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Park

書摘:這一天…(1)

作者:紀優‧穆索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 ,

是誰將他們帶到這裡?是誰讓他們糾纏難分?愛莉絲和嘉柏瑞再也難分彼此,他們決定一起查出事情的真相。然而,他們蒐集到的證據,點點滴滴卻指向那一段傷心欲絕的記憶。他們凝視彼此,驀然驚覺,這一切,也許不是巧合……

【作者簡介】

紀優‧穆索(Guillaume Musso)

1974年生於南法的安堤布,10歲愛上閱讀 。他在尼斯大學取得經濟學位後,繼續攻讀環保科學。他曾擔任高中老師,教授經濟學與社會科學,目前則專心從事寫作。

2004年,穆索出版第一本小說《然後呢…》,即以新人之姿在法國書市締造了150萬冊的驚人銷量! 2007年,穆索躋身法國十大暢銷作家之列,2008年晉升法國暢銷作家前五名,2011年起,他更連續五度蟬聯法國最暢銷作家第一名。

【主文】

1 愛莉絲

我覺得人人的內心都有著另一個人,一個城府很深的陌生人。——史蒂芬‧金

先是強勁的疾風,吹颳著臉頰。

樹葉輕輕的窸窣聲,遠方的潺潺溪流聲,隱約的鳥鳴吱喳聲。透過尚未睜開、如簾幕般的眼皮,所感受到的最初幾道陽光。

接著是樹枝斷裂的劈啪聲。濕泥土的氣味、腐朽樹葉的味道、灰色地衣濃郁的木頭味。

稍遠方,傳來一陣如夢境般不確定是什麼東西的混雜嗡嗡聲。

愛莉絲‧雪佛吃力地睜開眼睛。拂曉的陽光照得她什麼也看不見,她的衣服上沾著清晨的露珠。她渾身冒著冷汗,直打哆嗦,口乾舌燥,嘴裡有一股強烈的灰燼味。她腰痠背痛,四肢發麻,腦袋昏昏沉沉的。

她坐挺起來後,意識到自己剛躺在一張粗糙的實木長椅上。她錯愕地發現,有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身軀,蜷縮側躺著,且沉重地貼靠著她。

愛莉絲差點失聲尖叫,心跳速度瞬間狂飆。她意圖掙脫,摔跌在地上,立刻又站起來。她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手腕和這名陌生男子的左手銬在一起。她不禁後退了一步,但男子依然一動也不動。

糟糕!

她心臟在胸口裡簡直像要爆炸了。她瞥了手錶一眼:她的舊百達翡麗錶錶面玻璃有刮痕,但依然能正常運轉,錶上的日期顯示著:十月八日星期二,早上八點。

天呀!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她納悶自問,一面用袖口擦拭臉上的汗水。

她環顧四周,衡量自己的處境。她身處在一片被秋天染成金黃色的樹林裡,生機盎然又茂密的灌木叢,蘊含了各式各樣不同種類的植物。樹林中有一片原始又寂靜的空地,空地四周矗立著橡樹、濃密的矮樹叢,和一些突起的石塊。看起來似乎四下無人,以眼前的情況來說,或許這樣也好。

愛莉絲抬頭望。陽光美麗又溫和,簡直不真實。一片片的雪花,在一棵火紅色的巨大榆木樹梢間閃閃發光,榆木的根從地毯般的濕搭搭落葉間穿透出來。

洪布耶森林?楓丹白露森林?還是文森森林?她不禁猜測,心裡並浮現幾片巴黎郊區的森林。

眼前的祥和風景,儼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畫作,醒來時卻大吃一驚,赫然發現身旁有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傾,想看清楚他的長相。這名男子年約三十五到四十歲,一頭棕色頭髮亂糟糟的,臉上開始長出鬍碴子。

是具死屍?

她蹲下來,用三根手指按住他的頸部,按住他喉結的右側。指尖所感受到的頸動脈脈搏,讓她鬆了一口氣。這傢伙不省人事,但起碼還活著。她停下來,打量了他一會兒。她認識這個人嗎?某個被她送進牢裡的流氓?某個她認不出來的兒時玩伴?都不是,這張臉孔,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愛莉絲把幾綹垂到眼前的金色髮絲撥開,接著打量著這副把她和這陌生男子銬在一起的金屬手銬。是一副具有雙重安全裝置的標準款手銬,全世界有很多國家的警察或保全公司都使用這一款。這甚至非常有可能是她自己的手銬。愛莉絲翻找自己的牛仔褲口袋,希望能摸到鑰匙。

但遍尋不著。不過,倒是在夾克外套的內側口袋裡,摸到一把手槍。她以為是她的警用配槍,如釋重負地握住槍柄。結果並不是刑警局警員所使用的Sig Sauer手槍,而是一把不知哪來的葛拉克二二塑膠槍。她想查看彈匣,但一手被銬住了,實在行動不便。她扭了幾下,終於看到了,同時留意著別把陌生男子吵醒。顯然,彈匣裡少了一發子彈。她查看手槍的同時,注意到槍柄上沾著乾掉的血跡。她把自己的襯衫扣子解開,發現襯衫的兩側衣襬,同樣也沾著幾道凝固的血跡。

天呀!我出了什麼事?

