沒有希望了。」「官場已經黑社會化,農村低保都是當地權貴壟斷,從微信群發現的,天天坐飛機去海南西藏新疆旅遊的村幹部竟然是低保戶,並且造假冒領別人的各種補助經費。」

評論:六條人命拷問康樂縣「精準扶貧」扶了哪些人?

9月8日,甘肅康樂縣一家6口死亡的人倫慘案被媒體廣泛報導後,網易新聞論壇發表一篇題為《六條人命拷問康樂縣「精準扶貧」扶了哪些人?》的署名評論文章,文章質問,這種赤裸裸、血淋淋的悲劇,像鋒芒一樣刺痛所有人的心,也一遍遍的拷問康樂縣政府「精準扶貧」的工作,到底「精準」到甚麼程度?到底扶了那些人?難道對於這樣的一家連孩子上學衣服都無法買的貧困戶,就不能享受低保政策,難道這樣的一戶家貧如洗的百姓就沒有定點幫扶的對象?

文章提到,今年一篇《康樂縣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紀實》的新聞稿,康樂縣把脫貧攻堅作為「一號工程」,口號喊得響,文章也做得漂亮,而實際效果,六條人命給出了答覆。文章最後表示,一個沒有低保的貧困家庭,最終走上了絕路,這說明康樂縣的社會救助機制缺席,官員為官不為的社會悲劇!

陸媒揭中共假「低保」 致貧困人口劇增

《南方都市報》曾在一篇社論《貧困人口長期上升,政府責任尤須強調》中說,中國城鎮貧困人口數量自20世紀90年代後不斷上升,雖然其表面原因是「物價的不斷上漲、社會保障措施的不力、房價的頻頻攀昇、就業形勢的嚴峻、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使越來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對貧困之中」,但根本癥結卻是政府長期實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鎮貧困人口的實際數量發放「低保」,而是根據上面下達的指標和「關係」親疏才有。這一「低保腐敗」導致中國的城鎮貧困人口中起碼有一半處於無低保狀態。

大紀元記者此前從幾位城鄉居民瞭解到,「一些得到低保的人儘管也屬於比較貧窮,但如果不是當地政府官員的親朋好友是享受不到低保的」。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9-09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