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連潮:俄羅斯「黑客門」事件的背後

人氣 339

【大紀元2017年01月12日訊】編者按:這是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客座研究員韓連潮為美國之音撰寫的評論文章。這篇特約評論不代表美國之音的觀點。轉載者請註明來自美國之音或者VOA。

川普走馬上任美國總統沒有幾天了,但他已深深地被國內政治纏身,不能專心組建自己的班子,大部份的聯邦機構主要人事的配置都尚未完成,這在美國政權交接中尚不多見。

造成這個局面,川普有責任。比如儘管美國17個情報部門一致認為俄羅斯使用網絡黑客干涉美國大選,而他死磕俄羅斯並沒有實施網絡攻擊,可能是14歲的孩子或「坐在床上400斤的傢伙」干的。

另一方面,對川普獲勝耿耿於懷的民主黨人則利用這一事件大做文章:上月29日,奧巴馬政府決定對俄國進行報複製裁, 將35名擁有外交官身份的俄情報人員驅逐出境、關閉兩處俄國外交資產,並裁製三個俄國公司和組織, 包括4俄國總參情報總局的正副主管。奧巴馬還簽署了一個新的行政命令,將制裁擴大到干涉美國同盟國和合作夥伴國家的選舉。對俄國發出警告信號,震懾它不得操縱未來德國和法國等國的大選。

與此同時,奧巴馬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在其離開白宮的前一天必須提交一份俄羅斯干涉美大選更為詳細的舉證報告。共和黨控制的美國國會也在上週積極配合即將離任的奧巴馬,就此事件舉行聽證會,將本黨的當選總統置於尷尬境地。

這到底是為了報復俄國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網站,洩露其內部電郵,操縱美國大選,還是出於國內政治需要,故意為川普製造麻煩和難題, 綁架未來美俄關係?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得從此次事件的背後談起。

俄羅斯針對西方民主國家的網絡戰10年前就已開始。

譬如,俄國於2007年對愛沙尼亞實施網絡攻擊,造成愛沙尼亞政府癱瘓;2008年,在入侵格魯吉亞前夕,對該國進行網絡攻擊;2015年,俄國對烏克蘭實施網絡攻擊,引發電網崩潰;同年,俄羅斯利用黑客攻入保加利亞網絡,嚴重破壞了該國大選;去年,又利用網絡攻擊影響了德國議會選舉,使得右翼民粹黨人獲勝;俄國還涉入英國脫歐公投。

所以,俄羅斯對美國網絡攻擊並不令人意外,這是其對抗西方世界的一貫戰略,沒有甚麼新鮮的東西。這和中共對美國人事管理局侵入事件比較起來,造成的破壞要小得多。但是這是俄國首次比較明目張膽地通過網絡手段企圖影響美國總統選舉,許多人認為挑戰了美國政治底線。

俄國的網絡攻擊早在2015年9月就開始實施,開始是一般性侵入,攻擊對像包括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組織。希拉里克林頓在民主黨初選出線之後,俄國的攻擊便鎖定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美國國會民主黨競選委員會,克林頓競選委員會主席波德斯塔。

其原因可能是普京對2011年俄羅斯出現的大規模反對他的遊行示威懷恨在心,他認為這是美國國務院在背後出錢煽動起來的,而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是直接的主使者,所以普京要報一箭之仇;另外,由希拉里主導的對俄政策讓美俄關係在奧巴馬政府期間降至冰點,她如果擔任美國總統會使兩國關係更加惡化。

相反,川普競選團隊有若干親俄人士,他本人在競選中一再向普京釋放善意和惺惺相惜之情,希望改善美俄關係。川普甚至公開要求俄國幫助找到希拉里突然消失的電郵。

此外,普京可能認為川普上台會削弱北約和歐盟,取消對俄國的制裁,有助於減緩俄羅斯的內外壓力。這些可能都是普京實施「黑客門」行動的動機。

上週五,美國情報公佈了一份解密報告。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和國家安全局在報告中稱,它們有高度把握相信是普京下令對美國實施網絡攻擊,以期破壞公眾對民主程序的信任,並製造有關希拉里的虛假新聞,讓希拉里克林頓失去問鼎白宮的機會。

在普京幫助川普獲勝問題的判斷上,中情局、聯邦調查局稱有」高度把握,」而國家安全局只表示「比較有把握。」但是美國情報部門並沒有提供詳細的證據。

我認為奧巴馬總統在離任迫近前在「黑客門」上所做的一系列動作,恐怕更多是出於國內政治的需要。

我的理由如下:從奧巴馬政府發佈的信息來看,俄國的網絡攻擊2015年9月就開始了, 由於聯邦調查局人員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網絡人員的溝通不力和無能,遲遲未能採取預防措施。奧巴馬至少在2016年6月就被告知這一攻擊,但白宮安全團隊爭論了很久,拿不定主意如何應對;奧巴馬總統當時拍板決定不公開,不把此事鬧大,不制裁俄國。

他的考慮或許是多方面的:一是不願意暴露美國情報來源和情報收集手段;二是需要俄羅斯在敘利亞和反伊斯蘭國問題上合作而不願得罪普京;三是「黑客門」不會對美大選造成影響。