愛莉絲用沒被銬住的手,揉了揉眼皮。現在,一股揮之不去的頭痛,盤據著她的太陽穴,彷彿有個看不見的老虎鉗鉗住了她的頭。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想驅散心中的恐懼,並試著回想。

昨天晚上,她和三個姊妹淘一起去香榭麗舍大道上狂歡。她喝了很多酒,在酒吧裡,調酒一杯接一杯:月光、第十三樓、倫敦德里……四個好姊妹於午夜左右分手。她獨自回到自己車上,車子停在羅斯福大道的地下停車場,後來……

後來一片空白。記憶彷彿被一團白霧層層包住,她的腦袋只能空轉而已,她的記憶就這麼停在這最後的畫面,僵住了、凝結了。

喂,用力回想一下啦!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她清楚記得自己去自動繳費機繳停車費,接著走樓梯到地下三樓。她實在喝太多了,這一點是確定的。她搖搖晃晃回到自己的Audi小車前,打開了車門,坐上駕駛座,然後……

然後什麼也不記得了。

她拚命想集中注意力,一堵白色磚牆卻擋住了通往回憶的去路。思緒前面彷彿矗立了一座哈德良長城,彷彿有一整座萬里長城使她不論怎麼回想都徒勞無功。

她嚥了嚥口水。她的恐懼加深了一層。這片樹林、她襯衫上的血跡、那把非她所屬的手槍……這可不是狂歡隔天早上的普通宿醉而已。要是她想不起自己怎麼會淪落到這裡,想必有人對她下迷藥。搞不好有變態在她杯裡加了GHB迷姦藥!這是很有可能的,身為警察,她這幾年碰上好幾件牽涉到迷姦藥的案子。她把這個想法在腦袋裡先擱到一旁,然後開始檢查口袋裡的東西,她的皮夾和員警證不見了。她身上也沒有任何身分證件、錢或手機。

除了原先的恐懼,她現在更感到沮喪。

有根樹枝斷掉了,一群鶯鳥應聲飛起。幾片紅褐色樹葉在半空中飄旋,拂過艾莉絲的臉龐。她用下巴夾住衣領,用左手把夾克外套的拉鍊往上拉。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心,用淡淡的原子筆墨寫著一行字;是一串匆忙抄下的數字,宛如隨時可能模糊不見的國中生小抄:

2125558900

這些數字代表著什麼?是她抄的嗎?有可能,但也不一定……她從字跡如此研判著。

她不知所措又驚恐,短暫閉上眼睛。

她不肯輕易投降。顯然,昨夜裡出了嚴重的大事。不過,儘管她絲毫不記得發生過什麼事,和她銬在一起的這名男子很快就能喚醒她的記憶。起碼,她希望如此。

他到底是敵是友?

由於情況尚不明朗,她把彈匣裝回葛拉克手槍,把槍上膛。她用沒被銬住的一手,將槍口對準陌生男子,隨即毫不客氣地叫醒他。

「喂!起來了!」

男子一時之間還醒不過來。

「喂,快起來!」她搖晃他的肩膀,繼續叫喚他。

他眨了眨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才吃力地挺坐起來。他睜開雙眼時,嚇得慌亂揮動了一下,因為竟有個槍口離他太陽穴僅僅幾公分而已。

他瞪大眼睛盯著愛莉絲,然後四周張望,一臉錯愕地看著四周的原始景象。

慌張了幾秒鐘後,他吞了吞口水,開口用英文問:

「天呀,妳是什麼人?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未完,待續)

——節錄自《這一天…》/皇冠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剛升上大四的建築系學生坂西徹,不得不面對即將就業的殘酷現實,鼓起勇氣向心中的第一志願─村井設計事務所遞出履歷。
  • 這一天我已經等了二十五年。以全新身分、跟著新家庭在地球另一端成長生活的我,不曉得是否還有機會能與母親、兄弟姊妹再度重逢。此刻,我就站在幼年成長的地方——印度中部一座荒煙漫土的貧窮小鎮上,一幢傾頹建築的轉角門邊,但裡面已無人居住,眼前所見盡是一片空蕩。
  • 「在二十世紀美國,《梅岡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廣為閱讀的種族相關書籍,而小說主角則塑造了種族正義最不朽的形象。」——評論家Crespino, Joseph
  • 我拉開束袋的繩子,有兩顆普通、小巧鵝卵石這就滾進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輕撫著石頭,一顆是灰色帶著黑色條紋的石頭,一顆則是象牙色的。絲絨布料發出了沙沙聲,我拉出摺了又摺的紙條,就像幸運餅乾裡的籤詩。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時空,雜貨店恆常散放著溫暖奇異的光芒…… 
  • 當擁有的一切都將不再擁有,當熟悉的事實都不再可靠,當摯愛都將離去,然後呢?我們該懷疑上帝、埋怨命運,還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 當然也有些人以為在病房用移動式X光感覺比較尊爵,照相不用下樓,由專業放射師親自把X光機推到病床面前一對一服務,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 我在自媒體耕耘幾年,並僥倖獲得實驗的正向回饋後,發覺自媒體品牌的成功離不開五個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複(repetition)+ 藝術(art)+簡潔(neat)+正派(decency)
評論