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蔡慎坤:你的奢華,我的赤貧……

人氣: 24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9日訊】一場史上最奢華的盛宴剛剛落下帷幕,媒體還沉浸在自豪和喜悅的醉意之中,認為這是世界瞭解中國認識中國的契機,也是中國改變世界的開始……然而就在此時此刻,從西部甘肅傳來的消息卻讓人心碎讓人憂傷!如此巨大鮮明的反差,意味著在中國並不是人人生活在天堂還有人煎熬在地獄!

8月24日下午,甘肅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山老爺彎社發生一起人倫慘案。年僅28歲的母親楊改蘭因為貧窮,把農藥先後餵給了四個孩子,然後自己也服下農藥,自殺了。

楊改蘭的丈夫李克英在鎮上一家豬廠當小工,妻兒出事後,他被叫回家中,李克英8月27日早上回家,先是給孩子料理後事,9月2日離家出走,村民們發現他去向不明後,遂報警,經過兩天查找,發現李克英也在離家不遠的樹林裡服毒自殺。

9月7日,有記者來到楊改蘭家,隨著年輕夫妻和孩子的殞命,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僅剩下52歲的楊滿堂(楊改蘭父親)和70楊蘭芳(楊改蘭奶奶)母子兩人。

「當時看到重孫子一個個不行了,我撲上去問我的孫子(楊改蘭)為什麼要這麼做,改蘭這才握著我的手說,她要把她的孩子帶走,一個也不留。」70歲楊蘭芳稱,她對孫子的這種做法無法理解。坐在門檻一邊的楊滿堂淚水在眼圈打轉,似乎不願回憶這段經歷,一個勁吸著煙。

楊改蘭在大山深處拉扯著4個孩子。最大的8歲,最小的3歲。她的丈夫在鎮上一家豬廠打小工。楊改蘭在撫養孩子和贍養老人之餘,還養著家中的兩頭老母豬,耕種家中的17畝山區薄地。

如果按照山區人民的正常生活軌跡,她的4個孩子長到十幾歲,將先後輟學去外地打工,在工廠流水線中繼續湊合著他們的人生。這樣的生活雖然在某些人眼裡很不屑,但對這一家人來說,無疑是未來最好的出路。

然而,楊改蘭卻等不到那一天,用一瓶農藥,親手結束了她自己和四個孩子的生命。「他們家平日生活過得緊巴一點,楊改蘭平日性格溫和開朗,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對自己的親生孩子下手。」村民表示不解。

媒體在報導這起慘劇時,很多都在標題中突出了這個細節,「三年前該戶被取消低保」。一個孩子都沒有衣服穿的家庭為什麼被取消低保?「他們家裡實在困難,孩子們連穿的衣服都沒有,冬天炕上不下來,夏天不穿衣服跑來跑去,三年前他們家還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幾年村上和鎮上把低保取消了。」

有村民們這樣說,「也有人說他們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頭牛,可是兩頭牛主要是耕地的勞力,另一頭牛崽子還沒長大,這些對於這個家庭來說,是沒有辦法變現的。」

媒體透露:楊家低保被取消,是村民商議的結果,因為楊家人老實,不愛說話,人緣也不好,村裡就把本該屬於楊家的低保分給了別的人家。

精准扶貧是官方發明的一個新詞,而這個赤貧的家庭顯然沒有得到這樣的恩惠和優待,而楊家8口人仍然擠在58年前的土坯危房裡,上面每年劃撥的危房改造專項資金,他們一分錢也沒有拿到。

在網路上,有一篇《甘肅康樂:民族小村攜手奔小康》的報導,對外界描繪了甘肅康樂的美好景象:

「初秋的甘肅省康樂縣群山懷抱,綠色掩映,景色宜人……沿途隔車窗而望,村路兩邊一座座白牆黛瓦的村民新居格外耀眼,一片片蒼綠映入眼簾,滿目盡是一片豐收的景象。」

「我們無意中來到該村貧困戶馬亥三家中,記者一行走進院子時,乾淨整齊、錯落有致的房子,房內寬敞明亮。」

「當記者向馬亥三愛人瞭解其家裡現在的生活怎麼樣時,馬亥三愛人語重心長地說:「好的很,還得感謝黨的好政策。」

「我們有理由相信新時期在好政策的支持和農戶自身努力下,小村莊不僅有綠水青山,還會有「金山銀山」。

如此美好的生活,對於楊改蘭一家來說,肯定還很遙遠。而在中國,像楊改蘭這樣的赤貧家庭,絕不是孤例。1985年,中國設定的扶貧線是人均年收入200元,2009年這一標準提高為1196元,2012年又提高到2300元,26年來這個扶貧標準提高了11倍。

而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國財政收入增長了103倍,從1979年到2009年,中國GDP增長了93.41倍,從1985年到2010年,中國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長了814倍。而這個扶貧標準只是提高了11倍!

中央將農民人均純收入2300元作為新的國家扶貧線,這一標準更接近於國際上公認的扶貧標準。扶貧標準提高了,相應地,中國真實的貧窮人口也大幅增加了。以貴州為例,2000年貧窮人口為890萬人,2010年下降到505萬人,貧困率為16.5%,位居全國第二。但是採用人均純收入2300元的新標準來衡量,2012年貴州的貧窮人口高達2000萬之多,貧窮人口比例占了貴州總人口的一半以上。

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確定的標準是,日均消費低於1.25美元屬於極度貧窮人口。如果採用聯合國的貧困標準線,中國貧困人口和低收入群體應該有4億之多,占中國總人口的1/3以上。

習近平上任之初,走出北京城,就是頂風踏雪,前往地處太行山深處的河北省保定市阜平縣龍泉關鎮貧困村看望困難群眾,媒體稱習近平對當地幹部說:窺一斑知全豹,到這裡就是要瞭解我國的真實貧困狀態,如能看到真實的貧窮,從北京3個半小時的路程就值了!

阜平縣位於太行山腹地,中國河北省西部,距北京約350公里,曾為晉察冀邊區政府所在地,屬全國連片特困區,村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多元。據駱駝灣村村長介紹,村裡608口人中有428人為貧困人口。人均年收入900多元是個什麼概念?在北京還不夠上一次館子或者玩一趟長城!

奢華的中國,除了打造美侖美奐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除了旗袍美女載歌載舞的夾道歡迎和精細服務,除了五彩焰火以及火樹銀花不夜天的壯麗畫面,除了對外不計成本不惜代價的大量援助,對於自己這塊土地上存在的赤貧現象,並沒有真正下足功夫去消除。

(網絡圖片)

2

3
(網絡圖片)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9-09 10: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