直到2016年9月,即俄羅斯發起網絡攻擊一年後,奧巴馬和幕僚們感到問題的嚴重,開始後悔當初決定。於是在9月初的G20杭州峰會上,奧巴馬當面要求普京馬上停止網絡攻擊,否則美國要採取報復措施。9月中旬,奧巴馬找美國國會和共和黨和民主黨領導人溝通,希望公開譴責和制裁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行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表示太接近大選,制裁行動不會得到共和黨的支持。此後,白宮又啟動很少使用的熱線電話,再次警告普京不得通過網絡攻擊干涉美國大選。

奧巴馬的交涉實際上很管用,俄羅斯馬上停止了網絡攻擊活動。但美方並沒有就已被竊取的文件、電郵和其它信息提出具體要求。這些資料先後通過網絡洩露。

可見,如果奧巴馬總統早點做出強烈反應,這個「黑客門」是可以避免的。

10月初,儘管沒有兩黨支持,白宮決定由美國情報主管和國土部發佈聲明指責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不過聲明中也沒有提供證據。這個公開聲明既無力度,又出台太晚,所以未能阻止民主黨的內部資料繼續曝光。

大選之後,許多美國民主黨人士尤其是希拉里克林頓本人認為,俄羅斯的干涉是其競選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威脅到美國民主和國家安全,必須予以報復。民主黨的一家智庫還發佈了一份報告,指責川普和普京結盟謀取美國最高行政權力。

事實上,雖然民主黨堅持認為被盜文件導致十幾名國會民主黨議員落選,造成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辭職,桑德斯和希拉里支持者之間的不和,以及暴露希拉里競選策略等等,但是到目前為止美國情報部門無法證實俄羅斯「黑客門」起到了幫助川普的作用。而且,維基解密的阿桑奇在美大選前誇口將要公佈所謂「直接可以把希拉里克林頓送進監獄的重磅炮彈」並沒有出現。

奧巴馬總統原來表示一旦選舉結束,馬上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但是由於美國情報部門在普京個人在「黑客門」中到底起了多大作用,以及「黑客門」的目標是否在於幫助川普獲勝等問題上意見不一致,拖了一個多月才採取行動。

不干涉它國內政是國際法確立的一項規則,但界定一國的干涉行為是很困難的。只要不使用軍事武力和外交威脅,各國都會使用不同的方法來影響他國的政治。嚴格從法理上說,利用黑客攻入政黨組織,洩露秘密,影響大選,屬於不干涉內政的灰色地帶。

我的判斷是,克里姆林宮和中南海均染指了本次美國大選。它們協調行動,把寶壓在非建制、主張收縮美國全球力量的川普身上。莫斯科是通過網絡洩密、製造假新聞,北京則利用華人高調參政來進行的。前者手段強勢霸道,後者做法隱秘陰險,都不是好果子。

然而,這些干涉,大概不會根本改變美國大選的結局。譬如,在川普和希拉里的三次總統辯論中,每次結束後希拉里的民調飆升,而基於社交媒體的大數據則顯示,川普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和反對者完全沒有變化。可見人們在選誰的問題上早就做了決定,不是外部信息可以左右的。

反而是奧巴馬政府在處理「黑客門」事件上從不作為到拖延,再到大張旗鼓出擊,讓人懷疑報復俄國的背後實際上是要打擊川普,減弱其獲勝的合法性,讓民眾質疑他的授權(mandates),進而質疑他的主政和各項政策,為他製造麻煩和難題,讓他不能輕易修復美俄關係和清除奧巴馬的政治遺產,以便民主黨4年後有機會東山再起。

這正是川普以及團隊擔心的,所以川普起初拒絕承認美情報部門報告,現在則堅持其當選與俄國干涉無關。

目前的美俄關係關係已到最低點,川普上台肯定會出現轉機,但實質性的改善,以及改善的速度可能不會很快,因為兩黨的主流對俄國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俄國涉足美大選加深了猜忌。如果美國會就俄羅斯網絡攻擊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甚至通過進一步的制裁措施,也會影響美俄改善關係的進度。

此外,在核武、敘利亞、伊朗問題上川普和普京有可能發生衝突;美國在北約問題上和取消對俄制裁問題上還需要協調歐盟各國,使得美俄改善關係進程複雜化。

但是,由於川普是個非常規之人,善出非常規之牌來打破一切照舊、維持現狀的固式思維,所以美俄之間的良性互動勢在必行。美俄關係改善必將根本性改變整個國際關係格局。

我認為無論川普是否要聯俄抗中,改善美俄關係是一條正確的和平戰略,畢竟俄羅斯是個由人民直接選舉國家領導人、基於多黨代議民主聯邦制和基督教的國家。

衰落的威權國家和上升的極權國家哪一個更危險?德意志第三帝國興起的災難已經給了我們一個不言而喻的歷史答案。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川普贏得美國大選的12個理由
伍新:鐵律實鏽律——美國大選感言
美國大選報導真實公正,源自媒體道德良知
唐銘:美國大選 華裔及華人媒體作用不可估量
最熱視頻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奧及5部門聯合新聞會
【有冇搞錯】台獨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中)
【新聞看點】中共威脅台灣洩困境 打台恐很慘
【時事縱橫】美中拉鋸戰 TikTok微信命運未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